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1024章 你家亲戚

“你千万别过去,千万别过去……”穿山甲的声音打了颤:“这东西不是人……”

程星河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我们不瞎,说点干货。”

你指望他现在说干货,恐怕有点困难。

我把七星龙泉抽出来,看见了面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像是空气中出现了一个漩涡。

一股子潮气扑面而来。

我立马说道:“你是个灵物,那我有话……”

我想先打听打听安宁和大皮帽子的事儿。

可还没等我说完了,那股子破风声再一次对着我冲了过来。

看来话不能说通,只能先打服了。

我反手抽出了七星龙泉,对着那个东西就削了过去,七星龙泉锋芒一炸,那东西虽然快,但到底比不上我。

“当”的一声,七星龙泉重重的削在了那个东西身上,我手上,立马就滋生出了龙鳞。

与此同时,手上一阵剧痛。

这个东西,比我想象的还硬,七星龙泉都劈不开!

要不是有龙鳞,我的手倒是要被反作用力给震一个好歹!

神气——真有神气!

而那个东西显然也没让人这么对付过,瞬间暴怒,半空之中“啪”的一个破风声,一道东西对着我就打了过来。

穿山甲还算有点良心:“跑啊!这东西连大花臂都打不过,更别说你了……”

我怎么了,你看不起我还是怎么着?

这东西,确实连七星龙泉都砍不透,可我早把另一个东西给准备出来了。

麒麟玄武令。

既然是海里的东西,都畏惧这个,我看看,这一个怕不怕!

果然,麒麟玄武令一出,那东西显然给怔住了,可那个力道已经使出来了,我觉得出来,就在那长长的,鞭子一样的东西对着我打过来的时候,猛地改了方向,打到了我右侧的货架子上。

这一下“哄”的一声,右侧的货架子顿时支离破碎,上面的东西天女散花似得,落了一地。

而那个力道一错,那个个东西整个被惯性带了一下,身体抛出,重重摔在了我们对面,哗啦啦撞翻了数不清的货架子。

我们全看见了那个东西飞出去的真身。

长身,巨头,四爪。

穿山甲张大了嘴,喃喃说道:“这是……哥斯拉……”

哥你个头的斯拉。

接着,对面噼里啪啦一阵响,那东西跑了!

我一愣,立马要追过去,但是一家来不及了,那东西快的,来无影去无踪的!

而那东西这么一离开,整个仓房之中异常的潮湿之气,也瞬间减轻了不少。

程星河吸了口气,回头就看着我:“那个东西是……你亲戚?”

没错——看上去,很像是龙。

可是,它的个头,甚至不如蛟大。

穿山甲一把抓住了我:“你——你竟然能把那个东西给打败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用观云听雷法一计算,那东西跑的挺快,我已经追不上了,眼下也只好先把花臂给救下再说,就带着花臂去门口找白藿香——这会儿一抬头,明晃晃的门,就在我们眼前。

只要奔着那个位置,就能一步一步走向了光明。

刚才四处一团漆黑,跟现在一比,简直跟一场梦一样。

穿山甲也回过神来,看着那一片光明,激动的就站了起来:“光……光……妈呀,我还以为,这辈子我走不出去了……”

一边走,我一边就问穿山甲:“你怎么也跑这里来了?”

穿山甲一听问,急忙把眼镜子往上一抬,抓住了我大声说道:“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蜜蜜!”

精神头挺大,可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他腿都软了,我只好把他撑了起来:“慢慢说。”

原来,之前蜜蜜出事儿,他心里就不安宁,想把蜜蜜给找回来,结果一抬头,也发现了那些湿漉漉的脚印子。

他也不傻,这脚印子肯定跟蜜蜜有关啊!

