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归向 > 31.18 身铸日冕

宇宙历862年,金之星表面已经“液态化”,无线传输的方块形电磁机器人,如同流水一样在金之星表面分布。

金之星表面换上了一款全新的‘科幻’皮肤,而在“皮肤”的下层,是密集的有线电缆网络。

电能的有线传输和无线传输并非替代关系,而是技术相互辅助的关系。

这就如同,虽然细胞渗透压能传递水分,但是人体依旧要用脉管来调节全身水分、营养、含氧蛋白的分布。

金之星表面机械化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无外乎就是机器人无限增生,掌握生产流程和能源采集后,就如同培养皿中细菌增生一样。

其实还可以更快,但是这场星球改造是人类共同参与的壮举,故全太阳系有四百万人参与了建造,在学习、思考、尝试的过程中,人工智能的建设并没有以最快的速度进行。

文明除了工业物质的积累,更重要的是人才积累,以及人才中合作精神、合作模式积累。

【这就如同地球那边东方大一统后,基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西方那边二十一世纪,欧盟想要一体化,还是各地闹别扭。因为人心中有一个相互合作的先例,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先例模式,所有人在小心翼翼捏合中,总怀着对风险担忧,故非常地域保守化,一直存在着离心力。】

均摘星:“上一代文明发展速度太快,所以在结构上,为蒸汽模式;而当代文明在战前也是蒸汽模式,但是现在通过这场共同合作、相互竞争,文明形式转为电力模式。”

蒸汽机工厂最明显的特征是中央锅炉,以其为中心,高压管道朝着周边辐射,带动周边机器发展。中央的压力最高,而边缘虽然也有转动,但是蒸汽压力就低于内区。电力工厂则截然不同,其代表是流水线,各个结构上的电压是均等的。

蒸汽结构的文明集群:

中心区的统治靠着法统、契约精神治理。在其边缘地区,则靠着一个强力的军政府。

军政府的强权,维持社会秩序稳定,再加上足够的投资,就能二十年内完成工业初步移植。但是这个看似现代文明的基点,是来自于强权提供秩序。而军政府的秩序,则是来自核心领导人遵守上位的格调。

可是,这核心领导人用一生来维系威权,最终还是无法转化为上层集团默认的使命。

一旦原核心病逝或下台,没有受过先进文明区教育的本土派精英接过权力指挥棒,下面立刻开始权谋勾心斗角,毫无任何规矩可言。顶层统治结构自身混乱,进而会导致原本附着其的经济结构也会开始腐败,谋求金权结合。进一步会斗争,无法对教育,基础建设进行稳定投资,最后诱发战争,社会崩塌。

这就是边缘文明的命运。宛如蒸汽机工厂一样,来自核心的支持一旦撤去,立刻陷入混乱、停滞。

而电力结构的文明簇:

法统,道义,不在于强权核心是否愿意遵守,而在于匹夫之辈都明白的对错。

当这样的文明面临分裂,或许有一些集团从私利的角度开始经营,但是只要一个文明的分叉组织决定通过一个大型事业,重新践行法统方向时,整个文明在战争中就宛如通电一样地,集体被‘电’活。

【蒸汽、等电压电路两类文明,在更远古脉络上,是海洋文明和大河文明之分:海洋文明永远要汇聚一个繁荣中心,而大河任何一个部落文明要问鼎,都要盘活整条河道上一切。】

过去,太阳系中,联邦一家独大时。很多工程可以暂缓,大量的计划可以推迟到下个百年。因为他们是中央蒸汽塔。他们不做,太阳系内没有其他势力会跟着做。

但是现在是多头并进的时代,“电压”均等,“电流”会从“电阻”少的地方通过。谁能践行道义,人民的人

思就会选择谁。

联邦汲月和诸多太空城,土之星,以及磁云星,没有一方愿意成为阻力大的地方。

至于碳星、水之星、风之星、火之星上的大部分人,目前并没有参与到这场文明竞赛中来。

……

金之星的外轨道上,现在一共三个物质环。三种设计思路,三个方案是同时发展的。

所以,此时金之星上三道物质流正在抛射,然后试图缠绕太阳。

均摘星同时参与了土之星、汲月、磁云星三方独立设计,或者准确的说,这三个方案都来自均摘星二号根据上一代文明影像资料记录,进行的原初设计。

而能出现三个方案,不能说哪套方案好,更不是‘神功三传’后,每个版本都是猴版。

这说明在当代“控星”项目上,有三群人进行了较为独立的理解。

他们只是理解的切入点和一些工业次序有所不同,就像甘蔗从头吃,从根吃,从中间吃,到最后都能吃到嘴,都无关大局。

按照效率学来说,甚至只需掌握一种方案就行了,其他多种方案实验,那似乎是浪费。

但是从文明角度来看,越多的人参与工程核心建设,那就代表稳当地掌握了这个工程体系,并非干掉某个科学家,就能更改击星的大势!

