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887章 坏你饭碗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疼。

厌胜门的人对天师府的仇深似海,做梦都想报仇,可现在,为了我,竟然要给天师府的跪下……他们得有多少不甘心?

金毛狮王别提多高兴了,嘴角一勾,傲然说道:“天师府有福,有我秦艳丽——这么简单就把事情办了,你们这些老爷们,还好意思天天吱吱咋。”

剩下的天师立刻跟着附和:“多亏了秦天师了。”

“那是自然,”金毛狮王一只胳膊勾在了我脖子上,越来越得意了:“这事儿,就是得瞒着李茂昌那个土包子,不然的话,他心慈手软,婆婆妈妈,不知道要多添多少幺蛾子!你们几个,把那些歪门邪道给我抓起来,送到银河大院——哎,记得先把手脚用留仙绳给捆了,免得他们作妖,不。”

金毛狮王嘴角勾起了一个残忍的笑容:“给我把他们手筋脚筋先挑开,让这些邪魔外道,以后再也害不了人。”

我心里猛地一沉。

那些厌胜门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但还是跪的规规矩矩!

就只为了让我平安。

天师府那几个人一听,别提多高兴了,奔着他们就过去了。

江景也一样,笑逐颜开的就过来了:“不愧是秦天师!我们家老爷子以前也说过,天师府明面上首席天师做主,可杀伐决断的事儿,哪一样也离不开秦天师辅助,要是没有您,这天师府只怕还真……”

金毛狮王本来就爱吹牛逼,这下子更是找到知音了:“江老爷子倒是会看人,靠着这个李北斗当诱饵,这也只是个开始,哪怕他们厌胜门再厉害,也不用不费咱天师府一草一木,就拔除干净了——这些邪魔外道,能有什么大出息。”

这话,跟刀子割在我心上一样。

我想起了当年马元秋逼着潇湘对江辰下跪那一瞬间了。

这是何等的相似。

我哪怕死了,也不能让跟着我的人,受这种欺负!

没等金毛狮王吹完牛逼,我厉声对着厌胜门的说道:“起来!”

这一声,一下把在场的人,全镇住了。

大潘也回过头,擦下了脑袋上淌下来的血,直直瞅着我。

那些厌胜门的人,抬头看着我,哪怕骄傲惯了,邪惯了,表情越带着几分祈求:“门主,我们死不足惜,只要您平安,我们就……”

“你们要是拿我当门主,就给我起来。”我这话一出口,带着我自己都没想到的狠厉:“我做你们门主,不是为了让你们,为我送人头的!”

他们身上顿时猛地一颤。

右手边一个瘦瘦的人站了起来——美人骨那件事儿上的猴儿灯。

猴儿灯咬着牙站起来,大声说道:“门主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他一起,哗啦啦带起来了一片,都冷冷盯着面前的天师。

那些天师没有不知道厌胜门厉害的,只能回头去看金毛狮王。

金毛狮王没想到事情生变,一下有点发慌,而江景嘴角一勾,立马说道:“秦天师,这些歪门邪道,摆明是看您心善,觉得您不会真下这个手,在这激您呢。”

我是金毛狮王唯一的筹码,对金毛狮王来说,真要是不起作用,那她一下就被动了。

虽然这里是天师府的地界,但是厌胜门的人来了多少,潜伏了多少,她拿不准。

果然,她一听,立马把藏刀抵的更紧了:“你们疯了?以为我不敢动手?”

话音刚落,我就觉出脖子上一阵剧痛。

温润的感觉流淌下来——妈的,流血了。

几个厌胜门人忍不住往前了一步。

可我冷冷对金毛狮王说道:“你要是敢,就试试看。”

那句话声音不高,可哪怕是身处高位的金毛狮王,也不由自主被镇住了。

我就看准了,金毛狮王绝对不敢真的伤了我的命。

只要我死了,她一没法跟李茂昌交代,二,这里的厌胜门人,保不齐就会一拥而上,也要了她的命。

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不懂?

既然死不了,那有什么好怕的?

金毛狮王本来以为抓住了我,就胜券在握,哪儿知道竟然变的这么被动,刀尖儿在我脖子上就轻颤了起来。

她慌了,慌了就好办了。

我看向了厌胜门的人:“其他人呢?”

猴儿灯立刻说道:“听到了您被天师府抓住的消息,师父立刻亲自破了天师府的阵,大宗家留在了家里,四宗家和秀女,圣女带了人来找您,可是被几个高阶给牵绊住了,我们是趁乱找到这里来的。”

哪怕一片大乱,他们还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啊。

不过,我才刚被抓住,是谁在之前就给他们通风报信儿的?

