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174章 夔龙铜钉

其他的水族见状,也全愣住了。

唯独人脸鱼锲而不舍,似乎除了我的脚踝,什么也不认。

那些庞大的骨架洁白干净,轰然从我们身边穿过。

水波跟海啸一样,猛地震颤了起来。

那些龙族的尸体,对着头顶上的束龙网就撞了过去!

那些束龙网确实厉害。

可厉害就厉害在,能勾住龙族的皮肉,让龙族被困在其中,痛苦不堪。

但现在,那些龙族的尸骨,不光没有皮肉,还是死物。

它们根本就不怕束龙网!

这一下,水面跟煮沸了一样,岸上的豢龙氏,也觉出束龙网里进了东西,自然拼尽全力要把网子给拉上去。

结果这一拉,那些庞大的龙骨奔着网子撕扯了过去,一开始,柔若无物的网子开始变形,紧接着,一阵撕裂声响了起来,我眼看着,头顶那些网子,一瞬间,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对着水底就沉了下来!

也——太猛了!

我身边的水族,一下全直了眼。

不光我没想到,豢龙氏和井驭龙更没想到,只听头上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那些拉着网子的豢龙氏,顿时就跟下饺子一样,直接掉进了水里。

看得出来,那些豢龙氏猝不及防落水,先是吃了一惊,但马上,就露出了一脸的惊惧。

他们想起来,这千岁湖,是万万不能下来的了!

这一下,我身边那些水族顿时激动了起来,盯着那些豢龙氏就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立马对着水面一摆手——意思是,上去吧!

你们也受了他们不少气,是不是?

既然如此,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我手一动,那些水族疯狂的蹿了上去,水面猛地爆裂开,那些水族,犹如穿破天空的无数白练!

我被凶暴的力道震的左摇右晃,可根本顾不上,因为我看出了神——能见到这么壮丽场面的人,一定不会太多。

头顶上,一阵乱响。

井驭龙本来要把赤玲给摁下去,可没想到,水底下忽然冲出了这么多的东西,顿时也傻了眼,但他毕竟是井驭龙,眼看着一个硕大无朋的龙头骨从他面前蹿过来,抬起手,一道行气猛然划过,那个龙头骨,顿时被炸了一个粉碎,白色的碎屑炸的到处都是。

甚至,那个巨大骸骨身下长长的骨节,也一寸一寸,从上到下,全碎了。

他的本事确实很大,可我一点也不担心。

巨大的龙骨,并不是只有一个。

那个龙骨虽然碎了,但是数不清的巨大龙骨从水面拔起,对着他就冲了过去。

井驭龙一边抬手抵抗,又碎了几个龙骨之后,大声说道:“人呢?人都跑哪儿去了?这是什么东西?”

我听出来了,他的声音气喘吁吁的——显然,他上次被我打的伤还没好利索,体力不支!

可惜,周围的豢龙氏要么自己掉进了水里,要么兄弟掉进了水里,要么被冲出水面的水族迎头痛击,一个个都手忙脚乱。

夫妻还大难临头各自飞呢,豢龙氏现在自顾不暇,更别说你了。

赤玲反应也不慢,趁着这个功夫,已经从井驭龙手底下给钻出来了,湿淋淋的跪在了岸边,对着水面一阵咳。

而水族也认识她——知道她跟我关系不浅,没有一个去滋扰她的,甚至还有几个水族,自发的围绕在了她身边,跟一道围墙一样,护着她不受到一点伤害!

我心里顿时一暖,这个情义,我记下了!

眼看着赤玲没事儿了,我心里也就松快了,同时想跟上去——大家索性大闹一场!

可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人脸鱼还挂我腿上呢!

你这个耐力,不去参加铁人三项,属实可惜了。

但是,你到底想干啥,就是因为到了嘴的“冰箱”,舍不得放开吗?

我还想跟它沟通呢,可它猛地拽住了我,一下就把我拽到了水下更深的地方去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真要拿我当冰箱独吞了还是怎么着?

