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61章 鸡血替身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邪神像本来是个雕刻出来的死物,但供品和信仰吃的多了,自然会产生灵力,这就跟修仙一样,灵力积攒够了,她甚至能化形成人。

神像身上一旦产生了真人才有的东西——比如生肉,长发,萌发指甲,就说明她马上要开始化形了。

真的化形成功,就有了神的能力,天阶恐怕都对付不了她。

看来这个婆婆神不知道吃了几朝几代的供,已经到了化形的关口了——难怪马元秋说我最近要倒霉,还真遇上了烫手山芋。

刘哥能在单位熬这么久,自然也是一个人精,已经看出来了我和程星河表情有异,一把抓住我又跪下了:“大师,这婆婆神取也取了,忌讳也都犯了一个遍,你要是再不帮我,我们一家三口就真完了!”

程星河跟我在一起时间虽然不长,可也知道我这人心软,就一个劲儿在旁边咔咔咳嗽。

我一边思考一边瞅他:“你喝84了?”

“我是想跟你说,冲动是魔鬼,咱们完全可以找个安全的法子。”程星河说道:“比如,转供。”

所谓的转供,就是把婆婆神倒手,转给其他一心求婆婆神给好运的信徒——就跟刘哥那个西川同事一样。

对普通人来说,要把邪神请出家门,唯一的法子就是找到一个下家,让那个信徒取代自己供奉婆婆神,婆婆神吃了下家的东西,就会忘记上家。

不过这个法子反而会促进婆婆神吃更多的人,简直助纣为虐,更何况,这婆婆神都到了这个程度了,再吃上一个人,就化形成功了,以后不知道多少人会倒霉。

老头儿说过,一百年前在黄河口就出过邪神化形的事儿,当地死了一个镇子的老百姓,有玄门师兄去镇压,又死了一整个道观,最后还是龙虎山的张家天师亲自出马才平定的,那地方被称为死人湾,到现在也没人敢住。

刘哥连忙问道:“我看……这个神像好像是木头的,要不,烧了她?”

我说你可以试试,这东西已经吃足信仰,灵光护体,别说烧了,炸弹都炸不坏,再说了——你老婆孩子的魂还在她手里呢,真要是这么弄,她们就真的回不来了。

刘哥一听,急的跟鹌鹑似得乱转。

程星河一向很怕死,此时已经退出三步外:“你非得趟这个浑水?我先声明,你要是死了,八十万债务我拿走,你家老头儿晚景堪忧,你也别想再找江瘸子报仇。”

我也知道这货刀子嘴豆腐心,其实是怕我真出什么事儿。

不过,我这个人胆子一向很大,也很懂富贵险中求的道理——搞定这个关口的邪神,功德必定是天文数字。

只有升阶,才能让我有资本知道更多的事情。

这么想着我让他害怕就先走,自己开始给婆婆神望气,程星河看出来,啧了一声,转脸奔着门口就过去了。

刘哥以为他真的要丢下我,结果回头一看,程星河是蹲在门口,拿了一瓶子东西糊门缝。

我鼻子灵,闻的出来,是桃胶的味道——他知道我是铁了心了,在帮我堵门口。

他一边堵还一边抱怨,遇上我这样的甲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拖欠工钱,态度恶劣,不给吃饱……林林总总列出七宗罪,搞得刘哥都有点同情。

我也没管他,只管望我的气。

仔细一看婆婆神的神像,忽然发现她的面貌微微有了一点改变——之前还慈眉善目,跟任何一个馋嘴老太太都差不多,可现在,那神像袖子后的眼睛忽然斜斜上挑,像是在盯着我,眼神很阴冷。

让人瘆得慌。

我想了想,就去看他们家小孩儿。

小孩儿现在睡的很香,我就在小孩儿身上来回找了一遍,刘哥小心翼翼的问我在找什么?

我就问他,这一阵有没有看见小孩儿玩过什么异常的东西?

刘哥被我问蒙了,摇头说自己工作忙,平时都是老婆看孩子,也没怎么注意,不过……刘哥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连忙说道:“小瑞临出事儿那天,我看他在玩儿一个小东西,在手里团在团去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就对了,我就问他,那玩意儿现在在哪里呢?

