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596章 一排黑房

"四叔""呵"了一声?像是个冷笑?"三哥?我就告诉你?不要着急告诉老大?真金还得火炼?这下?现原形了吧?"

说着?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个"四叔"个子也很高?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刚才那个假货是你动的手?这次轮到我了?"

秀女一下也紧张了起来?"宗家?你快把预知梦说出来啊?四宗家的手??"

想也知道?下手比老三还狠?

我倒是想说?可我屁都没看见?怎么说?

不能慌?不管是谁动的手脚先不想?我要怎么把那个手脚给解开?

可惜?江采萍没能跟我进来?

"三叔"倒是有点紧张?"他虽然做不成预知梦?但他毕竟有同气连枝?摆明是咱们家的人?哪怕不是二哥的?也有血缘关系??"

"四叔"冷笑?"你疑心?是你的?"

看来"三叔"年轻的时候欠了不少风流债?大概跟段正淳一样?外头不少没见过的孩子?

"三叔"没吭声?但肯定也有这方面怀疑?

真要是这样?难不成"三叔"真是我爹?

可我跟他也不像啊?

秀女着急?可不敢对宗家反抗?只能在一边不住用眼神催我?

真要是到了临死的时候?那也是天命注定?怕有个屁用?我心情反倒是更平静了?一门心思就来感觉?我身上到底多了什么东西?

而这个时候?"四叔"已经靠近了?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

他对我举起了手?

别看他一副不着调的样子?这个煞气--妈的?我没见过这么猛的煞气?

这一下落在我头上?我真的会死?

"老四?你先等一下?"而这个时候?"三叔"先拉住了他的手?"你急什么?先听我说??"

"宗家??"秀女也越来越着急了?

调动了全身的行气来感觉?我冷不丁就觉出来--我眼皮上?像是有什么东西?

那个感觉非常细微?要不是天阶行气?我只怕根本就感应不到?

就好像?一个比芝麻还小的虫子?正在我眼皮上爬?

太小了--甚至手都捏不起来??

而这个时候?"四叔"已经甩开了"三叔"?"三哥你别心疼?这个死了?下一个还让你杀?"

一股子风雷之势?对着我头顶就落下来了?

与此同时?我引了行气往眼皮上一撞?"啪"的一声?我就听到了一阵很细微的声音?像是有个小东西?在我眼皮上爆开了?

与此同时?眼前遮着的东西?像是瞬间被扯了下去?

我立刻回忆起了刚才做梦的感觉?全想起来了?

"我的预知梦是?"就在煞气劈在我头顶?甚至我的头发都被掀开的时候?我睁开眼睛说道?"一个刀条脸?左边眉毛少半块的人?会死在我面前?"

他的血?甚至会溅在我脸上?

但是这么一睁眼?我顿时就愣住了?

眼前?那个"四叔"站在了我面前?我看清了他的脸?正是刀条脸?左边眉毛少一半?

那个"四叔"顿时就僵住了?像是没想到?我竟然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

接着?一只手怒不可遏对着我脑袋就拍下来了?

"三叔"脸色一变?要拦住?可"三叔"的能力?显然没有"四叔"大?根本就拦不住?

秀女也瞪大了眼睛?妈的?这下死了??

可谁知道?就在这一瞬间?"四叔"的手?一下停住了?

一只手抓住了"四叔"的手腕?

那个手似乎并没有用什么力气?但是那个万钧之势?风平浪静就被拦住了?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三天没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秀女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大宗家?"

上一任门主应该是排行老二?这个是老大了?

说也奇怪?按理说?这种传承都是老大来继承?为什么上一任门主是老二?

这个疑问才刚浮现到了心里?我看清楚了这个老大?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老大?是坐在轮椅上进来的?

"四叔"有些不甘心?但显然还是忌惮这个老大几分?冷笑一声?就把手抽出去了?"老大开口?那我就等着--看三天之内?我是怎么死在这小子手里?"

我又没说是我杀的?

我倒是发现?这个老大坐在轮椅上的身材虽然很细瘦?但是一双手掌又大又浑厚?甚至跟身材并不搭配?上面全是老茧--这像是手艺人的手?

我反应过来?道了个谢?

老大却看都没看我一眼?轮椅对着主位就过去了--也怪了?他自己没动?

我见过电动轮椅?一定会有一些噪音?可老大这个轮椅?却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那个轮椅是活的?自己走过去的?

"老三"这才喘了口气?又端详了我几眼?问了问我生日?

我留了个心眼儿?怕四辰龙命说出来惹来没必要的麻烦?就把辰时给改成卯时了?

老三听见前三辰?也震了一下?一听第四个不是辰?眼神就有点复杂了?说不出是惋惜还是庆幸?接着就在一边掐算?似乎真在考虑他那段时间是不是有女人?

我就算是能留下了--要看三天之内?这个预知梦能不能实现?

而那个老大?惜字如金?除了那四个字?一个字都不肯多说?跟怕费电似得?

秀女把我带出来?程星河他们早急的团团转了?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出来?哑巴兰那都摁不住了?好险没一头撞进去救我?

幸亏这货没撞进去?

白藿香啥也不管?上来就检查我有没有伤?这才松了口气?

江采萍没凑上来?眼睛往我手腕一扫?显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秀女添油加醋?把我刚才的经历讲的是惊心动魄的?很有说书的天赋?尤其是我要被四叔劈死那一阵?把他们几个听的大气不敢出?

我倒是想起来了?就问她?那个三叔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秀女就答道?"原来宗家没见过?那是影魅?"

我顿时一愣?想不到?现在还真有影魅?

老头儿以前提起过?说有一种魅?是寄生在影子里的?能在影子里面随意穿梭?来去无踪?没有天阶的能力?遇上就只好等死?所幸那东西不多?又不喜欢热闹?遇上的几率不大?

我当时还问?那要是遇上呢?老头儿白了我一眼?说那你就念佛吧--把自己超度了再说?

程星河听着预知梦?尽量把表情摆的平和一些?"说起来?你们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预知梦啊?"

秀女告诉他?说这是厌胜门历来的传统?当家人必须会做预知梦?这样才能洞察先机?带领厌胜门找到正确的方向?

好比当年四相局出事儿之后?就是当时的当家因为预知梦的能耐?提前知道天师府要搞伏击?才带着精锐亲信避开了天师府的圈套?让天师府误以为已经被全灭?才绵延至今?

程星河的表情就有点复杂了--显然是在想?那个杀父仇人?既然能做预知梦?会提前知道?他要来报仇吗?

说着?秀女就带着我们往后走--这地方很大?没人领着?容易迷路?

走着走着?经过了一排黑房子?我立马就觉出来了?那排黑房子不太对?但前面设着很厉害的阵法?

苏寻也看出来了?低声说道?"设这个阵法的人?很厉害?"

还是第一次听见苏寻说其他人厉害?

我就问他?这个阵法是干什么用的?

他告诉我?是困某种厉害的东西?

里面什么东西?至于让厌胜门这么严阵以待?

秀女一见我们在看那排黑房子?连忙说这个地方不吉利?是关一些不好的东西的?怕冲撞了我?跟我告罪?以后再也不带我走这里了?

说着?加快了脚步?

我一边走?一边往那扫了一眼?窗户不透明?但影影绰绰能看出来一些气?像是被困其中?很痛苦?

我看着都难受?程星河也嘀咕?"不知道做了什么孽了?被厌胜门抓到了这里来?"

正要走过去?我就听见那排房子里?冷不丁响起了一个急切的声音?"李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