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172章 带来残党

我头上这个玩意儿,到底是个啥?

可现在哪儿是想这个的时候,一看这些东西都拜起了我来了,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对着头上就指了指:“把我拉下来!”

这一声令下,所有的虺猛然暴起,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这一下的力道别提多大了——我一身骨头好险没给扯散了。

但是,管用!

我立马就觉察出来,岸上的那些豢龙氏虽然也拼尽了全力,却根本不是这么多虺和其他水族的对手,没消多长时间,身后那个网子一松,我的身体猛地往下一沉,与此同时,岸上的豢龙氏扑了个空,跟钓鱼被鱼咬脱了钩一样,被巨大的惯性全部带倒。

后心又是一阵疼——那一小块粘上了我后背的网子直接被扯下来了。

我摸过去,心里一阵后怕——卧槽,被扯断了,都还粘在我身上,这个束龙网真是名不虚传啊!

真要是被整个兜住,那不是要扯掉一层皮?

我伸手就想把那一小块网子给扯下来,可不行,根本扯不下来,越拉越紧,跟个狗皮膏药一样。

可这个时候,面前水波一动,一个巨大的鳝鱼似得东西倒了我面前,一张嘴就凑了上来。

不是吧,翻脸要咬我?

但是仔细一看,就看出来了,那东西嘴里衔着一片叶子。

那叶子我没见过,信手接过来,看出这个叶子圆圆的,上面一股子苦味儿,看那个“鳝鱼”毕恭毕敬的样子,估摸也不会害我,于是我就把那个叶子咬碎了,抹在了后背上。

别说,那个叶子闻着是苦,但是入口提神醒脑,别提多舒服了——再把烂泥抹在了后背上,果然比阴阳莲管用!

我还挺高兴,就拍了拍那个东西的头,以资奖励。

那个东西被我一摸,先是一怔,接着,别提多高兴了,翻身就在水里打了一个滚。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岸上一阵大乱,井驭龙的声音都颤了:“没用——你们不是豢龙氏吗?连一个李北斗都抓不住?”

豢龙氏的人冷冷的回答道:“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

“那怕是这样,你们不是专门降服他的吗?屡战屡败,干什么吃的?”

井驭龙脾气还挺大,对着豢龙氏的人一番数落。

可豢龙氏的人似乎敢怒不敢言,十分憋屈。

谁也不乐意受委屈,豢龙氏一定是有求于井驭龙,才被迫言听计从。

江辰给施压了?

一提起江辰,我又想起了跟程星河泡池子的时候,做的那个梦。

梦中虽然也见到了两兄弟,但显然不是江辰背后那两个。

难不成——我想起来了,是打进了摆渡门之后,就一直跟在我身后那两个?

在东海的时候,潇湘显然也发现他们了,还让他们不能白跟着我,要给我出力。

他们俩,是谁?

回头看,自然是看不见的,就当多了俩不要钱的保镖吧。

这会儿脚腕子一阵发疼,低头一瞅,好么,那个人脸鱼还是锲而不舍的咬着我的脚。

说起来,其他的水生物都拜,怎么就他自己无动于衷?

我就看向了周围——这就发现,那些水中生物,是有一个虺,可剩下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无一例外,都是长身子,赛鳝鱼,但是一细看,有的头上生着微微的小角,有的遍身坚硬的鳞片,还有的嘴边飘着长长的须子,还有的尾巴不似鱼尾,反而有些像是壁画之中的凤凰翎,更别说,还有一些,身下有四个肉球——好像跟蝌蚪一样,再长一长,就能蹬出四条腿。

我忽然发现,这些东西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它们身上,都有龙的痕迹。

奇怪了,这些到底是什么来路?

难不成——我想起了之前听到的豢龙氏的传说。

豢龙氏不光能养龙,还能把其他的生物,转化为龙。

这里的东西,似龙非龙,会不会,是之前化龙失败,留下的怪物?

对了——龙被称为“万岁”的象征,可这里的名字,叫“千岁湖”,那不就跟王爷一样,似龙非龙?

我就看向了挂在腿上的人脸鱼,微微动了一下腿:“你松开——我先不走。”

人脸鱼似乎听明白了我的话,这才不情不愿的把嘴给松开了。

一双没有表情的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我。

而他这么一张嘴,其余的那些东西不由自主,都往后退了一步。

我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刚才想着趁乱,合伙对付人脸鱼,本来算是乘人之危,万无一失,可谁知道见到了个我,事情中道崩殂,自然要怕人脸鱼秋后算账。

一看它们这个表现,也知道,人脸鱼平时不知道把它们给欺负成什么样了。

我心里暗笑,好在人脸鱼的注意力完全被我给吸引住了,倒是也没多去理会剩下那些东西,它们倒是暗自松了口气。

我就尝试着问它们,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可他们跟海罗刹不一样,不会说话,但是一听我问,一双双眼睛,都看向了水面。

水面上面,就是广袤的天空了。

它们——也想着有朝一日,破池而出,乘风而去?

但愿它们能熬到那一天。

我则开始继续运行行气,可解药的劲儿显然没有眠龙丹的劲儿大,虽然暂时算是有点进展,可离着之前的能耐,还差很远。

妈的,每次遇上井驭龙就要倒霉,这个王八蛋也太卑鄙了,程星河说得对,他是干啥啥不行,当狗第一名。

先在这里缓一缓,找到机会,我就要出水收拾他。

可外面一片大乱,井驭龙一看这个招数不奏效,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冷森森的说道:“这李北斗不出来,别拖着了,把他那些残党给带来。”

卧槽?

有豢龙氏立刻说道:“那不行,寒月还在他手上呢!”

“你们放心吧。”井驭龙冷冷的说道:“寒月那边我来想法子——你们把那个女的带来,我看,那个女的,跟他关系不一般嘛。”

他说的,是白藿香?

你大爷!

果然,井驭龙提高了声音:“李北斗,你考虑考虑,你要是不上来,我就把那个女人,弄过来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