……

宇宙历862年11月,环绕太阳环状物建造完毕。

太阳表面,一簇簇高速探测器从环带附近发射,掠过太阳大气层,进行了抵近观测。同时丢下了奇异夸克物质。

这些高能高密度的物质,穿透太阳大气,会出现夺目的光芒,而穿透大气层过程中散发的光谱,能让人类了解恒星表面的情况。这在太阳大气上放流星雨的画面非常灿烂,但是考虑到奇异夸克的合成难度,这烟花太昂贵了。

目光从太阳转向其外轨道。

人造的星环如同一条白色匹连,围绕太阳旋转,太阳光在透过这里的时候,出现了灿烂的聚焦。

在上古水晶球记载中,太阳上是被一层层光幕覆盖,然而在这一层层薄纱中,赤道环,以及三个穿极地环是重要的结构,堪称骨架,支撑起整个能量戴森球。

赤道环是第一正环,要均匀定出三个极地环位置,也是技术上最关键的部位。

太阳这种大质量星体还不是360度的正圆!由于引力折叠作用,其圆周比平面空间上要多那么一点。

【这种情况,在中子星上最明显,其转动非常快,你甚至可以看得到一部分背面,以至于科学家长期对其半径难以估算。】

太阳光芒实在是太过强大,任何材料都禁不起长期灼烤。故技术上利用了气体折射,也就是俘获太阳氢原子,然后构成一透镜大气,将阳光偏转。这就使这个环带中央如同有一圈极为明亮的光带一样,看起来是一个‘神奇’的发光能量环。

用玄幻、中二语气来说,这是人类建造的、横跨整个太阳系的大型法阵。

自两万三千年前,启动过一次后,举世无双。

六万年前魔法最辉煌的时代,所谓的十二芒行星传送大阵,和此相比,如同土丘和泰山的差距。

毕竟当年魔法师们只不过希望和神平起平坐,祈求拥有神的力量、神的永恒。

当代造这个的大智慧,求的可不是那些,而是彻彻底底要站在能俯视神祇的位置上,不让这些碍眼的存在妨碍自己仰头直面希望!

宇宙历862年,11月3日。

在金之星引力场外层区域,一个绝对圆球体状,直径五十公里的大型科研太空城中。

直径四米、长十公里的走廊中,穿着整齐的均摘星飘行,在其左边一排排伴随自己同步飘行的通讯界上,是一个个这几年新认

识的熟人。

他们都是金之星上的科研工作者,为均摘星最后融入恒星光环进行最后道别。一共是三万人。

人类在星表进化出的自然身躯无法控制恒星。

且不说大脑容纳不了这么高的运算量,就算制造了一个高级计算机,其面对恒星表环那么漫长的距离,信息也来不及导入。

上一代高级文明,是拆解了有机躯体的,所有的思维细胞对接机械设施嵌入赤道环和三极地环。而这些环中央是一条绝对稳定的磁场束,带电粒子以光速在内环绕,为控日者的‘脊髓’。

用豪迈的词汇来描述:身铸日冕。

按照上一代文明的文献记录,有资格控星的人非常稀少,这其中涉及到一个思维稳定度概念。也就是思维意志非常突出,不受干扰,不分裂。

庞大的星环各个部分的思维内,没有足够的凝聚力,在控制庞大恒星过程中会产生不协调。

在看完远古文明的种种资料记录后:均摘星二号觉得,不要让别人去试了,目前就自己最适合!

