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54章 蓝色手镯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耳朵里顿时哄的一下,像是有人在耳边敲了一记响锣。

其实,我早该想到,但是就是不愿意往那方面想,可生活就是这样,你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程星河拽住我,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也听见了,她要是心里有你,会拿你的命,换自己重生?你今天就把手砍了吧。”

我把心里的不安压下去,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可能。再说了,要是潇湘被放回去,四相局怎么办?”

程星河骂道:“你本事不大,管的挺多,那不是还有三相吗?把那三相破了不就行了。”

谁知道,兰老爷子说道:“非也,非也,这四相局是个大阵,要破四相局,每一个阵都得破——只要有一个镇物还在原处,四相局就还是会发挥效力——咱们四大家族,也还是不得解脱。”

这四相局,是四保险的意思?

程星河的脸顿时就白了:“老爷子,你岁数也大了,要不……你戴上花镜再看看。”

“你什么意思?”兰建国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疑心太爷爷老眼昏花?我告诉我,太爷爷的眼睛,那可是……”

兰老爷子拦住了兰建国:“不可无礼,不知者不罪。”

接着兰老爷子对程星河摇摇头:“咱们四大家族同气连枝,都想破阵,我何必要骗你。”

别说,兰老爷子虽然这个岁数,眼睛却还是跟孩童一样,眼白鸭蛋青,瞳仁点漆黑,清澈的能赶上程星河的二郎眼。

程星河不吭声了,眼珠子急的发红:“这么说,只要破局,就必须放出青龙局镇物,七星必须死?”

兰老爷子盯着我的右手指,慎重的点了点头。

死……其实自从去过九鬼压棺地,我脑袋上一直就跟挂着一把剑一样,似乎随时能掉下来,可眼看死到了临头,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难以形容,竟然是出奇的平静。

“你他妈的想什么呢?”程星河看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气的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你也不想想,你要是死了,你三舅姥爷怎么办?”

我还真的想起了三舅姥爷——他跟我约法三章,让我不要到九鬼压棺地去,是不是,就是因为他知道我有潜龙指?

他难道也跟四相局有关?

程星河见我不吭声,以为我被吓傻了,一只手就在我面前乱摇,我拉下他的手,答道:“要是我不死,明年你死了怎么办?”

程星河的脸一下有点发白,我知道他有多怕死——睡觉都怕房顶子塌了,要在头顶上弄个东西挡着,坐车怕窒息,永远要开着窗户缝。

还有哑巴兰,就只能继续穿女装,娶男人婆。

哑巴兰自从刚才听见这话,就一直发愣,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大声说道:“咱们四个家族的祖宗,为什么要掺和这件事?不管他们想干什么,咱们这些四孙后代做错什么了,要千秋万代这么倒霉?”

兰老爷子瞪了哑巴兰一眼:“对祖宗不敬,掌嘴!”

兰老爷子不动气的时候,慈眉善目,但是一动气,竟然是摄人的气势,哑巴兰咬了咬牙,真的一下一下的掌起了嘴,下手还特别实在,把嘴边都打流了血。

兰建国看着心疼,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太爷爷,那这个四相局,到底是做什么的?”

兰老爷子犹豫了一下,目光闪烁,指着那个密卷说道:“上面说,这四相局能保江山万年永固。”

所以,潇湘一出来,本地风水就出现了变动,作妖的东西层出不穷,天师府也千方百计,都不让人来破四相局——他们是棺面的,当然希望四相局继续发挥效力。

不过,我暗暗寻思了起来,照着城北王的意思,这个四相局不是在“景朝”的时候建立的吗?

可这个景朝像是被人在历史上被抹去了,任何史料,都找不到关于那个景朝的一丝线索。

它是做了四相局了,可它的万年永固呢?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接着问道:“那抬真龙呢?”

没想到,兰老爷子眼睛里闪过一丝震惊,显然没想到我知道这三个字,立刻问道:“你也认识风水符?”

我点了点头:“只认识几个。”

兰老爷子立刻问道:“谁教你的?”

这兰老爷子反应这么大?

我只好说道:“是我三舅姥爷。叫马连生。”

兰老爷子微微张了嘴,眼里竟然露出了惊恐:“难怪……”

我一下愣了:“您认识我三舅姥爷?”

