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033章 黑寄灵符

是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面镂刻着风水符,但是已经锈蚀的不成样子,看不清楚到底什么字,但黑皴皴的,一股子邪气!

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它才有了那种力量?

可那个玩意儿是个啥,我不认识。

潇湘松开了手,那个黑蟠一下趴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了。

潇湘转头,我一下就把她抱住了。

有实体了——不跟梦里一样虚如缥缈,她有实体了。

这个黑蟠身上的灵气,管了用!

潇湘平时高高在上,对什么东西都是冷冰冰的,唯独这个时候,她把头靠在我怀里,声音柔和了下来:“你吃苦了。”

我想张嘴说话,可她一根指头挡在了我嘴上:“别张嘴。”

对了,嘴里有避水珠——这一张嘴,保管得跟上次在金秀河一样,丢了。

可是,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潇湘也知道我的意思,冰冷的手抚在了我脸上,微微笑起来,眼里全是我:“我知道,我也很想你。”

是啊,哪怕一直在一起,也还是互相思念着。

她回过头,看向了那个蜃龙。

那个蜃龙翻卷在外面的皮肉,已经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双眼也是紧闭着,眼看着,要不行了。

潇湘叹了口气:“这东西很忠心——你帮我转告他,它的好意,我都知道。”

好意?我顿时皱起了眉头,海姑子不是说,你要砍它的头,它一怒之下,占了这个废弃的水神宫,又把这里的水神像全砍了头了?

可现在看来——这东西,难道也有自己的故事?

而潇湘看着这个水神宫,眼睛里,有了几分怀念。

这里,曾经是她的居所吗?

是可以窥探出,这个地方当初的盛景,但是现在——满目荒凉,一片疮痍,像是一个没头没尾的老故事。

她还是一脸高冷,可我看出来,她眼里有落寞。

我就抓住了她的手。

等你回来,再想要什么居所,我来给你修。

我现在有很多钱,我能办到很多事,我想让你高兴。

她对我笑。

可是——总有一种落差,她好像离着我,还是很遥远,也像是一场海市蜃楼,美丽,却触不可及。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

我忽然被自己这个念头给吓住了。

手不由自主就紧了几分。

不行,我不会放开手。

潇湘注意到了,转脸看着我,忽然说了一句:“你放心。”

我愣了一下。

但立刻就点了点头。

而她视线落在了黑蟠身上的黑东西上,说道:“这是寄灵符,你要小心——有人要出来趁机搅浑水了。”

接着,她看向了周围,低声说道:“这地方不安全,你快点离开。”

不安全?

对了——这地方,现在是河洛的地界。

潇湘还没有完全恢复,一旦被河洛给发现了,那就麻烦了。

潇湘接着就看向了趴在地上的黑蟠,眼神一寒。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个东西既然见到她了,那就不能留。

我立刻点了点头,接着,潇湘就看向了我身后,眼神冷冷的。

她在,看什么?

我想回头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可她没让我回头,扬声说道:“你们两个,不能白跟着他。”

我身后……真的有两个东西?

但是,那能是什么东西?

我以前,一直以为,是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在监视我。

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他们俩是幕后黑手的手下,可潇湘的意思,却放任他们跟着我。

是另外两个“人”。

果然,身后响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能得这位大人一臂之力,我们兄弟愿意肝脑涂地!”

没错,这个声音,跟之前听到那两个男人的声音,不一样。

那就奇怪了,他们两个又是谁,从预知梦就开始跟着我干什么?

潇湘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还想说话,可这个时候,远处响起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

愣一听,很像是仪仗的音乐。

但是,特别诡异。

潇湘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面前水波一震,她忽然就不见了。

什么东西?

那个声音,离着这里越来越近了。

不管是什么吧,我回过神来,现在最要紧,是把蜃龙给救上去。

不然它的命就没了,既然它跟潇湘有交情,那怎么也不能让它死,更别说,它肯定能知道一些什么。

而那个黑蟠,我一寻思,先把蜃龙送上去再收拾也不迟,反正有了避水珠,可以来去自由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可身后除了来来回回的鱼群,并没有什么东西,我还是不知道,跟潇湘说话的是什么。

这么想着,我踩着水,就往上游。

可谁知道,才刚往上一翻,忽然脚底下一沉,又一个东西对着我卷了过来。

是那个黑蟠的尾巴。

那东西的灵气已经被潇湘吸的差不多了,可眼瞅着潇湘离开,眼睛里又有了一抹凶光。

对了,燧仙石还在它脑门上镶嵌着,跟个神奇国舞姬一样,现如今逆鳞的位置已经火烧火燎,它忍不住了。

看意思,趁着潇湘走了,想着找我报仇呗?

