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 作者:毛利小五娘 14.买保胎药

沈眠离开别墅后走路去到公交站台坐公交车,他坐在最后一排的单人座上,头靠着窗户,嘴里呼出的气息滚烫灼热。

经过昨天那一番折腾,沈眠像是发烧了,可是迟钝的小美人还没有察觉身体上的异样,一心只想快点到医院检查宝宝的安全。

缩在角落昏昏沉沉打瞌睡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把小美人吵醒了,因为生病变得迟钝的脑袋很久才意识到是他的手机响了。

沈眠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是先生打来的电话后顿时一个激灵,不知道为什么就心虚了。

小美人犹犹豫豫的不敢接电话,可是又害怕先生一生起气来要教训他,不得不接起电话。

汪闻成在电话里沉声问:“你去哪儿了?”

沈眠担心的事情成真,先生真的发现他不见了,磕磕巴巴地撒起谎,嚅嗫着低声回答:“我.........我在外面买东西。”

汪闻成的声音里透出不悦:“马上回来。”

沈眠担心着肚子里的宝宝,很少见的没有听吩咐做事,恳求地说:“先生,给我一个小时好吗?”

汪闻成语气冷了下来,“沈眠,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先生,求求你........”沈眠不放心肚子里的宝宝,昨天玩的太过火了,本来就脆弱的宝宝很容易出事的,他卑微的声音里带了点讨饶的意思:“只要一个小时就好。”

汪闻成没有和小美人浪费唇舌的时间,冷淡地说:“把你现在的地址报给我。”

沈眠抿紧了没有血色的嘴唇,迟迟没有张口,好一会才意识到听筒里安静下来,他把手机拿远了点,才发现已经黑屏了。

这个很小很旧的老式手机是小美人刚住进汪家的时候省吃俭用买的,已经用了好几年,因为年头太久时不时就会黑屏,也许是昨天在卫生间里沾了水的缘故,没想到居然故障了。

沈眠顾不上心疼手机,只是担心先生误会生气,着急地拍了两下手机,可是依然开不了机。

以前这个时候沈眠一定会掉头回家的,可是他担心宝宝的安全,在先生发怒和宝宝健康之间艰难地抉择了一会儿,最后硬着头皮选了后者。

只要回去和先生好好解释一下,先生应该不会生气的。

没过多久终于到了公交站台,沈眠昏昏沉沉地扶着栏杆走下公交车,走路来到上次看病的医院排队挂号,好在今天看病的人不是很多,小美人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等了一会就轮到他了。

接待沈眠的还是上次那位医生,因为小美人的情况太特殊,所以医生还对他印象深刻。

医生和蔼可亲的笑了笑,“是你啊。”

沈眠坐在椅子上,因为紧张搭在裤子上的手抓得紧紧,犹豫了很久才开口:“医生,我可以再照一次宝宝吗?”

医生看沈眠脸色苍白,有种不健康的红晕,嘴唇也没有血色,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关心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沈眠支支吾吾地,好像难为情说出口似的,过了半晌才鼓起勇气小声地说:“我........我昨晚喝了酒。”

医生本来以为小美人是身体不舒服才来的医院,听到这句话,马上板起脸教训他,“孩子的情况已经很不稳定了,你怎么能喝酒呢?”

沈眠的头垂得低低的,盯着腿上洗了很多遍都起球了的裤子,心里内疚极了,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惴惴不安地道歉:“对不起。”

医生本来还想教训小美人几句,可是看到他内疚又诚恳认错的样子,医生对着这张和他儿子差不多年纪的脸也说不出重话,叹了口气,正色道:“以后绝对不能再碰酒了,知道吗?”

沈眠忙不迭地答应下来,看起来乖巧又小心翼翼。

医生亲自带沈眠去做了个检查,宝宝暂时看不出有任何异样,于是给他开了几副保胎的药,嘱咐小美人一日三餐都要吃。

结账的时候沈眠又花了好几百块,虽然很心疼钱,可是为了宝宝的健康,就算再贵的药他也舍得出的。

医生细心地交代:“为了保险起见,过段时间再来检查一次。”

沈眠认真地记下了,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小美人从医生手里接过了药,两人的手指碰在一起时,医生发现他的体温烫得厉害,关心地问:“你是不是生病了?”

沈眠眨了眨眼睛,好像没听懂医生的话,连反应都迟钝了,不是感冒还能是什么。

医生让护士去拿一根体温计过来,沈眠回过神后却好像见了猛水野兽,连忙摆了摆手,因为生病连说话也没有什么力气,“不........不用了,我没事的。”

其实是小美人身上不够钱了,自己吃药的话又要花很多钱,还要再买一部新手机,他已经负担不起了。

医生还没来得及劝一劝沈眠爱惜身体,小美人因为害怕被察觉心思,羞窘地很快道谢走了。

离开了医院以后,沈眠看见马路对面有一家手机店,外表看起来很破旧,和周围装修高档的店铺完全格格不入。

小美人走进了手机店里,店主很热情地站起来招呼他,憨实的笑容看起来特别亲切,面前脏兮兮的玻璃柜里放了三排各种各样的杂牌手机,手机架上贴着手写的价格标签。

沈眠在玻璃柜前走来走去看了很久,在心里精打细算地对比价格,最后挑了一个十多年前流行的手机,是这家店里最便宜的价格。

小美人不玩游戏也不上网,买的手机只要能接电话和发短信就好了。

决定好以后,沈眠从口袋里拿出皱巴巴的两百块,向老板买下了这部手机。

坐公交车原路返回,沈眠推开铁栅门走进院子,家里的佣人们一如往常各干各的活,小美人东张西望没有看见汪闻成,以为先生去上班了,他暗暗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进别墅,在玄关迎面碰上了阴沉着脸的汪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