于是他赶紧就跑过来,想去找找蜜蜜的下落。

费了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里来了。

当然了,要是叫平时,他一个乘客,怎么也不可能进的来,可也巧,这个时候,船开始水鬼遮眼,所有工作人员都去开会了,他趁着这个空档,也进来了。

这一进来,跟我们一样,也困在了里面出不来了。

他也害怕啊,但是一想蜜蜜可能也出了事儿,哪儿还顾得上害怕啊!哪怕跟地上那些困死的老鼠一样,他耗费了最后一丝生命力,也得把蜜蜜给救出来——万一,蜜蜜也在害怕呢?

就在他四处喊蜜蜜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了一个不太对劲儿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

这把他激动的,赶紧就过去了,结果这一过去,就傻了眼,一个庞然大物,对着他就扑过来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有一个人影出现,一下把他撞开了。

他回过神来,就觉出自己全身都给湿了,还以为自己出啥事儿了,吓的差点没晕过去,结果一摸自己全须全尾,也没少哪个部件儿,再一抬头,他才吓傻了——是花臂把他扑开,但是自己一条胳膊没了。

不用说,是为了救他,让那个怪物给弄断的。

而花臂在这种剧痛之下,竟然一声不吭,指挥着穿山甲,就从怀里掏出药来,给他上药。

可那毕竟是断了一条胳膊,药粉往上一撒,很快就被鲜血冲开,根本就没法管用。

花臂再狠,那也是个肉眼凡胎,哪怕承受的住那种剧痛,也承受不住这个失血量——很快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来,花臂一直在那埋伏着,要把那个“水怪”给搞定,可谁知道,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穿山甲出现了。

穿山甲这么一出现,就把那个怪物给惊动了,花臂没法眼睁睁看着穿山甲被咬死,就出来救了穿山甲,自己却……

花臂心里也自责,忍不住就哭了,说自己对不住花臂。

花臂叹了口气,说这都是命,可惜,答应媳妇的事情,到底是没办成,接着,又叮嘱了穿山甲一句,能活着,就别死,万万别出声,只要不发出响动,只怕还能……但是话没说完,人就没意识了。

这穿山甲还以为他死了,当时就大哭了起来,可很快,就听见了动静,哪儿还敢吭声,悄默默就趴在了地上捂住了自己的嘴。

现在想来,应该是我们出现了,不过隔着幻境,互相看不清楚。

妈耶,合着花臂是因为这个才出的事儿。

穿山甲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声音都哽咽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花臂大哥……”

我摇摇头:“算啦,那胳膊也不是你砍的,要怪,当然得怪那个给人断臂的东西了。”

穿山甲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不怪我?可是……”

我也明白,很多人喜欢把事情定个责任,好比前一阵新闻,小姑娘走夜路被变态欺负,好些人怪小姑娘不正经,大半夜出去乱走,活该,还有老人看病丢了钱,又有人怪老人愚蠢,为什么不用微信支付宝?活该。

这种受害者有罪论,我一直不太明白,非要找个人去怪,为什么不怪元凶?

这些人发表高见,站着说话不腰疼,专门给人伤口上撒盐。

穿山甲瞅着我,忽然放声就哭了:“我以前,真的错了……”

原来,他们一心传媒,也专干这种给人伤口撒盐的事儿。

话题制造的越激烈,那讨论度越高,他们赚的钱也就越多——之前那个老人被烤肉店歧视的事儿,他们一开始就知道真相,就是想制造话题,赚取眼球。

可那个无辜烤肉店,就因为他们倒了闭,他们也不吭声。

说到了这里,他喃喃的说道:“难不成——世上,还真有报应?”

有些人在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

穿山甲不吭声了,但很快,他又想起来了:“大哥,不,大师,刚才那个水怪,到底是什么?”

我回答道:“利用云雾水气,制造出幻境的,哪儿还有其他东西。”

这个地方,能出现什么“天宫海市”,也完全是那个东西的功劳。

那个东西,是蜃,海市蜃楼的蜃。

之所以那么硬,因为,它也是一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