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027章 黑色脑袋

四个黑魆魆的人影,正飘在了我身后,那些丝状物,就是从他们身上头上,散发出来的,水波一动,好像巨大的,盛开的合欢花。

线宝宝?

看清楚了这四个“人”的模样,更是让人后心一炸,这四个东西很像是蜥蜴站了起来,皮肤是粗糙的灰绿色,扁脑袋,大肚子,四个短手,手上是蒲扇一样的蹼,而蹼的尖端,探出了五根人指甲一样的尖勾。

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脚底下的丝状物猛然就跟活了一样,对着我缠了过来——显然,这玩意儿是靠着这些丝状物,吃人!

丝状物,吃人……我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这玩意儿是水猴子的亲戚,就跟咸水鱼和淡水鱼一样,份数同门,按理该叫海猴子,不过本地人,往往管他们叫海姑子。

因为这东西满头长发,不知道的以为是女人,传之中这东西极为美丽,只要碰上她们这“秀发”,就会被迷住,心甘情愿跳下水,做她们的“海姑爷”。

妈的怕编出这个传的人没见过女人,这也能叫美丽,那水猴子都能当选美皇后。

而且,那些“海姑爷”也不见得是心甘情愿,怕是被丝状物直接勾下去的。

好哇,这是那个东西的手下?

我正来气呢,这几个玩意儿来撞枪口简直求之不得。

我直接把七星龙泉抽出来,反手一翻,一道煞气在水里凌厉炸起,那个丝状物顿时脆快的四分五裂,里面咕噜噜滚出了许多干净的白骨头,光是头骨,就七八个。

那四个海姑子的网子大概还从来没被破开过,眼瞅着我一抬手那丝状物就全碎了,不禁全张大了满是锯齿尖牙的嘴,跟名画《呐喊》一样,由狰狞变成了蠢萌,接着被煞气一冲,四面八方的倒了下来,满头的丝都炸起来了。

一个最机灵的反应快,回头就跑,带着蹼的脚爪蹬出了数不清的水泡。

而我往前一探,一只手抓住了一个,兜脸一拳,直接把它脸给打歪了,目瞪口呆的沉了下去,剩下两个终于反应了过来,露出了一脸恐惧,对看了一眼,被我一手一个互相撞在了一起,跟俩核桃一样,脑壳全凹了下去。

最机灵的已经游出去一段距离了,可那些丝丝还在我脚底下呢,我一脚勾回来,它跟被正室抓住头发的三一样,脑袋被丝状物往后一带,直接被我拽了回来。

那东西乒乓球似得眼睛满眼恐惧,眼珠子一转,忽然来了个侧翻转体,两只长了蹼的手对着我就拱了起来。

呦呵,还知道求饶呢?

既然这样倒是好——我立马跟它比划,带着我找你们主子去,我今儿跟它没完。

而那个东西一脸会意的表情,胡汉三似得,毫不犹豫就叛了变,一只手跟门童似得做了个“请”的姿势,往前游了一阵,殷勤的给我开了一扇门。

我一手抓住了麒麟玄武令一进去,看清楚了房里的一切,顿时就愣住了。

满屋子里,也没有别的——满满当当的,竟然是数不清的金银珠宝。

金器,玉器,宝石——不光是中国风的古董,甚至还有一些装饰着葡萄和金发女郎的珐琅器,金银器。

对了——这蜃龙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口味上,喜欢吃燕子,还有一个,就是收藏金银珠宝!

外国的传,总是把龙和财宝联系在一起,蜃龙也跟那些外国亲戚,有一样的爱好,就是喜欢这些光芒璀璨的东西!

想必,是那个蜃龙这些年从海底沉船上搜罗来的。

虽然比不上朱雀局,可这些东西,已经足够让人世世代代受用不尽。

那个海姑子察言观色,忽然转身就跑。

这货确实是精明——竟然猜得出人心,知道这些财宝,能让人迷失心智,它好趁机逃命。

是个“姑物”。

可惜,我也算见过点世面,头都没回,一只手就把它满头的丝状物跟缰绳一样拽了回来,回头就冷冷的瞅着它。

海姑子身不由己被拽回来,瞅着我快哭出来了,我看见,它眼角流淌出了一些水银似的

东西。

我继续跟它比划,我不要钱,就要你们那个主子。

海姑子满脸不解,一只手还往那些金银财宝上指,被我一瞪不吭声了,只好垂头丧气把我往另一个方向引,表情跟要上刑场一样。

这路上,我又看到了很多的水神像——没一个有脑袋的,于是就勒住了它,指着水神像,问它这是怎么回事?

它连忙就跟我比划了起来,先是把一只手放在了脖子上,做出个砍头的姿势,又指着水神像,再次做了个砍头的姿势。

哦,我明白了——水神曾经想砍那个蜃龙的头,不过后来没成功,所以蜃龙出于报复,就把水神像的头给砍了。

怎么感觉这么幼稚,跟正主没本事,就对死物下手?

我接着又比划,水神为什么要砍蜃龙的头?

海姑子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意思大致是,蜃龙不听水神的话,要造反,水神凶残狂暴,所以就要下杀手,但没有杀成,至于为什么,我就破译不出来了。

凶残狂暴——为什么,一提起潇湘,总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他?

我接着又问,那蜃龙为啥去攻击经过这里的人?

海姑子立马比划了起来,意思是“找东西”。

找东西?什么东西?

海姑子就继续给我比划,意思是,蜃龙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被一个人给偷走的,所以,必须要找回来。

而那个东西,海姑子比划是方方正正的,好似一块吐司面包。

有胆子从蜃龙这里偷东西的,也是个豪杰。

对了,据蜃龙是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守财——谁要是偷了它的东西,那南海北,也要找回来。

所以,对人类产生了憎恨之情,见人就想讨回失物?

话间,海姑子就停下了脚步,水灯下,我注意到了它的短粗四肢,都在微微打颤。

它害怕了,一步也不敢往前走。

意思就是,到了?

我一抬头,看见了另一个大殿。

这个大殿巍峨壮观,当初建造的时候,肯定不惜工本。

而里面冉冉冒出了一些水泡,显然里面有东西。

海姑子眼巴巴的望着我,意思是想问问它能不能走了,蜃龙还没找到,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就比划意思不校

海姑子已经完全被我的本事镇住,根本不敢不听我的话,只好瑟缩在了一边,跟等着砍头的死囚一样。

我一寻思,这一进去,别打草惊蛇,一看偏殿因为日久长,被冲刷腐蚀出了一个破口,就带着海姑子,从里面给钻进去了。

果然,这一进去,就看见那个蜃龙庞大的身躯,正盘卧在了正殿之中,苏寻则被水流给缠裹上了——蜃龙应该是生怕苏寻拿出麒麟玄武令,想把苏寻给耗死了,玄武令无主,它再从尸体上取出来。

也对——人也分不清两个体格差不多的鱼谁是谁,这些灵物看人,估计也分不清楚。

我一只手抓紧了麒麟玄武令,对着那个蜃龙就要过去。

可一抬手,海姑子忽然拉住了我。

啥情况?

我一回头,看见海姑子跟个筛子一样,正在剧烈发抖。

再一转脸,我就觉出来了——卧槽,好像有东西来了!

好盛的灵气!

果然,一瞬间,这个大殿里的门窗,同时被撞开,探进来了几个巨大的脑袋。

那些眸子,也是深绿色的,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蜃龙。

咦,这是蜃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