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想要删掉照片,从现在不许试图逃跑。乖乖让老子爽一把就放你走。”林彦听着男人嘶哑难听的声音忍不住哭了出来,“求求你,不要把照..." />

小说家 > > 爷爷的美人(双性) > 25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想要删掉照片,从现在不许试图逃跑。乖乖让老子爽一把就放你走。”林彦听着男人嘶哑难听的声音忍不住哭了出来,“求求你,不要把照片发出去,我,我……”漂亮的少年显然已经彻底被抓住了弱点,满心只想着能够哀求暴徒能够删掉照片放自己离开,泪水不停地从被蒙住的双眼里滴落。

依旧奇怪地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林彦,只有男人越发粗壮的呼吸声回响在隔间里。

林彦由于双眼被蒙住,身体的感觉反而异常敏锐。他屈辱地颤抖着,任由男人开始扯开自己的衣领,两团肥嫩的双- ru -顿时从里面弹了出来,把衣领彻底挤开滑落到了腰间。

此时原本的裙子已经彻底挂在了腰间,林彦的上身几乎是完全赤裸地暴露在了空气里,下身的裙子也被卷到了小腹上,下体顿时变得一丝不挂。整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鲜嫩肉体都被人彻底地看光了,仿佛羊羔一般瑟瑟发抖。

男人熟练地一只手捏住林彦的一只乳房开始肆意地拉扯揉捏了起来。林彦柔软白嫩的乳房被捏成了各种造型,奶水也不时地从- nai -头里喷- she -出来,把整个胸前都弄得一塌糊涂。

“啊……呜,不要……”林彦忍不住开始呻吟着哀求起来,被陌生人玩弄肉体的羞辱感彻底让他失去了冷静,连那股熟悉的感觉都没有能够察觉得到。只是绝望地想着爷爷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他自己居然肚子里怀着爷爷的孩子却被陌生的男人玩弄起了肉体。

此时,装成坏人的林老汉看着孙子一脸屈辱羞耻而又被揉出快感的模样,心里面越发的火热,只想看看孙子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认出自己来。

“咿呀----呜,不!”林彦再次颤抖着哭了出来,双- ru -被陌生人吮吸的快感让他心里充满了屈辱与罪恶感,仿佛背叛了爷爷和球球一样。他被男人熟练的手法玩得几乎是全身发热,羞耻感冲击着全身,被人发现自己正在被强女干的恐惧也时刻让他胆战心惊。

“骚货自己来喂奶,喂不好就把你强女干了做肉便器!”男人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熟悉的感觉又是从林彦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然而话语里羞辱- xing -的内容随即便是让林彦再次感到无比羞耻而绝望。

林彦惊呼着被抱着跪坐在了男人腿上,身子正对着男人的头。他颤抖着摸索到男人的嘴唇,便咬唇呜咽着托起自己一边的圆乳,将- nai -头歪歪斜斜地递到了男人唇边,祈求男人能够张开嘴品尝一下,满足之后能够放自己离开。

然而男人却仿佛非常不耐烦,林彦用- ru -头再三磨蹭着男人的唇角后,男人才勉为其难地用舌头将- ru -头卷入了口中,却依旧没有像刚刚那样主动吮吸的打算。

“呜……”林彦见状只能呜咽着自己用手开始艰难地挤压乳房,将奶水往外面揉出来,从而流淌入男人的嘴中供他品尝。

林彦此时仿佛真的像个清纯未经人事的处子一样可怜兮兮地被坏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只能无助地祈求暴徒的善心,哀求男人能够放过自己,不要把他开苞弄大了肚子。

很快白嫩的双- ru -被林彦自己挤压揉捏得红肿起来,奶水被艰难地从里面挤压出来。男人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偶尔用舌尖顶弄林彦- nai -头上的出奶口,逗得林彦每每颤抖着- she -出一大波奶水。

一直到两边的奶水都被挤得所剩无几的时候男人才好像玩腻了似的将嘴里的- nai -头吐了出来,而林彦则已经浑身无力地靠在了墙上,- nai -头上挂着残留的奶水,随着他的喘息一起一落,颤颤巍巍地就是不从上滴落,十分的香艳而不堪。

“把裙子撩起来,跪到这里。”男人的声音再次出现,林彦却一下子从墙上挺直了身子,伤心而又不可置信地样子。

“你明明和我说好了……不,不会进入我的身子的!”“我什么时候说的?我只是说你让我爽了,我就放你走。不过我现在还没有爽够。”“呜,不,求求你,真的不要进来,我,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啊----”林彦一边哀求着一边被男人强行从地上抱起来摆放到了坐便器上,裙子很快被撩到了腰上,一下子被男人肏进了早已水渍淋淋的肉- xue -里面。

“咿呀,呜,不,不对……- rou -棒,好熟悉啊……”林彦一直到男人的肉根真正肏进了身体里面,那股熟悉的感觉才再次出现了。他无助而迷茫地扶着马桶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然而被肏干得泛起情欲色彩的身子又体现着主人的- yín -荡。被快感冲击得混乱不堪的小脑袋里努力地想要想清楚这种熟悉感究竟是什么。

“小骚货,被陌生男人干也能舒服成这样?你怎么这么骚呢?”林老汉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声,随即又开始狠狠地撞击身下这具属于他的年轻肉体,尤其是这具身体的肚子里还孕育着属于他的后代,并且只要他想要,就能让年轻的美人一直为他繁育子嗣,永远大着肚子躺在床上被男人肏- xue -。

“呜,爷爷……爷爷!好过分,怎么可以这样……”林彦一下子确认了自己并没有被陌生人女干污身体,不由得又庆幸又委屈,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角里面滑落下来。他知道了这只是爷爷的一个恶作剧,又害羞又生气得被再一次抓住了身体的敏感点,被男人压在身下征服蹂躏着。

“哼,肚子里面怀着爷爷的种,还敢被陌生人玩得这么舒服,你怎么这么下贱- yín -荡呢?”“不,我没有……彦彦肚子里,还有爷爷的孩子,不会和陌生人啊……”林彦摸着小腹哽咽着反驳男人的污蔑,却反而被肏干得更狠了,一时间惊叫连连,整个身子都弓起来了,被快感刺激得说不出来话,彻底迷失在极度的快感与高潮之下。

当林老汉把- she -- jing -后疲软的肉根从林彦身体里抽出来的时候,林彦已经脱力地趴在了马桶上。胸前双- ru -因为这个姿势被压扁在了盖子上都已经无法引起林彦的任何反应。

他失神的大眼睛- shi -漉漉地睁着,呆呆地盯着地面,仿佛被男人彻底肏失了心神。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情欲痕迹,一看就知道是被男人何等肆虐地玩弄过的。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