我也算是服气了,我还想多留你活一段时间,你倒是着急投胎。

我反手就想把它打回去,可是眼角余光就看到,蜃龙的青气,就剩下一丝一缕,马上就不行了。

坏了,真没时间纠缠了!

我下了狠心,就把玄素尺抽出来了——只能速战速决了。

可是……我的心沉下去,蜃龙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速战速决,恐怕都来不及!

更别说——我一抬头,就咬了咬牙。

这个时候,头顶的水域,跟乌云密布一样,又来了不少的黑蟠。

密密麻麻的,比刚才还多!

这玩意儿喊来的帮手?

这下麻烦大了……

其中一个,已经对着我张大嘴咬下来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子水花突如其来在眼前一爆,我就看到一道狗血红线不知道从哪里探了出来,套野马似得,直接把那个要咬我的给套住。

那个黑蟠脑袋往后一仰,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三爪足翻腾起来了数不清的海沙。

程星河?

果然,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悬在了我头顶的水域里,脸色难看的要命。

对了,这货怕死啊,下了水,他就怕上不来。

可跟犀牛入海地的时候一样——他为了我,还是下来了。

他伸手就比了个手势:“你还没死呢?”

你死我都不会死。

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那些黑蟠注意到了半路杀出个程星河,数不清的黑蟠,跟离弦弓箭一样,对着程星河就蹿了过去。

但还没等靠近,又一道水花凌厉的翻卷了过来,那一道耀目的白光,不偏不倚,正射上离着程星河最近的黑蟠脑门上!

这一下,那些黑蟠全给镇住了。

苏寻也来了!

他一双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些黑蟠——谁靠近了自己人,谁就是靶子。

不光苏寻,一只手抓在了我手上,白藿香!

白藿香已经扫视了我一遍,知道我没什么事儿,视线就落在了蜃龙身上。

她也来了,那就太好了!

我立马打手势,请她务必要救救这个蜃龙。

白藿香虽然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化敌为友的,可还是点了点头,一把金针,就扎在了蜃龙身上。

金针一扎进了鳞甲的缝隙之中,我眼看着蜃龙身上的青气,瞬间就浓郁了几分!

黑蟠越来越多了,对着我们怒目而视,逡巡不去,好像不打算让我们走了。

哪来这么大深仇大恨呢?程星河一边用狗血红绳套住黑蟠,一边跟我打手势,问我是不是摸人家闺女屁股了。

我真是去你大爷,你倒是给我指指,黑蟠的屁股具体是在什么位置?

我看向了那个身上挂着黑东西的黑蟠。

再一扫周围,约略是猜出来了——恐怕,这个黑蟠给我告了黑状,说那十四条被它打倒的黑蟠,是我下的手。

黑蟠虽然凶暴,却是极为抱团的,伤了它们的手足,自己死了,也不会让仇人走。

又是一道白色的水花掀了过去,是苏寻同时射出了十根元神箭,硬生生在乌云密布一样的黑蟠包围圈,射出了一个破口。

为了防止那些黑蟠重新汇聚,把破口给堵住,程星河一手也探出了数不清的狗血红线,把附近的黑蟠全套住了,示意我赶紧带着蜃龙和白藿香先出去。

我立马点头,带着白藿香就冲,可刚要冲出去,忽然脚就被缠住了。

是那个额头上镶嵌着燧仙石的黑蟠。

我一把先把白藿香和蜃龙推到了安全的地方,另一只手就把七星龙泉从它头上抽了出来,接着,燧仙石也滚了出来。

那黑蟠瞬间痛快了,高兴的张开了大嘴,对着我就咬了下来,可我一抬手,七星龙泉翻转,寒芒溅出,眼前就炸开了一大团的血雾。

它的脑袋,被我直接削掉。

鳞甲是硬,可是,被燧仙石烧烤了这么长时间,它的鳞甲已经焦脆了。

这一下,周围的黑蟠,全直了眼。

我也知道,这一下是什么后果,立马就跟程星河和苏寻打手势:“跑跑跑!”

可那些黑蟠全都聚拢了过来,铜墙铁壁一样,把我给围在了中间。

一双双森绿的眼睛,虎视眈眈。

程星河也着了急,想跟苏寻一起冲进来把我拉出去,可面前的几个黑蟠同时对着我张开了大嘴,

我一只手挡住全面,可立马就觉出来了——后面也有!

这一瞬间,龙鳞猛地就滋生了出来。

那一道金光乍现,瞬间照进了那些黑蟠的眼睛里。

没想到,这一下,那些黑蟠,忽然跟被点了穴一样,全僵住了。

怎么,回事?

下一秒,全部的黑蟠猛地一坠,全部伏在了我身下的位置,没有一条,敢比我高一分一厘,接着,就齐刷刷两足弯曲,对着我,跪了下去!

它们,好像认识这些金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