刘哥有点犯难,说不知道啊。

我就给这个房间望了望气——这一下就看出来了,书架子上有一道金光。

这屋子现在全是灰色秽气,那个金光格外耀眼,我跳起来够到那个东西,心说难怪呢。

那是个小盒,上面是描金的卍字纹。

刘哥一看,想了半天想起来了,说以前去山上旅游,请回来过观音像,但是婆婆神进门,不许家里供其他神灵,所以就把观音像请走了,这是当初存放观音像的盒子,一开始找不到了,原来被小瑞拿来了。

这就对了。

我打开盒子,里面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玩具,找了一遍,里面滚出来了一个圆溜溜的小球。

找到了。

我把小球妥帖放好,就听见程星河在外面嚷:“急眼了!”

当时不是他急眼,而是婆婆神急眼了——这灰气越来越污浊了,说明婆婆神快耐不住了。

她现在就想吃人。

刘哥老婆孩子的魂魄都在她手里,就要轮到刘哥自己了——反正是刘哥自己先违约的,吃了也合规矩。

刘哥浑身都哆嗦了起来——老婆孩子都在人家手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把婆婆神那块黑布重新盖好,放回到壁橱之中,跟刘哥说:“你也先别着急,找农民家买几个打鸣公鸡,把鸡冠子里的血挤出来,灌一小瓶,再买个猪尿泡。”

刘哥不知道我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死到临头,也没敢多问,打了个电话让下属去置办。

手底下有人做事儿就是方便,不长时间,就有人把这东西送来了,到手还热气腾腾的。

刘哥赶紧把东西给了我,我把猪尿泡洗干净,接着就把鸡血灌进去了,接着又用刘哥自己的血,在猪尿泡外面写了他的生辰八字。

最后叮嘱刘哥,咱们先说好了,一会儿不管看见什么,都绝对不能说话,我就可以帮你救老婆孩子,但你万一出了声,那咱们都得倒霉。

刘哥一听,立马疯狂点头:“大师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程星河看出来了:“替身法?”

没错,邪物看人,跟人不一样,她看的是东西的“气”,我把刘哥的血和生辰八字放在猪尿泡上,那婆婆神就会把猪尿泡看成刘哥。

猪尿泡毕竟是装秽物的器官,虽然外面洗干净没味道,里面还是有秽气的,秽气加上启明鸡的血,就能破了邪神的灵气。

不过我本事尚且不到家,我要是做替身法,真人必须在两米之内,对方才看不出来,而真人一旦开口,替身法就破了。

刘哥弄明白了,举手发誓表示绝对不会开口。

很快,天黑了下来,我和程星河各自用燃犀油抹了命灯,躲在了沙发后面,程星河还特地从盒子里挖出挺大一坨包在纸巾里昧下了,我说这玩意儿就一盒,你挖那么多!

程星河撇嘴:“这东西贵的过在咱们的感情吗?贵不过你就别吱声。”

我跟你没啥感情。

正在这个时候,柜橱忽然发出了一阵响声,接着,窸窸窣窣的伸出来了一只手。

那手瘦骨嶙峋的,长着很长的指甲,发黄。

刘哥一瞅,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回头就瞅着我。

我也没看他,就看着那只手。

接着,那手缓缓往外探,一个黑魆魆的人影从柜橱里出来了。

一股子黑影顿时笼罩在了屋里,我仰起头,也暗暗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婆婆神,怕是有两米高!

那个身影佝偻着,看向了猪尿泡,像是十分欣喜,张嘴就要咬下去。

可正在这个时候,门口猛地响起来了一阵敲门声。

接着,是张曼的声音:“刘哥,刘姐,你们在家吗?”

我当时气够呛,这倒霉娘们咋非挑这个时候来?

程星河当时也毛了,就去看着刘哥。

刘哥当然不敢吭声,眼神像是在问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敲门让她敲,没人开不就走了?

可没成想,只听“吱呀”一声,门就被拧开了,张曼的声音一下清楚了起来,显然是进来了:“哎呀,刘哥刘姐在家呢?怎么不开灯啊?”

卧槽,难不成下属送完猪尿泡走了之后,没锁门?程星河这二货刷桃胶的时候,也没检查一下!

而且这张曼也是,哪儿他妈的有自己拧门进来的?你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刘哥死死盯着我,胸口剧烈起伏,像是快吓哭了。

程星河也一把揪住了我,跟我往门口的方向疯狂示意,意思是咱们快走吧!

这不行,婆婆神再吃上一个人,立刻就会化形,那到时事情就大条了。

而这时张曼已经进来了,往里一看,先看见了刘哥:“哎,刘哥,我是为了昨天的事情跟你们道个歉,我那同学就是个傻逼……哎,刘哥,你好端端的咋坐在窗户下面啊?”

妈的,你就怕婆婆神不知道这是替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