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462章 膝下黄金

这个时候,来了不少管事儿的把那些抗议的赶走了,这几个嗑瓜子的一瞅日头,也把身上的瓜子壳拍了下去,说这个时候菜市场开始减价,得去买菜做饭了。

程星河和哑巴兰一听跟潇湘像是有关系,生怕这是我一个逆鳞,都不敢开口,而是面面相觑的看着我。

祝秃子不知道这个内情,还以为他们一听跟“水神”有关,已经被吓住了,冷笑着说道:“你们要是害怕,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再晚一点,四相会办事处要关门了。”

我看向了那一片水,心说不管那货是个什么玩意儿,第一害了人命,第二还给潇湘抹黑,怎么也不能轻易放过它。

但是刚想到了这里,一个名字就闯入到了我脑海里。

河洛。

对了——现在的水神已经不是潇湘,而是河洛了。

当初她以为我死了,而潇湘要被天劫打个灰飞烟灭,就离开没有出现过,作乱的,会不会是她?

真要是她的话——连失去了水神信物的潇湘都不是她的对手,更别说一个区区地阶的我了。

于是我也没顾得上搭理祝秃子,而是麻利的爬到了一棵树上。

对着死人被拍上来的那片水域一看,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那边没有神气,而是一种妖异的青黑色,河洛再坏,也是正统享受香火血食的神,这里的什么神女入宫,果然是其他邪物闹出来的。

而观形看来——也确实很像是四相密卷上的虎剪尾。

如果这真是密卷上那个位置——那白虎局,就在这附近。

我心里振奋了起来,就从树上溜下来了:“咱们就过去看看,今儿的女人到底是谁,又是谁能把她拉水里去。”

程星河倒是高兴了起来:“七星,真有你的,疯起来连老婆都砍。”

砍你大爷,潇湘要是真的能从这里出现倒是好了。

白藿香一开始还有点开心,但是听了“老婆”两个字,也不知道什么,表情就有点僵了,但她还是努力想露出平时那个满不在乎的笑容。

要不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呢,自己想笑的时候,她不让自己笑,自己不想笑的时候,她又非得逼着自己笑。

察觉出来我看她,她眼神顿时更冷了:“好好看你的风水,看我干什么!”

程星河拉我一把:“她又吃了枪药儿了,离她远点,省的给你吃伸腿瞪眼丸。”

得咧,惹不起躲得起。

祝秃子本来就看我不顺眼,这会儿应该更强烈了,不过,他像是拿定了什么主意,也不说话,就跟着我们走。

他眼神里,还是有凶光。

程星河也注意到了,低声说道:“你说他跟咱们来,图什么呢?”

你问我,我问谁,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到了那个女尸上岸的地方,四下里一看,周围水面广袤,浪花就在脚底下一拍一拍的,美好的能拿来做壁纸,怎么可能让人想得到,这里死了这么多的女人。

周围还有很多用来观看水景的椅子,我想起来,资料里说的,那些女人都是夜里消失,早上被水卷到了岸边上的,那现在时候还没到,倒是可以先休息会儿。

还没来得及说话,程星河已经躺在了一个椅子上:“七星啊,自从跟你跑买卖,整天日夜颠倒的,熬夜使人变丑,我都从全宇宙最靓的仔变成先生界最靓的仔了。”

我一边看水边的气,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知足吧,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日后长远的凑合。”

白藿香瞪了他一眼:“为什么变丑得问问你自己——你说,垃圾食品吃多了,脸上会冒出什么?”

程星河嘻嘻一笑:“笑容。”

白藿香被他一堵,所以也不理他,坐在了一个椅子上也开始发呆。

如今没有卖力气的事情,哑巴兰无所事事十分无聊,正东张西望呢,忽然“咦”了一声。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小孩儿,正直愣愣的站在台阶上看着我们。

那小孩儿的嘴整个红肿了起来,很像是《东成西就》里的梁朝伟。

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吃了小红果的小孩儿吗?

卧槽,他肯定过敏!

我连忙看向了白藿香,白藿香平时很烦小孩儿,但是一见了那个小孩儿的嘴,立马过去了。小孩儿也不知道她要干啥,带着股子小男孩儿特有的抗拒,直往后退。

白藿香装出一脸凶相,跟拔萝卜似得一把将他薅了过来,修长白皙的手指利落的给他嘴上抹了一层药膏。

她的药自然是立竿见影,果然,不长时间,小孩儿脸色一变,也摸了摸自己的嘴,像是难以置信似得,看向了白藿香:“你是……菩萨?”

