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归向 > 31.20 风之星的过往,新的守望者

风之星,这是两万四千年前,上一代文明崛起的星球。相对于土之星一步一步地向前,这个文明在近两万年来一直保持得很安静,似乎辉煌了一次后,就彻底燃殆了。至少在七百年前,土之星人是这么以为的。

然而联邦在直接控制风之星,收集了风之星的古资料后,又对其重新认识了一波。

这颗星球的很多文化层面,和土之星的东大陆非常相像。根据DNA考证,双方的基因也是在两万年前分叉的。

综合土之星和风之星上同种规格水晶球内的资料,确定风之星和土之星两万年前的众圣时代相关。也就是说:

当年风之星对抗神祇后,风之星上的高等文明返回过太阳系。根据联邦的资料记录,这个高等文明重返太阳系的唯一目的,就是带走风之星上的原生文明。而击星后,风之星上经过一千年的、没有神干涉的发展,从时间上刚好对应东大陆的众圣时代。

真正的上一代文明已经离开了。那风之星上面是怎么回事呢?风之星上的正统资料没有记载,很显然云辰文明并非故意留下来一批人的。

但是大量史料可以推演出来风之星为何会这样。

任何社会都有左和右,在击星后,风之星上原生文明在星辰派回归前,又开始多元化。

当星辰派抵达后,在面对大迁徙的命令时,当时社会上,主张弱化政府,坚持田园文化,坚持避世的人,很显然是不愿意离开星辰的。当云辰文明大规模迁徙城市人口进入太空,这些人坚持在星球上偏远地带囤积物资躲藏。

在胜昭要塞收藏的前代文明水晶球,收集了大量当时的社会状态。

其中有一个水晶球,记录了北陵州一年的罪犯记录,其中大部分是危害生态罪。也就是带着大量物资到野外生存,导致野火,水源污染,大型猎食者动物遭遇猎杀。

风之星的政府当时极力地逮捕,最终还是没能把整个星球的人全部抓回去。

星空派们最终还是走了。这帮人终于留了下来。

现今考古,在一些两万年前有人居住的山洞中发现了这样的文字:“当他们彻底走了,这个星球自由了!”

是的,的确自由了。迁徙派留下了星球,人均自然资源一下子就丰富了,曾畅想的田园文化,艺术派生活,一下子就回归了。这些艺术家们终于战胜了现代的死板约束。

然而历史证明,这些人毫无构建现代文明的责任,只是贪图在一个没有矛盾的旧时代中享乐。

在风之星的星空派走后,这些人经过数代繁衍,人口增多,很快就变成了封建制度。而在短短五百年内,田园的美好没有了,封建的战争杀戮开始了。

火药被再次开发出来,钢铁冶炼也开始。遇到生存问题,谁还会遵循祖先那田园哲学。而且风之星那帮不干人事的逗留派,否定了过于严肃的国家正义,没有法统,那么社会管理偏向于功利,弱肉强食和血腥。

18000年前,风之星比土之星更加黑暗。

因为土之星那时候还在和高能魔兽进行种族竞争,所以族内在这个过程,无论东西方都形成了原始法统、正义。而风之星上当时连魔兽都没有,当时文明把所有魔兽全部挪出了风之星。再加上迁徙派似乎为了防止人道灾难,给风之星留下来很多很多“度过难关”设施。云辰文明是这样想的:“也许我救不了你们,但是希望你们有一天能幡然醒悟,回归星辰大海。”

土之星上残留的科技遗蜕———例如矿物纳米机器人、基因上适应富能物质(海人类金瞳血脉),风之星上有。

土之星没有的风之星也有。地心反应装置一直在地表涌出纳米机器人,在地表形成数十万个大型“灵脉”。

这儿没有外界势力压迫,又没有天灾,所以应对抗灾难而生的,大规模凝聚力的国家法统根本没法形成,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门派、宗族制度!

