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932章 身上挂链

可江长寿哪怕被花魄给糊住了脸,鼻子眼儿都在窜血,可以感觉出那个东西掉出来,竟然连自己都不顾,一手就把那个掉出来的东西抢了过去。

这个东西对他来说,比命还重要?

我反手挂在一条藤上,顺着藤滑了下来。

所谓的花魄,其实算是一种精怪——人跟树木的灵气混合产生的。

清朝就有人曾经在遛早的时候,从树上发现了一个精致又漂亮的“袖珍”姑娘,只有半个手掌大,娇嫩可爱,犹如花仙,他就把这个“姑娘”带回家里给人观看,大家啧啧称奇,结果到了中午,那小小的姑娘就变成了一块干木头似得东西。

那人心疼极了,觉得自己害“死”了她,就重新把她放回到了树上,结果来了一只鸟就叼走了。

有懂行的说他傻——这东西是花魄,其实你往上面浇点水就能复活了,放在家里能招福泽。

这东西的来历,是有人在深山老林里上吊,但是一直到了尸体风化腐朽,跟土壤融为一体,却还是没人来找他,甚至遗忘了他,他的怨气,就会跟大树的灵气混合在一起,成为花魄。

这种东西属巽,为木为风,带青气,所以一般的花魄是很漂亮的,好像彼得潘里的精灵一样,而且和顺可爱。

黄二白给的这种丑如罗刹凶似夜叉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竟然这么凶,搞不好是花魄的一个变种。

果然,现如今,江长寿脑袋上那个花魄手脚毕现,俨然是个恶形恶状的小怪物,手指脚趾,都有锋利的指甲,像是整个镶嵌在了江长寿的脑袋上,江长寿怎么也抓不下来。

我暗暗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看着后面的藤萝。

江长寿可能早就安排好了这里的怪东西了,要是他再沉得住几分气,等怪东西准备充分,那我们三个保不齐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幸亏来了那两个打扫的人,带来江辰出事儿的噩耗。

江长寿可能是怕江辰真出问题,打算速战速决,结果被我们发现,这才有了点转机。

他很怕江辰死吗?

我一下来,白藿香看我没啥事儿,这才放了心,阿丑则垂下了手。

这一瞬,江长寿立马爆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眼睁睁的看着,江长寿的皮肤上跟被热油烫了一样,爆发出了大颗大颗的水泡。

那些水泡“啪”的一声炸开,里面淌出了一股子一股子的黄水。

层层蛊压不住了。

白藿香也没忍住,一只手抓在了江长寿的脖子上:“你到底为什么把我妈给害成那样,还有……”

她声嘶力竭:“把我妈的东西还给我!”

东西?不光杀人,他还偷东西了?

白藿香惨笑:“我妈的尸身,残缺不全——头颅不见了。”

我的心猛然一绷,这江长寿妥妥就是个变态啊!

之前降洞女的尸身,也是残缺不全的——他还倒卖人体器官还是怎么着?

难怪白藿香生怕江长寿在两天之内死掉,他要是死了,白藿香她妈,就永远死无全尸了。

可江长寿听了这个,咧开嘴就笑,我注意到,他的手死死攥着。

那个,他一直攥着的东西?

我蹲下,就把他的手给抠开了——他攥的很近,抠的我手疼。

那是一个鹌鹑蛋大的挂链。

样子很老。

这种东西我在古玩店见的多了,里面是用来夹照片的,上个世纪非常流行。

江长寿觉出来,眼神一变,伸手就要把东西给抢回去,可来不及了,他现在一动,层层蛊就跟土豆雷一样颗颗炸裂,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打开一看那东西,顿时就直了眼。

确实有照片。

那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老照片了,但那个女人,典雅漂亮,脖子上戴着一个小小的玉坠子,更显得好看了。

不过,那个玉坠子——我汗毛顿时全竖了起来。

是玉簪花的形状,跟白藿香那个,一模一样!

而那个女人的长相——仔细一看,跟白藿香,五成相似!

这个江长寿,说什么能重新见面的,是白藿香她妈?

可不对啊——我瞅着江长寿,白藿香她妈,不是他亲手害死的吗?

白藿香见到我表情不对,抓住了我的手,也看清了照片,顿时也傻了,抬头死死的盯着江长寿:“你——你害死我妈,还,还敢拿她的照片……”

她的声音直发颤。

江长寿索性躺在了地上,冷笑了一声:“我?你妈不是我害死的。”

白藿香一把揪住江长寿,吼道:“那你说是谁?”

江长寿狭长的眼睛挑起来,盯着白藿香,又冷又恶毒的吐出了一个字。

“你。”

白藿香吸了口气,沉下了脸,五根指头一捻,一把金针就从指缝里钻了出来。

她蹲下,面无表情,利落的就朝着江长寿的手腕扎了下去。

她的手没有平时那么稳,所以这一下肯定也没有平时的威力,但好歹是穿魂针,江长寿眼珠子一凸,瞬间跟挣扎上岸的鱼一样,气都喘不上来了。

但是这一下不够。

白藿香跟捣蒜一样,一下,一下,匀着力气往下扎。

阿丑的面巾一动,盯着我,说道:“阿哥,你可瞧见了么?”

“啥?”

阿丑的声音在我耳后用气声响了起来:“千万勿要招惹女人。”

我懂了,我真的懂了——白藿香虽然平时也很凶,但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时候居多。

可现在,她好像地狱里钻出来的罗刹一样。

江长寿嘴边的勾魂纹,随着层层蛊带来的肿胀,撑起来,消失了。

这货要倒霉。

我一寻思,连忙全白藿香:“江长寿是可恨,但是——先别折磨死,不然,你想知道的,不就全问不出来了吗?”

白藿香这才停了手,盯着江长寿,那个凶神恶煞的表情,看的人肝胆发寒。

而江长寿终于呼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白家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抬起眼,看向了白藿香,嘴角是个冷笑:“你害死了你妈,我——其实是要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