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816章 撕下符篆

回过头去,看见了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岁数不大,打扮的却很怪,一头蓬松长发,忧郁的长眼睛,一身宽袍大袖,挂在身上犹如四个面口袋,中不中,西不西,土不土,洋不洋。

这他娘什么打扮?

哑巴兰倒是十分钦佩:“哥,这个人很懂时尚之道啊,这日式风格,小田切让。”

时尚之道我就不懂了,我只知道孔融让梨。

这个人功德光上看,是地阶一品。

愣一看,这地阶二品跟地阶一品只差着一层,好像区别不大,但实际上,越往上,这功德就越难以逾越,要不然的话,地阶一品跟天阶也只差一层,那差距就更是海了去了。

蓬蓬头身后跟着好几个人,一瞅见我们,厉声就说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猴儿灯一看这几个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道:“门主,这就是……”

不用说,这么气势汹汹的,自然是夏家人了。

而领头的这个蓬蓬头,估摸跟江景乌鸡他们是同辈。

那个穿五灵锦的后代。

蓬蓬头盯着丽姐,微微一笑,就把身上的口袋外套脱下来了,盖在了丽姐背上:“这地方风大,别吹坏了娇花。”

丽姐都四五十岁了,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跟妈妈辈的女人叫“娇花”。

丽姐是风月场所出身的,按理说对这个见怪不怪了,可哪怕她,脸上也瞬间真开出了两朵红霞,晃了神。

但她马上反应过来,一只手要往蓬蓬头身上拍:“这小伙子有前途,跟着姐干……”

可手没落下去,就被蓬蓬头身后的人给架住了。

蓬蓬头摆手:“对娇花怎么能这么粗鲁?一点风度也没有。”

他话音未落,那个手下身子猛地就栽了一下,差点没扑在地上,连忙说知错了。

卧槽。好快!

而且——那一瞬间,他的命灯陡然就亮了起来。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那个亮度,几乎快赶上江道长那个命灯燃烧弹的程度了!

哪怕是我,都没看清楚他怎么出的手!

夏家,名不虚传——我以前觉得,江景的身手,已经算是天阶一品里拔尖儿的,没想到,跟这个姓夏的一比,他就是个弟弟!

而蓬蓬头一侧脸,看见了白藿香,眼神一下就亮了:“这位小姐姐,怎么称呼?在你眼里,我看见了家乡的星星。”

卧槽?

白藿香也一下就愣住了。

而蓬蓬头看向了我们,连连摇头:“我真羡慕你的这些朋友,他们都生活在天堂里吧?一转脸,就能看到天使。”

这个人桃花眼,柳叶眉,印堂挂粉红——妥妥是个贾宝玉一样的妇女之友啊。

程星河就用肩膀撞了哑巴兰一下:“听见了没有,学着点,没撩遍了个把师范学院的妹子,说不出这种感觉。”

而夏家那帮人看见了猴儿灯,脸色都阴沉了下来:“厌胜门的。”

“他还跟这个小子叫门主?”

“这帮邪魔外道还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什么阿猫阿狗,也能当个头儿。”

其中一个板砖脸冲了上来,一只手奔着我衣领子过来,看这个意思,要把我提溜住摔出去。

他也是地阶二品,位置跟我差三步半。

这个人行气充盈,速度很快。

第一步我没动,第二步我也没动,板砖脸嘴角就慢慢勾了起来,以为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举动,净等着他摔我。

哑巴兰急了,上来就要拦在我前面,我一只手把哑巴兰拽开,一脚运了老四的行气,在板砖脸跨出第三步的时候,踹在了他脚腕子上。

他正志得意满,哪儿知道我又这么快——甚至他都不知道这一脚是我踹出来的,整个人就猛地失去平衡,结结实实跪在地上,身子往前一冲,给我磕了一个响头。

这一下,他身后的人全愣住了。

“石头竟然……”

“这小子,还真有邪术?”

这下可把猴儿灯高兴坏了:“门主就是门主,真神了!哎,姓夏的,你不是说我们是烂泥吗?这会儿给我们跪下,是说明,你们是蛤蟆吧?”

被称为石头的板砖脸羞愤交加,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想冲过来,可一阵咳嗽声响起,他跟中了葵花点穴手一样,不动弹了。

是蓬蓬头。

他眯着眼睛,露出个饶有兴趣的表情:“你挺有意思。”

彼此彼此。

我接着说道:“我们厌胜门的人,是你打伤的?”