兰老爷子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连忙说道:“只是听说过——他现在怎么样了?”

嘴上云淡风轻,可兰老爷子显然还是紧张——戴着翡翠镯子的手都一直在抖。

我答道:“痴呆了。”

兰老爷子一听,嘴上说着可惜,但嘴角竟然像是弯了起来,显然像是放心了。

这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接着问道:“您还没告诉我,这抬真龙……”

兰老爷子这才说道:“这个嘛……密卷上没提,我看,也不用在意,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但我注意到了,他扬起了眉头。

三舅姥爷说过,人说谎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平常没有的小动作。

难道兰老爷子还瞒着什么没说?

可我脑门越来越烫,神志也越来越不清楚了,摇摇晃晃要站不住。

程星河一把抓住我:“你……什么打算?”

我答道:“第四十九天,不是还没到嘛。”

“你还拖着?”这把程星河给气的:“你就等死吧,我到时候,亲自给你吹唢呐。”

如果只剩下一天命,我应该做什么?

没法回门脸找三舅姥爷了,我回去,食指一定会被剁掉。

我答道:“”这是最后一天了,我得保护好她,她说过,会让我活下去的。”

程星河恨不得踹我一脚:“她当然要你活着,你死了,她就出不来了——她只想让你活满这四十九天而已,那些花言巧语,全是骗你的,就是想让你拿自己的命换她重生,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剩下的我想不明白,只觉得这次高烧来的真厉害,我以前,从来没烧的这么厉害过。

“不对劲儿,”程星河忽然大声说道:“是不是那个什么潇湘,现在已经要把七星吸干,提前出来了?”

哑巴兰也紧张了起来:“哥……”

兰建国则连忙看向了兰老爷子:“太爷爷,咱们怎么办?这李北斗救过月月和红梅,咱们不能看他就这么死了……”

兰老爷子叹了口气,摇摇头:“他如果选了这么做,那就没别的办法。”

我摆了摆手:“你找个地方,让我躺躺。”

程星河死死咬着牙,他既不想让我死,自己也不想死,脑门冒出了好几条青筋。

我还听见了一阵哭声,是哑巴兰。

哑巴兰家的床很香很软,程星河本来留下想说话,可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撂下一句你再考虑考虑,也出去了,走的时候,好像在擦眼睛。

我看见时钟一点一点过去,拿起手机给老头儿打了个电话。

老头儿接起来,还挺高兴:“七星啊,今天回家吃饭吗?给我买块豌豆黄。”

他把我养大,我还能继续孝顺他吗?

我也笑:“我过几天就回去——给你带二斤。”

老头儿挺高兴:“那你说话算数啊,我这两天正寻思找赤脚大仙喝酒呢,正好给他带点。”

赤脚大仙……

我想笑,老头儿接着说道:“你不知道,你不在家这两天,咱们家丢东西了。”

我一皱眉头:“丢什么了?”

老头儿答道:“狗。”

咱们家根本没养狗。

我接着就说道:“关于四相局,你知道多少?”

电话那头瞬间沉默,但三舅姥爷接着很欢乐的就说道:“没吃过这种橘,你称二斤吧。”

果然……

这时老头儿连忙说道:“哎,电视节目开始了,我去看电视,到时间了。”

我听得出来,是广告的声音:“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到时间了,我和潇湘,也到时间了。

闭上眼睛,朦朦胧胧的时候,我就听见潇湘低声说道:“咱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她靠着我,像是十分恋慕。

她要出来了?

我忍不住问道:“我会死吗?”

她笑了笑:“我说过,我会跟你在一起……”

可这话没说完,她的声音立刻变了:“醒过来,不要睡。”

为什么?

“危险。”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女人站在了床头。

她一身蓝色的衣裙,好看的惊心动魄。

是那个水下的女人!

她慢慢朝我靠近,嘴角露出一分绝美的笑容:“北斗,你让我跟你走,我来了。”

她一手摸在了我右手食指上:“姐姐,几百年不见,你还好不好?”

食指猛地剧痛了起来,但我感觉得出来,不是潇湘在惩治我,是潇湘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贱人……”

我张嘴吐出了这个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这个女人纤细的手腕上,挂着一个蓝色的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