白藿香一愣,冷冷的说道:“小孩子别胡说八道,真正的菩萨会不高兴的。”

小孩儿死死盯着白藿香,大声说道:“我不信,我妈说,只有菩萨能帮助人,指一下就能把人的病只好,你长的还这么好看,你肯定是菩萨。”

白藿香嘴角一抽,也不知道骂他好还是怎么着好,程星河一看有这个热闹,正想抖抖机灵呢,忽然那个小孩儿“咚”的一下,就跪在了白藿香面前,一把抱住了白藿香的大腿:“菩萨姐姐,我可算是见到真人了,我求你件事儿,你一定要答应我!”

这下白藿香彻底的毛了,就要把他给揪起来,可小孩儿死死抱住了白藿香的大腿就是不放:“你不打答应,我跪一辈子也不起来!”

白藿香手里的金针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弹了出来,但是她没有往常的利落劲儿——那金针怎么也没落在小孩儿身上。

祝秃子一脸嘲讽的冷笑,跟看耍猴的一样。

我看清了小孩儿脸上的气,却愣了一下——约略就猜出来,他要求白藿香干什么了。

程星河连忙说道:“哎,小孩儿,你有话好好说,你到底求这位活菩萨什么事儿?”

白藿香回头就瞪程星河,那小孩儿如梦初醒,这才大声说道:“我想找我妈!”

白藿香一皱眉头:“你妈?”

“对,”那小孩儿脸冲着地,大声说道:“我妈掉进这水里,出不来了!”

他月角已经塌陷了下来,上面挂着一抹灰白气——这叫“顶上挂孝”,新近才死了妈。

而他月角下还有个水疱,说明他妈死的跟水有关,横凶。

他妈,看来就是那七具女尸之一。

“他们都说我妈死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妈还在这水里呢!我天天晚上,梦见她站在这里哭,可她的腿像是被水缠住了,出不来,我要我妈,我想我妈!”

小孩儿的鼻子塞住了,嚎啕大哭了起来:“大人们都说,我妈让什么水神娘娘带走过好日子,再也不回来了,不许我哭,可我想她,我想来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想来想去,只有菩萨能救我妈,菩萨姐姐,你就帮帮我吧!”

那个声音,多铁石心肠的人听见了,都得心酸——我冷不丁就想起来了我小时候。

正月初二,别的孩子都住姥姥家,唯独我没有地方去。

我也哭过,可哭没用,我妈一次面都没露过。

说着,他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忽然就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了一把钢镚子,撒在了地上:“我知道,求人办事儿,都得给钱——这是我生日的时候,我妈给我的,这是我妈留给我最后一点念想,你要,我全给你!”

程星河和哑巴兰都不吱声了,就连祝秃子,也跟看见什么眼酸的事儿一样,飞快把秃头扭过去了。

而白藿香嗓子梗了一下,厉声就说道:“起来!”

小孩儿一开始不起,白藿香说道:“你不起,就没人帮你。”

小孩儿一听,连忙爬了起来,生怕晚了一秒,接着就充满希望的抬头望着白藿香:“菩萨姐姐,你说真的?”

白藿香不吭声,蹲下,一粒一粒的把那些散落满地的钢镚子捡起来,放在了他手里,冷冷的说道:“你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别逮着谁跪谁。”

小孩儿愣了愣,十分坚定的说道:“我知道,我只跪菩萨!”

我倒是想笑,但是心里发酸,笑不出来。

刚才没细看,现在一瞅,这小孩儿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几天没换了,脏兮兮的,脸上还挂着眦目糊——一问才知道,他妈死了之后,他怎么也不信那个笑着的女人是他妈,更不信他妈会开开心心丢下他,自己一个人就跑到了这里来,天天等着他妈,晚上就在长椅上睡觉。

白藿香凶巴巴的把他的脸擦干净了,他脸上泪痕刚干,可这会儿,带着点讨好就对着白藿香小心翼翼的笑了。

那个笑容,特别让人心疼——人常说小孩儿的感情是最干净的,没错。

我就蹲下问他:“你妈在投水之前,跟你说过什么特别的事儿没有?”

小孩儿天真无邪的瞳仁直直的看着我,坚定的说道:“我妈不是自己投水的,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把她拉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