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243章 大皮帽子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养小鬼?

我想起了之前汪晴晴说的话了,就让古玩店老板细说一下。

古玩店老板拉过塑料板凳就告诉我:“最近咱们县城可有了新风向了——花点钱请个小鬼,事事如意顺利,比请你们吭哧瘪肚看个风水,那可是简单快乐多了。”

说着,就给我掰开手指头举例子,说他有个穷的没裤子穿的小学同学,借高利贷请了一个招财小鬼,没多长时间家里就拆迁了,还有他一个老顾客,是个中年离异带孩妇女,无才无貌,请了个旺桃花的小鬼,昨天就给了请帖,说嫁给了个海龟童子鸡高富帅,比她小十六。

卧槽,这一下把我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是招财旺桃花?这他娘的简直是逆天改命啊!

我就问那些小鬼是从哪儿请的,该不会也是微商那吧?

古玩店老板瞬间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你小子不在县城里,遍知县城事,哎,你是不是也请了旺智小鬼了?”

毛线,我一个走正道的,怎么可能动那种歪脑筋?

真正的风水,甚至是全部吃阴阳饭的工种,最多是给你一个有利于你的格局,能不能有福报,还是要看你付出多少。

光听古玩店老板说的这么邪乎,就知道肯定是阴面风水——见效超乎想象,但这跟高利贷一样,是要还的,代价也决不会小。

我就问他,那最近,县城是不是还有很多怪事儿发生?比如忽然发疯,甚至自杀的?

古玩店老板瞅着我的眼神越来越亮了:“哎,你小子最近还真是出息了。这你都知道。”

果然,西街口有一个女的头冲马桶淹死了,菜市场有个女的忽然脱衣服扭来扭去,还有个男的从金茂大厦直接跳下来了。

我拿手机一查,果然,这几件事儿看似毫无关联,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临出事儿之前,明明都走了好运。

淹死的女人炒股赚了大钱,脱衣服的攀上了高富帅,跳楼的新升职,按理说都是大好人生,也不知道怎么闹成这样,县城贴吧的人一致认为现在大环境不好,压力过大,他们都得了抑郁症了。

一到了这种情况,抑郁症就要被拉出来背锅。

说起来也是——以前潇湘还在九鬼压棺地下面的时候,县城风平浪静,连点水花也没有,潇湘一跟我出来,这里到处都是秽气,那些被镇压已久的东西出来扬眉吐气了。

更别说,天师府人手本来就不够,还拿来找杜蘅芷找我,根本也顾不上这里。

这个时候有人趁机牟利,简直太方便了。

难怪天师府的拦着不让破四相局呢。

说起来,这事儿跟我多多少少也有点关系,总不能眼看着县城真的被那些搞事儿的给搞坏了。

趁着这个机会,也得多做做功德。

我已经很久没看同学群了,这会儿拿出手机,只见里面热热闹闹的,也都在谈论养小鬼的事儿。

尤其几个女同学,都对张曼众星捧月的,有个嫁给花心富二代变怨妇的说:“哎,曼曼,上次跟你定那个小鬼到了没有?我老公一个多月没回家了,这么下去,我们家那点东西,都得让他淘换给狐狸精了!”

张曼打了个沙雕熊猫幸灾乐祸的表情:“哦,你说的那个促进夫妻关系,防小三的是吧?我们先生已经正在加紧制作了,放心吧。”

还有个嫁给拆二代,天天混夜店,得了一身不可描述传染病的女同学:“曼曼,还有我还有我!我上个月那个又查出来阳性了,可不能让我老公知道,你快给我找个保平安的小鬼吧,加急!”

卧槽,这事儿都要找小鬼,还真把养小鬼当成治百病了?

张曼美滋滋的发了个全天下微商通用的数钱表情,还说啥招代理,高提成什么的。我一瞅那报价差点没挺过去——一个小鬼十万块钱一个,不还价。

安家勇当然也出来凑热闹了,笑嘻嘻的说张老板可是发大财了,张曼发个点头的表情说还得靠老板帮衬。

安家勇接着就说道:“大家现在也越来越聪明了,不跟以前一样那么无知,去相信李北斗那种诈骗犯,这个世界,真正的好东西才能坚持到最后,让那种傻逼呆在家里吃屁吧。”

吃你大爷。

这个王八蛋,上学的时候欺负我,现在还想砸我饭碗,不行,这个仇非报不可。

我就把刚才那几个死于非命的人的截图发过去了,加了一句,这几个人,都养了你们这里的小鬼吧?看来养小鬼哪儿都好,就是要命。

群里一下炸了,结果却不是害怕,反而全在骂我,说我这种人还好意思出来现眼?