以贾爷的资历,这帮人里,能伤他的,也只有蓬蓬头一个。

蓬蓬头一侧头:“哦——你是他们搬来的救兵。”

“行内的规矩,各为其主,就没有互相干涉的道理,”我不卑不亢的看着他:“你得给我的人道歉。”

蓬蓬头顿时愣住了,跟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跟你们道歉?”

程星河一下急了眼,就在后面拉我衣服,意思是我别作死:“这是夏家嫡系……”

管他什么笛系,动了我的人,喇叭系我也不怕。

那帮夏家人更急眼了:“给脸不要脸……”

蓬蓬头对上我的眼神,忽然就笑了:“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话……”

万事开了先例,以后就不难了。

接着,他回过头,说道:“就让他们找——谁能解决这个事儿,算谁的。”

接着,又补上了一句:“本来是为了你们好,不让你们送死——不过,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你要是比我早一步,证明你真的比我还强,道歉也不难。”

猴儿灯看着我,一脸崇拜:“不愧是门主……”

夏家人一听,顿时都傻了眼了,可不敢说什么,只好不甘心的瞪我:“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还不快谢谢我们小少爷。”

我心里门儿清——他就是想拿实力说话,打厌胜门的脸。

这次要是让你赢了,那我们厌胜门的招牌,可真就砸了。

也行,谁怕谁?

而蓬蓬头还想跟白藿香说话呢,我盯着他:“还有,跟你打听个事儿。”

蓬蓬头耐心的看着我,温柔的说道:“我没女朋友。”

你他妈的有没有女朋友管老子吊事儿。

“你们家那个穿五灵锦的祖宗在什么地方?”

程星河一听我这么问,顿时就又咋了一下牙花。

蓬蓬头扬起了眉头,一下就笑了:“又一个……”

又一个什么?

而蓬蓬头身后的夏家人一下急了:“我们夏家的事儿,也是你这个邪魔外道能打听的!”

“买不起镜子,就撒泡尿照照!”

猴儿灯一下炸了毛:“你再说一遍!”

“哎!”蓬蓬头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安静下来,他身后的人都听话,全不吭声了,

而蓬蓬头对我一笑,冲着偌大的粉红岗子,甩了甩下巴:“好说——那咱们赌注升级吧,你要是赢了,先一步找到那个东西,我就告诉你。”

“不过嘛……”他又补上了一句:“我要是赢了,让你身边那个漂亮姑娘,赏脸跟我喝杯咖啡——跟这么甜的姑娘在一起,糖都不用放了。”

去你妈的。

我也冷下来脸:“拿别的东西打赌可以,我身边的人,不是拿来赌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蓬蓬头转过身,给了我个后背:“咱们就……”

可没想到,白藿香大声说道:“可以,我答应了。”

不是,我一下瞪了眼:“你跟着掺和什么?”

白藿香歪头:“我乐意跟这么帅的人喝咖啡,你管呢?”

蓬蓬头十分惊喜,立马说道:“祖师爷对我太残酷了,今天才让我见到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就说定了。”

这一下把我嗓子堵住了,而白藿香压低了声音:“我信得过你。”

接着,她声音更低了:“你想做的事儿,只管去做。”

这话一下触在了我心上。

她对我这么好,我拿什么还?

而猴儿灯哪儿知道我寻思什么,立马就说道:“门主,那咱们现在就开始查!”

也行,赶早不赶晚,得打这货的脸。

我看向了猴儿灯:“还有什么线索没有?”

猴儿灯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对了,咱们主顾给了一个文件,说是当时做通灵游戏的时候录下来的,要不,您听听?”

还有这东西呢?

我一听,里面乱哄哄的,一开始没什么异常,但忽然就听见“嚓”的一声响。

好像有个人,撕下来了什么东西。

录音里的人也好奇:“哎,你弄了什么?”

撕东西的人答道:“不知道,像是个纸,拿来引火。”

而那个东西一落,录音里顿时就起了一阵阴风。

“卧槽,真几把冷。”

那个动静不对。

好像——有什么邪祟出来了一样。

这个东西……

我立马往四处看了看——我想知道,撕下来的,到底是什么。

一转脸,我就看见了一块地方,带着一点神气。

靠过去,就看见了一块石头上,还真有被撕扯过的痕迹。

而剩下的一点痕迹,是桃胶和糯米做的。

神前封灵符篆?这种应该是最高等级的符篆,现在已经失传了。

“好像是龙虎山的做派。”

这会儿苏寻也靠过来了,低声说道:“这个阵很厉害,底下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善男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