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752章 一杯圣水

雪观音显然也有些意外,但她知道白藿香是想让我别顾虑自己,让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专心摘三川红莲。

可对她来说,这是最后让我面临痛苦抉择的机会了。

她的手很快,立刻对着三川红莲投出了一串青莲子。

她知道,我失去哪一个,都绝对不会好受。

我没有犹豫的时间。

我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的让白藿香死。

哪怕三川红莲就在眼前也不行。

我没管其他的,回过身,奔着她就冲了过去。

踏着公孙统教给的步法,我知道,白藿香在离着我十五步的距离。

要照着平时的速度,我根本抢不上去。

最多跑七步,白藿香就要落在石笋上了。

更有可能的,是我既接不到白藿香,又眼睁睁的看着三川红莲在眼前凋零,两头落空。

这才是雪观音最想看见的。

我偏偏就不让你称心如意。

老海的行气也好,水天王的神气也好,老四的行气也好,出来,都给我出来!

所有的高阶行气全压在了腿上,对我一个地阶来说,根本是没法承受的。

我清清楚楚的听到骨骼和血管破裂的声音,那种剧痛,足以让人失去任何判断力。

但我忍得住。

我绝对不会让白藿香死。

这一下,我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抄到了石笋前面,用力一跃。

硬是在白藿香要落下的时候,凌空直接抱住了白藿香。

白藿香从我怀里抬起头,像是不相信眼前这一切。

而我听到“扑”的一声,青莲子跟我们擦身而过,打在了那一潭池水里。

水花四溅的声音炸响,不用回头,也知道三川红莲保不住了。

而我腿上,现在已经完全使不出力气来了。

刚才的行气用的过甚,恐怕腿上的经脉都有损伤。

我只听到下坠的风声在我和白藿香的耳边穿过去,身子就重重落了下来。

不行,下面是石笋……

蛟珠的力量,让我身体借用腰部仅存的一点力气,强行扭转——我得护住白藿香。

这一下,我先是听到一声撞断东西的巨响,接着,眼前就白了,只觉得浑身的青筋都炸起来了。

这是从来没感受过的剧痛。

身上的骨头,应该已经全酥了吧?

但是,我护住了白藿香。

白藿香从我身上抬头,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她还是不信。

但下一秒,她死死抱住了我,尖声大叫了起来:“你怎么这么蠢!”

她翻过很多次白眼,骂我很多次,但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的这么狼狈。

我记得,她非常爱美,自损形象的事情,从来不做的。

你怎么变了?

再说了,我……

我想说我没事,可这个时候,我就意识到,耳朵里传来的声音不对。

忽远忽近,跟播放器格式受损一样,磕磕巴巴的。

我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就对了。

刚才我虽然护住了白藿香,但是龙鳞没来得及长出来,石笋把我后背刺出了一个窟窿。

我眼看着自己的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巨大的水泡,好像一朵一朵的木耳。

跟哑巴了一样。

是爬爬胎的毒。

我想说话,但是开不了口了。

因为身体内部,也生长出了这种东西,包括气管。

好像被人塞了一大块潮湿的卫生纸,这是一种异常沉重的窒息感。

透不过气来了。

眼前的色彩,也开始出现错乱,甚至到了有些可笑的程度,好像盗版书画一样。

我看见程星河奔着我大叫,想扑过来。

可他的关节,已经被雪观音打穿了,只能奔着我爬。

看着程星河的表情,可能我伤的,比哑巴兰还重。

我想去看一眼三川红莲。

算了……水池子已经炸开,三川红莲已经没了。

我想抬起手,去摸潇湘的逆鳞。

对不起,是我不好,到底没能救你。

白藿香却忽然跟听到了什么似得,忽然对着程星河大喊了起来,我已经听不清楚了,只见到程星河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杯。

对了——圣水!

他之前,从池子里拿出了一壶圣水!

可是……就那么一杯,他关节被打穿,都没舍得用。

程星河眯着眼睛看我,露出了个很满足的笑容,挑起了大拇指,就把保温杯扔给了白藿香。

不光如此,他还变魔术似得,拿出了几个铃铛。

这货真不愧是收破烂的——他什么时候,把水神老爷身上那几个铃铛给捡来了?

铃铛上沾满了水神爷爷身上那种绿色污渍。

哑巴兰……哑巴兰也有救了。

接着,程星河好像累极了,转身就躺在了地上,像是长长出了一口气。

但是挑着大拇指的手,一直没放下来。

我知道这个意思——他是说,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白藿香一秒也没浪费,抬起手来了,就要把保温杯里的水撒在我身上。

是啊,我要好起来——我的人,不能白受这个气!

还有,那个雪观音口口声声说我坑了她儿子和丈夫,我倒是想知道——在预知梦里,告诉她这件事的人,到底是谁。

那个人,就是江辰身后的人。

也许——就是穿着五灵锦的那个人。

就是他在背后,操纵了这一切。

可没想到,就在保温瓶里的水要落在我身上的时候,一道破风声冲过来,保温瓶忽然直接炸开,里面的圣水,在白藿香手中,撒了一地!

白藿香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而我看清楚了——保温被子残片上的痕迹,是圆圆的。

青莲子。

雪观音好不容易才把我给整成这样,怎么可能就让我这么好起来?

我牵动嘴角,想说话——跑,白藿香,跑!

白藿香咬了咬牙,转过头,死死的盯着身后。

果然,一个身影飘然而落。

我看见一袭白袍下,露出了一双很细的脚踝。

雪观音。

跑啊……

可白藿香没有——她一只手抱住我,另一手反甩出了数不清的金针。

可那些金针跟毛毛雨一样,直接坠落在了地上。

她是天阶。

你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我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想把白藿香拉走——走啊!

我不想再连累你了。

可白藿香根本就不理我,她像是跟我说了什么话,但是我听不清。

她还要甩金针,可她的手没能抬起来。

我看见,那个长着白色痕迹的手抓住了白藿香的手腕,直接掰开——把白藿香的手掰成了几乎断裂的角度。

我的心倏然就疼了起来——那是鬼医的手,那是治病救人的手!

白藿香疼出了一身冷汗,但是她咬着牙,一声不吭,就倔强的盯着雪观音,说了句什么话。

妈的,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什么时候了——你怎

么还非要跟一个女疯子过不去?

活着不好吗?

我看不清雪观音怎么样了,只看到白藿香的身体反折,直接跌在地上。

那只赤脚,踩在了白藿香头上。

下了死力气!

白藿香的半边脸被踩进土里,可她一点屈服的意思也没有,看着雪观音的眼神,还是那么骄傲。

自打潇湘被逼给江辰跪下之后——我觉得,再也不会有比那更疼的感觉了,可是现在,心跟那一次,一样疼!

白藿香!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出,一股子很清凉的感觉,落在了我头上。

那清凉的感觉一碰到了身上,就跟带来了生命力一样,一寸一寸,把身体唤醒了。

圣水?

可是……我的人都不行了,取来圣水帮我的是谁?

脸上一阵清凉,圣水漫过,我眯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目光落在了往我身上浇水的人的脸上,我一下就傻了。

不是别人——竟然是,大瞎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