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588章 面罩之下

那女的实力我见过?确实比我强ヂ

可这个东西是我们抓上来的?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横插一杠ヂ

更何况?是她先下手害哑巴兰一家的ヂ

我是不惹事儿?可被人欺负到头上来?我也绝对不怕事儿ヂ

那女的似乎冷笑了一声?程星河忽然大声说道?"七星?右边?"

我眼角余光就看见了?数不清的黑影从四面八方猛然出现?以极快的速度就压过来了ヂ

江采萍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公输鸟?"

又是上次那种会活动的木鸟?

上次她就使出了过--身上有封命符?嘴上是摄魂钉?能把人身上钻出窟窿ヂ

而这次?这些木鸟显然比上次更难对付--这次的木鸟身上都带着一丝一丝的煞气?显然封命符里混了更厉害的魂魄ヂ

我反手抽出了七星龙泉?对着那些东西就劈了下去ヂ这一下那些木鸟炸了烟花?四面八方飞出去了一圈?但还剩下很多?对着哑巴兰他们就射过来了ヂ

我心里一提?可兰建国脸色早就不好看了ヂ我忽然就看见?她一抬手?四面八方数不清的影子?就汇集到了她身上ヂ

程星河倒抽一口凉气?"咱姐这是要发大招了?万祖归宗"

哑巴兰一开始还得意点头?很快回过神来?"谁跟你咱姐呢"

上次倒是看见哑巴兰招了厉害的角色上身ヂ但貌似只招来了一个?没想到?兰建国竟然能同时招来这么多?

而那些影子跟兰建国颀长的身影重叠了起来?一道子煞气猛地炸起?半空之中的那些木鸟一开始是微微的有一点颤抖?像是偏离了飞行轨迹?紧接着?停在了半空?像是受到了什么阻力?最后?竟然直接在空中爆开?木屑啪的一下?脆快的溅到了四面八方?

我一下看愣了?这就是兰家阴阳身的威力ヂ

刘炳春他们看见了?条件反射就往后退了一步ヂ

但一想起了这个女的站在他们这边?又狐假虎威的停止了腰板?意思是有这个"仙姑"帮忙?他们什么都不怕ヂ

那女的却毫不意外?手一直在宽袍大袖里面没出来?但是这个时候?我就听见了一阵非常细微的声音--像是风筝一样的东西飞起?带出来的猎猎风声ヂ

江采萍立刻说道?"西南?"

我们跟着她的声音一看?几道子庞大的黑影奔着兰建国就过去了?像是要把兰建国给包在里面?

"姐?"

哑巴兰立刻穿过去要帮忙?我刚要跟过去?就感觉出一道身影到了我面前--那女的好快?

控制着这么多东西?还有精力来对付我?

难怪?江采萍说她有天阶四品的能力?

程星河发觉?狗血红绳早就追上来了?可跟之前哑巴兰的金丝玉尾一样?啪的一下就碎开了?倒是把程星河给带了一个跟头ヂ

而一股子凌厉的气奔着我脖子就过来了?她声音也凛冽的响了起来?"上次放了你?想不到你又到这里来送死ヂ"

我偏头躲过?七星龙泉抬起一挡ヂ那女的十分轻松的闪避了过去?以人类几乎达不到的速度?飞快的绕到了我身后?一股子气劲儿直接要往我嗓子上扼ヂ

我一手把七星龙泉转手?运上了老海行气就撞了上去ヂ那女的觉出来是天阶行气?冷笑一声错开位置?刘炳春他们看见了?别提多激动了?"仙姑?弄死这小子?"

说着?看出程星河要来帮我?倒是呼啦一下?把程星河给围起来了ヂ

程星河没辙?只好一边抵挡一边说道?"七星?爸爸没法照顾你了ヂ自己小心点?"

去你大爷的?什么时候了?也忘不了占这点便宜ヂ

而梁冬一瞅这摆明了是神仙打架?也不犯懒了?跟个泥鳅似得?直接滑到了一旁的树上ヂ

那女的根本就没搭理刘炳春他们?全身上下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露出了几分期待?"上次就觉得奇怪?你到底什么本事?这次终于能看看了ヂ"

上次?她是被玄素尺给掀翻的ヂ

我也懒得跟她拖ヂ抬手就要把玄素尺从怀里拿出来?但是没想到?那女的手特别快?我只觉得腕子上一阵凉意?就知道她抓我右手上了ヂ

疼??那股子凉意直透骨髓ヂ一阵剧痛跟千针直入一样?我就听见梁冬那个懒鬼都坐不住了?"小哥?你小心点?这女的不对路?"

那女的一笑?"上次我就觉得纳闷?把你上次那个花招使出来?我再看看ヂ"

既然是右手ヂ我直接一发狠?就把水天王的神气给调出来了?对着她的手腕一震?她的手立刻被震开?往后退了半步?显然有些意外?"神气"

果然见多识广啊?

她似乎犹豫了一下?但立马逼了过来?我只觉得左耳朵一凉?就反应过来了--妈的这女的下了死手了?要打我的命灯?

我立刻偏头闪过?顺手就往怀里抓?想拿玄素尺?可这女的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图?另一只手追上来?就要打在我手上ヂ

我没法子?只能继续闪避?而那女的猛地往前逼近?带了杀气?对着我头顶就过来了ヂ

我心里一惊--头顶的命灯要是被打灭了?我就只能当个傻子了ヂ

你不仁我不义ヂ我横不能坐等着你弄我?于是我也下了狠手?一下就把水天王的神气引上来?灌到了诛邪手上?对着那女的咽喉就抓过去了ヂ

这一下几乎是裹挟了风雷之势?那女的反应过来?立刻后撤?但这毕竟是九层的诛邪手?哪怕是天阶?只怕抵抗起来?也有点费劲儿ヂ

果然?这一下那女的退不及?一下被我抓上?她还向后躲?这一下ヂ脸上的那个大围巾一下被我扯开?露出了一张脸来ヂ

我瞬间一愣?好白的一张脸--甚至比西方人还要白?一丝血色也没有?就好像没有生命力一样?

但是?很美ヂ

是一种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美ヂ

可偏偏她的眉眼?哪怕没有粉黛?也艳丽异常?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妖艳与清冷并存的长相ヂ

那女的也觉出来自己的脸露出来了?脸色顿时一变?抬手就要把大围巾重新裹上ヂ

但这一下?我看出来?她已经慌了ヂ

只要慌?就会有破绽ヂ

程星河正在被刘炳春他们围攻?但一直担心我?忙里偷闲不住的往我这里看?正好看见了这个光景?立刻大声说道?"七星?这个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他妈的可千万别心软?"

而刘炳春他们对着程星河就攻?"什么时候了?你还操心别人?"

好在程星河的狗血红绳是从摸龙奶奶那里弄来的?刘炳春他们也没那么好抵挡ヂ

我当然知道这是你死我活的时候?趁着那个女的抬手要抓自己的围巾?我先一步追上去?趁着诛邪手的威力还没消失?乘胜追击?一下把她扑倒摁住了ヂ

神气一炸?她根本就经受不住?顿时没有了招架的能力ヂ

我刚要松一口气?忽然就发现?她表情不对ヂ

她还是没来得及?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给盖上--她在我手底下?露出了一抹笑容ヂ

我顿时一愣?怎么?被我给打傻了?明明到了生死关头?怎么还给笑出来了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紧接着吸了一口气?幽潭一样的大眼睛就倒映出了我的脸?"你真的是宗家?"

宗家上次那个戴大帽子的?貌似也说过一样的话?我上次就觉得奇怪?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