江景忍不住了:“秦天师,这样不行——他还在咱们手底下,可他竟然还能跟那些歪门邪道闲话家常,咱们天师府面子往哪儿搁啊!依我看,咱们是不好弄死他,但是,完全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说着,他跟我的眼睛努了努嘴:“比如说,他的饭碗要是出了问题……”

我表面上装的冷静,后脖颈子上的毛却一下竖起来。

妈的,你算是盯上我的眼睛了,你上辈子金蚕蛊投胎,这么毒?

金毛狮王一听江景这话,也反应了过来,嘴边一丝狞笑,露出了半嘴黄牙:“你说的有理,反正一个歪门邪道,废了他饭碗,那是替天行道……”

说着,一只手摁住我,就要跟江景之前一样,把刀尖儿戳进我眼睛里!

厌胜门的人见状,脑门上都是汗,几乎是哀求:“门主,您身份贵重,绝不能……”

可我这一辈子,都是吃软不吃硬。

“谁敢听她的,就不是我厌胜门的人!”

我天生胆子就大,就是要赌一把,这次,我的运气怎么样!

江景趁机在一边煽风点火:“这是看不起谁呢?真以为秦天师舍不得?”

这话等于把金毛狮王架在火上烤——她让别人觉得她舍不得?

那股子寒芒,划出一道破风声,对着我的眼珠子就落下来了。

“嗤”的一声轻响,我眼前顿时一阵刺痛,一片发红!

可就在这个时候,“咻”的一声破风,从我身后墙上射了出来,接着,“当啷”一声,我就听见了兵刃落地的声音。

眯起眼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妈的,人家都说貌由心生,真是一点错也没有,老娘们,你长这么难看,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吗?”

程二傻子!

“老娘们……”眼睛剧痛之中,听到了金毛狮王难以置信的声音:“你……你叫我老娘们……”

程星河这一来,我开始是高兴的,但是……

我立马说道:“你他娘这会儿来干什么?”

这会儿来,充其量,不也就陪着我一起倒霉吗?

那么惜命,那么鸡贼一个人,你不明白?

可程星河的声音还是施施然的:“最多不就一起死吗,还能倒欠一条命?”

“再说了。我也不能死。”我听到了狗血红绳咻咻打转的声音:“我还五块钱兰博基尼代金券没用呢。”

但马上,程星河的声音紧张了起来:“你狗眼怎么了?”

我没法触碰,也不知道——只是,左眼一阵剧痛,看不见东西了。

但我还是撒谎不打草稿的说道:“没什么——眼皮划破了。”

程星河的声音一紧,冷冷的说道:“老娘们,他要真的被你弄成了独眼龙,把你捅成莲蓬,也不够赔。”

金毛狮王还没来得及吭声,江景就大笑了起来:“你一个跑单帮,连个家门都报不出来的野狐禅,还好意思对天师府放狠话?别母鸡屁股上插羽毛,愣充大尾巴鹰了……”

程星河冷笑:“我是不行,但是,有人行。”

江景想笑,可只听“啪”的一声响,江景的笑声一下被打断了,似乎——这一声,是打在他脸上的。

我顿时一愣——江景是地阶一等,程星河还没那么大本事,能打到了他脸上。

这一下响过了之后,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僵住了。

好像——有一个很厉害的人来了。

一直在我身后破网子的汪曼青,手都停了一下,声音有点难以置信:“李大哥——你身边,还有这么厉害的角色?”

一道凉丝丝,特别舒服的感觉到了我面前,声音是满满的心疼:“相公,妾来晚了。”

江采萍?

江采萍显然也想把我从那个九星连珠网里给放出来,但她哪怕修成鬼仙,手一碰到了网子上,还是跟被烫了一下似得,飞快的弹开了回去。

我立马说道:“你别担心,我没事——也别碰这个东西,还有……”

我大声说道:“你们把那个九铃赶尸匠照顾好了,他,是我朋友!”

“是!”厌胜门的看见江采萍来了,全有了主心骨,一声答应,穿云裂石!

我听到大潘的方向,有细微的声音,像是跪不住,还是坐下了。

江采萍缓缓站起来,平时柔和惯了的声音,猛地就冷了下来:“哪个这么大的胆子,敢用这种东西套在他身上!”

程星河立马说道:“就是她!”

他应该是指向了金毛狮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