这把我看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偷你媳妇了,怎么不好意思出来了?

一细看,才知道闹半天我这一阵离开了商店街,安家勇就给我造谣,说什么我诈骗了某家某家,人家联合找我维权,我跑了。

而我那一阵在山里没信号,群里说什么我也看不见,他们看我真的不吱声,默认我是真的诈骗在逃。

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把我气够呛——这些人也是,整天做点不切实际的梦,想着一步登天,不知道百因必有果?

眼瞅着被他们骂的狗血淋头的,我也回不过来,这个时候和上给我私聊,问我回来了?他现在就来门脸找我!

我还想问他啥事儿呢,他也没回,估摸着风风火火的开上车了。

也是……我心里一动,这个马元秋不是和上的世交吗?我趁机跟他打听打听马元秋的事儿。

果然,没多长时间,和上就开着一个电动腾腾腾的来了,还穿着一个美团的黄马甲。

他整个人也晒的黑漆寥光的,好像干了一夏天外卖。

我顿时傻了眼了:“卧槽,小和总你这什么情况,体验生活来了?”

和上摇摇头,说道:“商场遭遇滑铁卢,兜里钢镚半点无,小事儿,我和上,早晚要只身孤单斗群狼,笑傲沙场我称王。”

你这出发点是好的,但事儿不对啊,和上家的阴宅是难得的“大肚美人”,主子子孙孙生生不息,总有钱花,我之前也给他看好了,这什么情况。

我仔细一给和上望气,立刻就看出来了——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他的事儿出在了阳宅上。

和上的财帛宫上缠着一团子黑气,这黑气侵蚀了整个鼻尖,说明他现在的处境变差,完全是因为有人用邪法,在他住的地方给他捣鬼。

难不成……我皱起了眉头,之前安家勇看出来和上里里外外帮我,趁我不在县城,对着和上下了手?

一股子火腾的冲上了天灵盖,造谣中伤我也就算了,特么动到了我哥们头上,我看这个安家勇也是不想过了。

于是我就打算上和上现在住的地方看看,到底谁给他动了手脚了,照着和上的话说,寻找新路把脚落,对敌心狠手不弱。

可谁知道,和上摇摇头,说道:“别的事儿先不着急,你回来了,我有个事儿求你。”

原来和上再一次倒霉之后,又沦落到了没地方吃饭,四处躲债的地步,可以说是人生大起大落,上次是我帮了他一把,这次,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大叔。

躲债的时候,他没地方吃饭,有个酒楼的后厨垃圾桶老是有吃的,他就上那偷剩下的宫保鸡丁——有的客人作孽,吃饭的时候就动一两筷子就扔。

那天下着大雨,他正偷吃呢,有个大叔就叹了口气,说你进来吃。

和上摇头,说怕把酒楼地方弄脏了。

那个大叔来了兴趣,说没人嫌——这酒楼是我的。

那个大叔长得很像《风云》里的雄霸,从此以后,和上一直跟他叫雄霸叔。

雄霸叔亲自给他炒了俩热菜,问清楚了之后直摇头,说和上也太背了,不嫌弃的话,可以在他这躲一躲。

和上感激不尽,但也不好意思白吃白喝,就老帮着送外卖。

但是最近,他看出来,雄霸叔脸色不怎么好,一问之下,才知道雄霸叔遇上了麻烦事儿——他们家好端端的,开始闹鬼。

闹鬼的同时,生意也一落千丈,肯定是有点邪。

和上这个人,滴水之恩恨不得涌泉相报,就想着什么时候我回来了,让我给看看,结果我今天就真回来了。

我就让他说说,闹鬼是怎么个闹法?

和上想了想,这才说道:“那是个戴着大帽子的家伙——大皮帽子。”

大皮帽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