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878章 用心险恶

这地方是个坐北朝南的宅子,我们面前,是个宅子大堂的后门。

打开之后,就会直接进入到宅子的厅堂里面。

透过窗户,见的到窗外有个很雅致的小院落,里面花木扶疏,现如今是早春的天气,里面黄的迎春,粉白的海棠,开的热热闹闹的。

天师府的建筑本来就是一层包着一层的,这地方在我看来,跟其他的院子也没啥区别。

不过,院子花瓣落了一地,昔日精雕细琢的地板砖上也出现了大裂痕,显然年久失修,不知道多少年没人进来过了。

而且——我还看出来了,这地方,带着一种很怪的气,介于青气和神气之间,里面肯定有什么异物。

小金麟在后面跟着探头,也一拍大腿:“不对啊,九水窟到秀水桥——咱们这是怎么过来的?”

秀水桥——那错不了,好巧不巧,这是到了汪曼青被啮咬的那个“禁地”来了。

“错不了,”汪曼青轻声说道:“这地方不知在我噩梦之中,出现了多少次,我认识那棵树。”

我依稀记得,身体被阴葵吐出来之后,撞破了什么东西,应该就是误打误撞,从九水窟底下,进了乌鸡当初领着我走过的那种防空地道,鬼使神差又通到了这里。

汪曼青没吭声,一只手却不由自主的放在了肩膀上,脸色不好看。

她是想起来了,在这里那个恐惧的往事。

这地方那个“异兽”,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叫谁都会有心理阴影,我对这地方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只想着早点出去,赶紧把人证交给李茂昌了事儿——把厌胜门和天师府的误会澄清了,我还要救出唐义,去找五灵锦呢。

于是我就往别处看了看,想找找有没有其他出去的路。

汪曼青知道我是照顾她,放着现成的捷径不走,不由露出了很感激的神色,跟着我就过来了。

按理说,我们有个来处,不想从这里出去,那原路返回也是可以的。

但没想到,一往回走,就发现身后竟然是一堵墙,完全是封死的。

我和汪曼青都愣了一下。

小金麟倒是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又是一拍大腿:“我知道了——咱们天师府的地道,当初是为了防魔修建的,一有损毁,就会触动机关,把损毁的地方给封上,免得魔进来,这下,咱们出不去了。”

来路是封死的,前面也是死胡同,过去一摸,那些机关为了防魔存在,不知道多精密,估摸顾瘸子亲自来了都够呛能弄开,更别说我们了。

除了进那个院落,我们真没别的法子能出去了。

汪曼青吸了口气,尽量把声音放的自然了一些:“出去就出去,咱们脚底下放快点,料想也不碍事。”

说着,她第一个抢在前面,把那个小门给推开了。

这个院子防着大门,小门倒是一推就开了。

一股子被岁月尘封不知道多少年的陈腐气息迎面而来。

这地方跟与世隔绝一样,安静的让人瘆得慌。

我跟着汪曼青进去,眼角余光不经意就看见,一个内室门,像是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待要看清,已经不见了。

这地方不干净。

小金麟也被这个地方的氛围压的不舒服,低声说道:“都是天师府的,都是自己人,路过贵宝地,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真要是有东西,仁善的,你不吭声也不会吃你,凶恶的,你跟他叫爸爸也不管用。

内堂到院子,也就是十五六步的距离,可这一步一步,硬就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像是说不出什么时候,那一片暗影之中,就会出现什么东西。

这地方的陈设也都是旧时代的设计,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但是——我视线落在了内室门口的灰上,上头并没有任何脚印。

我前面的汪曼青脖子上全是冷汗。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也没吭声。

还有五步就出去了,我一边注意着那个人影出现的地方,一边把手放在了汪曼青的肩膀上安慰她。

她看着我,眼神更感激了,低声说道:“你要是我哥,该有多好……”

嗨,我可打不过你哥。

小金麟眼瞅着门就在前面,出了房子,再出院子,就自由了,不禁也跟着高兴了起来:“祖师爷保佑,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凶兽估计早就被挪到别处去了,咱们……”

结果,手一落到了门上,我们忽然就听到,“咯咯”一声。

像是有人,在我们身后笑!

汪曼青脸色越来越白了,我们三个一起回头,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但是这么一回头,面前的门倒是猛地“咣当”一声,像是有一个很巨大的东西趴在了门上!

汪曼青一下就僵住了,死死攥住了我的手:“是那个东西……那个东西……”

我立马把汪曼青和小金麟眼拉到了身后,可面前这扇门还挺结实,那东西只在门口疯了似得摇门,去根本进不来。

小金麟眼的脸色也跟着白了:“这,这不能出去啊这……”

我也知道,于是我立马就把七星龙泉给抽了出来——不管那是个啥,让路还好,不让路,大不了拼一拼,横不能在这里憋死。

但是这一瞬间我又犹豫了一下,那个东西进不来,如果把门劈开,那更是没遮没挡,我身边还带着俩人,更危险了。

比起劈门,倒不如再找找其他的出路。

于是我就看向了内室,跟他们俩使个眼色,绕过去。

这下子,他们俩也会意,跟着我就到了内室之中,结果一抬头,就冷不丁看见一个小孩儿正坐在了柜子上面,歪着头,对我们笑。

我们三个的汗毛顿时全炸了起来。

那个小孩儿看上去四五岁,白白胖胖的,跟汪曼青之前形容的一模一样——但凡抱上一个红鲤鱼,妥妥就是年画上面的娃娃。

红衣服,绿裤子,颜色别提多鲜亮了!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小孩儿一点也没长大,衣服,没换过也还是亮丽如新——真不是人。

而且,说不出为什么,我看着那个小孩儿,竟然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

恍恍惚惚,好像上辈子见过。

奇怪,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那小孩儿身上,是一种发黄的气,像是旧书页子的颜色。

不是神气,也不是灵气,我不认识。

这他妈的,是个什么鬼?

遇上了邪祟,面目凶猛,丑恶不堪的,上去就打,也没什么,但是这种对你笑,模样也跟人很相似的——才让人瘆得慌!

那个小孩儿似乎是故意让我们看到他的,接着,他一扭身,跑到柜子后面去了。

这是……玩儿的什么花活?

不过,他不过来,我们更没必要招惹它了——屋里一个小孩儿,外头一个凶兽,短短几步路,比魂斗罗还危险。

我刚要去窗户附近找路,视线不经意,就落在了小孩儿刚才坐着的位置上。

那是一大叠子纸。

而纸张的边缘,有一个我非常熟悉的符号。

是四相局密卷上见过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卧槽?

这是关于四相局的东西?

我立马过去看了看,再一看清楚了,我脑子顿时嗡的一下。

这上面不光有四相的标志,还有厌胜门的“八方木鸟祥云”纹。

而内容——我咽了一下口水,是厌胜门绘制的,关于四相局的图纸。

小金麟和汪曼青正找出路呢,见我看这个,也凑了过来:“这什么玩意儿?”

其中三个局,我都去过,细细一对比——我心就沉了一下,我去过的四相局,跟图纸上的确实不一样。

真的被改动过。

再仔细一想其中的区别——改图的人,用心险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