我自然要挣扎——赤玲他们还在上头呢!

可这东西的劲头别提多大了,我的行气还没有完全恢复,确实不是它的对手,这一下,就被它狠狠拽下去了。

眼瞅着水面飞快的跟自己拉开了距离,我也气的够呛,要不是含着避水丸,简直想骂他,可他那双没有表情的眼睛,一直没有看我,而是死死盯着水底。

那个“眼神”,别提多坚定了。

它要带我去干啥?

我不由自主,也就跟上了它的视线。

这一看,才发现,这个千岁湖,原来是个漏斗形的,边缘还浅一些,越到了里面越深。

眯着眼睛适应了光线,我就看见,“漏斗”最深的地方,水草跟裙带一样飘了起来,深深浅浅的绿色之中,好像掩映着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卧槽,通体莹白如玉,竟然也是一个鱼形!

跟人脸鱼,几乎一模一样。

他的双胞胎兄弟吗?

但是那个“双胞胎”兄弟,好像比这个人脸鱼道行小一点,面朝下趴着,也看不清是不是人脸,什么模样。

啥情况,这人脸鱼带我来见家人吗?还是——我头皮一炸,难怪呢,跟大人出门,给孩子带点点心一样,是自己舍不得吃我,给孩子吃?

果然,人脸鱼拽着我,就往那个小人脸鱼那顶。

我还不想死呢!

我立马想把其他水族,用“赤毛癣”召唤过来帮忙,可这么一转头,我就发现了,这个小人脸鱼好像不太对劲。

怎么趴在水底下,一动不动呢?

再一看,明白了,这小人脸鱼可能是感应到了大人脸鱼的动静了,也挣扎着想转过身子,可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动弹不得。

什么情况?

我伸出自由的脚,就把周围的水草给踢蹬开了。

原来——那个小人脸鱼竟然被一个东西,穿过尾巴,死死的钉在了水下!

那个拉着我的大人脸鱼,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第一次露出了跟人相似的情绪,看向了小人脸鱼,是哀怜。

仔细一看,钉着小人脸鱼的,是一个青铜器,好像一个放大的图钉,上头大,下头细。

一看那工艺,我更是皱起了眉头。

夔龙扛雷纹。

这是个辟邪除妖的纹路,古往今来一直流传,跟诛龙矢上的纹路是十分相似的,看来,也是专门对付龙族的。

看夔龙的造型,和整体的工艺,应该是景朝的物件儿。

又是景朝。

既然是景朝的——而且,看着那个斑驳锈迹,估摸着时间绝对不短了,对了,上头附着一个豹头螺蛳。

这种螺蛳跟螺蛳粉里的那种不太一样,算是普通螺蛳的祖宗。

而这东西有个特点,由生到死,落在一个东西上,就绝对不动,跟没脚鸟一样,一旦落下来,就是死期了。

这个头挺大,上头还有许多黑点,跟金钱豹身上的斑一样,因而得名。

而这东西一个斑点,跟年轮一样,就代表一个年限。

所以,看清楚这东西有多少斑点,就能知道,它身下这个东西,多少年没动过。

仔细一看那个豹头螺蛳,我头皮就是一炸。

上面的斑点,有几百个。

也就是,那个小人脸鱼,在这里,已经被困了几百年了。

我转脸看向了那个大人脸鱼。

它就在这里,守护了小人脸鱼几百年?

大人脸鱼松开了我的腿,死死盯着那个“图钉”。

抬头看向了我。

那双眼睛,也还是没有表情。

但是我读的懂。

它想让我,把那个小人脸鱼,给放出来。

我一寻思,也不知道,这小人脸鱼是为什么被困在这里的啊!

万一放错了,是个灾难,那就傻了。

结果小人脸鱼一动,我忽然就发现,小人脸鱼的肚腹上,竟然透出了几分神气!

我的行气刚恢复没多少,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这豢龙氏多大的胆子,敢把一个神物扣在水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