事实上,优胜劣汰和战争真理也因为均摘星如此显著的特征,一开始就对其定下了“有神性”的判定。

……

而今天,设施不断地检查均摘星的身体情况,每一寸肌肤都被高能分子工具嵌入,精密机械后面的人工智能都在做着记录备份。均摘星身为自然人的阶段即将终结。

在进入最后拆解前。

躺在金属舱中,均摘星最后看了一眼前方一排界面上的那些熟人们,微笑鼓励道:“没事,已经很多次了。”

在金之星表面工业监控室,站在界面前的白久漾抬起手,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盯着均摘星欲言又止。

而在环带轨道上的铸空婕,则是笑盈盈地看着均摘星,只不过笑着笑着,眼中难掩的不舍。

至于隐生代科研人员,则是在祝福成功中,想问一些事情,却又不好问!

虽然进入恒星注定是不可逆转,但是再生、分体技术让人类生命存在了广义上的衍伸。他们觉得:“未来能不能再重逢呢?”

均摘星是否留下分体,现在不被任何人所知。

目前上层极少数人确定:均摘星基因相同个体,是曹新鸿和澜涛嘉敏收养的均希光。但是那只是高度再生后的,思维全灭的懵懂新个体了。不算均摘星的个体。

均摘星在进入太阳设施前,留有思维意识的的分体到底在哪呢?均摘星一直闭口不说。

根据均摘星曾说过的言论,让人稍稍理解其“隐瞒”自我分体所在个体的原因。

第一、均摘星明确表示:不让另一个拥有相同基因的均四号成长有压力。毕竟出生下来就作为另一个人的影子,被打上了“副”的标签……这是不好的。

第二、均摘星曾感慨:人类在四百岁,和五十岁之前,是两种状态。五十岁再生,自我依旧可以算得上自我。但是400岁再生,自我切掉了思维记忆后,那就不完整了。而现在这个时代背负的光环太多了,那个不完整的我,在当代的光环笼罩下,恐怕难以成长完整。毕竟啊,我性格很皮,是啥礼教都不想在乎的!要模仿你们嘴里那个“伟大的我”,唉!那可多累啊。

上述的理由,推测地非常充分,但是还有一种可能!

这种可能就是——均摘星没有留思维分体。用最辉煌的时刻闪耀于世,实质上选择悄悄地离开。

不少人预感这才是真相。但这——均摘星也没有承认。

……

白色,墙壁发光的走道,终于达到尽头。

均摘星进入了大厅中,踏入了有机溶质,一个个纳米颗粒线条刺入了皮肤,开始了思维转移,以及躯体细胞拆解。

均摘星在一阵空明中,心中缓缓默念道:“这是我最后要做的事情,嗯,我还有别的要做的吗?我——”

良久后,当躯体拆解进入大脑皮层时,均摘星:“接下来的时代,是‘万物霜天竞自由’的时代,不需要任何形式的现世神来领导。自然也不需要,无所事事的我。”

与此同时,纳米机器黏合到了脑部,一个个脑细胞宛如被牵线一样缓缓拆解出来,融入到数百个泳池容积、充满生物电和有机分子的营养液中。这个容器,在两万年前代号为‘生命之海’。风之星科学家一直假设:两万年前庞大海洋中,在诞生生命现象前就存在了量子意识现象,只不过相对于人类大脑,这种意识现象在混沌中有序波动的速度要慢亿倍,而且保留极为困难,只有少数有机分子最终存续了信息,在海水中堆叠,最终才走到了可复制增生的‘显生命’纪元。

在这个溶液中,均摘星的思维结构镶嵌在能量平面上。

最后,要塞核心结构打开了,这一个个结构,将化为光带传送到恒星星环上。笼罩太阳的薄纱,在此刻将有灵魂!

而数秒后。

太阳环带对全星系发出了电波:——现在,人类执掌太阳!

在六分钟后,火之星外轨道太空城发来回应“收到阳光!”

八分钟后,土之星、汲月发来回应“辉耀!”“人类智慧永耀!”

十一分钟后,水之星绝宕要塞发来回应“冰面翠绿!”

十六分钟后,磁云星、碳星外轨道控制层分别回应“生态旺盛!”“砥柱!”

光环星、天蓝星、冰星等一系列的外围大质量星体……

电波一层层向着太阳系边疆扩散,激起人类各个星域的独特寄语。

而一直到数个月后,远方的神之星接受了文明圈的电波,一圈圈光晕从这颗高质量星体表面腾起,构成了肥皂泡沫一样的透明薄膜,薄膜在内部射流不断填补的过程中涟漪不断,好似在颤抖,又似乎是小兔子看到了大老虎一样警觉,可爱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