……

六百年前,联邦大量太空运输舰抵达风之星时。

风之星的情况,是世族盘踞于地方,控制种植、采矿、手工作坊产业,门派主导国家大小地区的商业秩序,科技停留在蒸汽时代。有飞艇,有列车,当然还有运用电子科技的蒸汽傀儡。

这个社会状态和炽白那时‘法武者’江湖的社会极度相似。引起了当时联邦文化部门极大的研究兴趣。

当然,在后来这个星球上也曾经爆发抵抗土之星的战争。毕竟联邦把太空空间舰队,以及地脉矿业,加工业都传给这个星球了,让其在百年内突然腾起高科技。但是上层结构还残留着门派制度,甚至资产议会中,还有门徒、宗主、掌门之类的关系。

然而现今在这个大重置的时代,这里的一切也要归零。

……

辉耀州,天阶山。这里是天玄宗的山门。

在葱翠高山上,被削出了一个个“台阶”,每一个这样的“台阶”都倚靠着大山修建了一座座飞檐建筑,颇为气派。这些建筑,是几百年份的巨木和钢筋水泥混合搭建。

在山巅,三百米的青石平台上。

身着“天衣”(没有缝隙的纳米装甲,外套长衫)的苏天基正会见这里的掌门——苏浩丰。

苏浩丰:“上者,此次天人大劫,来得如此急迫吗?”

苏天基放下茶杯:“是的,均摘星与太阳相合,下一个时代即将到来。你们放心,现在我们将此界的权力还给你们是真的。你们好好把握。”

苏浩丰:“上者莫怪,我们不是怀疑天庭的用心。我们这只是担忧,天庭这次劫难,所谓的灵源尽绝,末法将至,是不是——”

苏天基瞅了他一眼:“长生术依旧可以用。”(躯体干细胞修复技术,为长生技术,这个技术若是加上大脑重发育,那就是再生技术。)

这个苏浩丰还想再说些啥,苏天基反问道:“浩丰,你们这一脉,也来自土之星!”

苏浩丰顿了顿——没错,他们这支法武者传承,来自于土之星,电气历太云一统时期的苏鴷兄长,以及炽白时代邯民城阳和学府苏陇那一支。

苏陇那一支,一脉变成了正统职业长城,但是还有一脉依旧是法武者,在宇宙历也就被分到了本土上。在第二次太阳系大战时,风之星大变节中,这一支站队在联邦,因而也被安排掌握了当地门派。

虽然几百年下来,这一支已经基本变成土生土长的风之星人,苏天基此时重提起源,颇有意味。

这位苏掌门心里不由一凝,看着苏天基。

苏天基缓缓道:“这是大时代,能够在洪流中定住的金沙,总会迎来目光锁定,你好自为之吧。”

……

此时在风之星大气外层,大量的宇宙飞船正在从太空中离开。

洁白光滑的战舰降低了高度,和大气层碰撞产生了高热气流,宛如给战舰的前方尖端加上了一个红色气流盾牌。

当战舰即将要陷入大气时,底部机械结构打开,一个长四十米的航天飞机结构从战舰底部上脱离。战舰朝着外太空弹射起飞,而航天飞机朝着蓝色星球主大陆滑翔而去。

联邦现在对风之星的信心非常弱。

现在这颗星球上尽管还维持较为先进的资产联盟,以及议会制度。但是大重置后,这个结构能不能经受得住考验呢?

而联邦在星球上的执政官,则是在忙碌交权后,快速离开这个星球。匆匆忙忙中,很多本土人才审查非常简便。

五十年前,土之星执政官的选拔:至少要在基层、中层考核二十年,才能胜任执政官。现在,在风之星上很显然没有执行这个标准。

联邦现在不求风之星‘现秩序’能维持,只求他们有点下限,别搞成惨烈的种族战争。大量核电站全部关闭,核材料全部运输太空,大量深海铀矿资料全部清空。建设大量地热能、潮汐能、太阳能发电站,保障他们的能源用度。不为别的,就是害怕自己一走,他们斗到最后丢核弹。

第三次太阳系大战让人类的菁华区域已经树立对错的标准,所有人都站在拔高的下限之上,但也仅仅是站在下限上,至于探索上限,联邦做了非常保守的准备,以不出大错为基准。

不过当下,也有一些新的理想家想“不问成败”地实践自己的正确。

融继璇从太空飞船上走了下来,用光粒控制无人机在周围扫视了一下,点开面前的监察光幕,看了一下这个星球眼下的情况。她原本焦虑的情绪,又烦躁了几分。

在数公里外的城市中,发现了一些欢庆的横幅。窜行的摩托车党,让城市中异常混乱和喧闹。

“重大胜利!”“天外人知难而退……”“自由斗争!”“将权利转让给人民!”……

现在风之星涌现出了大量的势力。

传统派标榜自己与天外人不懈谈判取得了重大成就,而风之星的抵抗派则是标榜天外人的撤离,是自己的斗争换来的。

尤其是联邦全面收缩兵力,不计较他们这些言论,让这些越来越极端夸张,容易引人耳目的宣传,越来越盛。

这其中,各路野心家掺杂在里面开始怂恿搞事,甚至最底层的泼皮们也趁着“打雷下雨”开始聒噪放纵一把……整个星球中,权力争夺已经毫无挽救地走向了白炽化。

大重置即将到来,这个各种社会公共意识都没有建立的社会,想要真的如同现在口号中一样建立美好新社会,嗯,还很艰难。

融继璇叹了一口气,也不由的看了看太阳——低沉道:“这里残渣泛起。”

然而四十分钟后。

在山顶上,融继璇找到了苏天基。

融继璇:“苏天基,你什么意思,不想走?你疯了吗?”

苏天基仰头看了看自己的爱人,缓缓道:“我想——留在这里,尽自己的力量改变这里。”

融继璇:“你别开玩笑了,这个星球是什么样子,你比我清楚。”她手指着远方的城市:“他们根本不理解现代社会的责任和义务,只是想用口号来倾轧,掠夺权力。你不知道吗?”

苏天基点了点头:“所以这里需要我。”

【在联邦的指挥官中,在大量放弃所有大行星的意见中,苏天基是强硬要求守住一个大行星的。但是没法得到联邦支持,故他选择驻扎在这里。联邦见他要这么做,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让融继璇劝他回来;而第二,就是由着他,为他在这个星球上配备最基础的六千人行政、军事单位,并且尝试培养本土化现代组织。】

融继璇:“你不是他!风之星也不是土之星。”

两人冷场,风姿绰约的二人相互对视,目光中谁也不退让,草丛中传来虫子“咕咕”声。

苏天基:“我——”

融继璇抬起手一大片光粒洒向四百米范围内。光粒能打穿二十厘米厚的土层,所有乱叫的虫子全部被烧死。

在这一片寂静和青烟弥漫中,融继英脸色冰冷地盯着苏天基:“我也不希望你成为他,更不希望,你活在他的阴影中。”

苏天基慨然一笑:“不是阴影,是阳光之下。哪里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

融继璇点开了投影屏幕,界面上是大量的社会观察资料,还有复杂的民族分布,以及宗族矛盾。总而言之:均摘星变革土之星时,土之星已有了三千年的人文发展,还是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引导,才能把土之星捏合成现在的工业形态。

融继璇拿着这些资料看着他,用眼神斥责苏天基:“想对风之星立下这种愿景,你天真了。”

苏天基带着无奈,歉意地笑着,看着融继璇:“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土之星上最后一战,到底是谁死了。”

融继璇斥骂:“是你活了。你是个男人,不要老在过去中起不来!”

苏天基:“我必须在这里,做一些事情,证明我活着。”说到这,他握住融继璇的肩膀,缓缓挪转向下山的路,并在她耳边嘱咐道:“等我三十年,回去告诉亦双,我还有未打完的战。”

融继璇竖起手指,俏眉升煞,想要揪住苏天基耳朵,然后手被苏天基牢牢地攥住了。

苏天基低沉说道:“现在,我是这个星球的最高负责人。我言即军令。”

这时候融继璇旁边的执法智能受到命令立刻弹出来。融继璇盯着苏天基,见爱人一副铁了心的样子,泪如细线。

苏天基伸出手习惯性想要劝,但是想了一下,选择狠心扭过头。

两天后,融继璇还是走了。

苏天基抬头,目送这艘飞船喷射火舌重新飞往太空,吐了一口气,又缓缓看向了太阳。低语道:“不能总让你来扛吧,呵呵……唉!说到底,这天还是你捅塌下来的。”

苏天基摊开掌心,一抹银色的发丝束在金属小盒子中安静构成了一个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