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归向 > 31.17 对神禁言

八月十四号,回归舰队路过土之星和汲月。

战争虽然结束,交流也再次打通,但是两颗星球之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边界线,双方太空工程泾渭分明

土之星方面彻底进行了星督体系建设,依托大洋上信息网络,以及地热电站设施,开始进行整个星球的能源网络覆盖和信息控制。

求进会战后计划,要求在地表建立六万七千座,六千米高的金字塔形电磁发射基座。这每一个水泥基座,放在一千年前都是了不得的奇观,而现在是安置当下求进会上亿人思的基础建设。

每一个金字塔基座都是量产型太空发射设施,能够完成每年朝着太空运输两亿吨的运输量指标,确保土之星对太空的延展达到绝对控制的地步。

【战前的土之星,是不可能建造这种‘没用’东西的。对当时两百亿人来说,太空开发是人工智能和高层人类才掌握的最先进生产力。地表的凡人只要关心凡事。但是这场存亡战争后,幸存下来的人都清晰地意识到,无论自己起点多低,继续向上学习、工作都是有用的,因为这是生存在星球上的凭证。】

如今土之星让联邦的再镇压变成不可能的事情。未来就算把整个太阳系的舰队调过来也都会被外太空的绝对雷达防御给锁定,第一任土之星星督将是波轮佳特利,他还有几个月就要进行最后的测试,看看能不能驾驭土之星星球防御体系。

尽管月球和土之星在战后都拥有充足的合作诚意,愿意合并太空运载体系,规划两个星球之间的高速通道,愿意共同构建太阳系内最繁荣的行星环带。

这就和人们再怎么友好坦诚,也要穿衣服面对面一样。两颗上进的星球,相互竞争,都积极地拓展工业基建能力和教育能力,确保自己不落后。因为,只有先进程度对等才能真正确保平等。

……

均摘星的舰队路过汲月,土之星赤道附近建成的发射塔,射出了灿烂的粒子束,对均摘星的工程舰队进行质检。

而在舰船上。

均摘星在仿星空的虚拟通讯中转向面前的晖,悠然吩咐:“现在,你该下船了,好好做人。”

晖目视均摘星数秒,叹然劝道:“对神来说,数千年的静默时间很短暂。神不会担心被静默。”

晖心中默念:“但是神会害怕你动摇他们的神格。”

均摘星自信从容道:“但是对人类文明来说,数千年足够了。智慧会在接下来的一千年中辉煌,神之星呢,只要人类度过了这个门槛,今日所谓的神对未来文明的影响,就只是不起眼的小洼了。”

晖:“你知道我是谁?”

‘什么都知道’的均摘星看着她,如常微笑:“你是晖,过去在冰星上陪了我十年的人。”

晖张了张嘴,然而话到嘴边,咽了下去,点头道:“是的,我是晖。”

二十分钟后。

晖乘坐着飞船降落至汲月表面,她和远征军的控制者一起把大引力天体的核心核反应技术递交给汲月一方。

参与到人间剧变中,是神变为人的重要过程。

……

三个小时后,她走下太空舱时,一个年轻的男孩迎向了她。晖看了一下资料,这位是土之星方面在汲月的交流人员,正准备整理稿词时。

这个叫做烈铭的男孩歪了一下头,嘀咕问道:“斯宾娜!?”

晖微微一怔。

烈铭见到叫这个名字,对面答应,吐了一口气说道:“哦,看来她没骗我!”

好一会后,晖明白了,是优胜劣汰在人间的凡体,现在去土之星了;而战争真理的凡体,也就是面前的这个人,被她点名道姓地要求来汲月一趟。

对此呢,晖和烈铭,都对铸空婕这最后把人换来换

去的安排很是无语。

晖:“她叫你来找我,有什么意思吗?”

烈铭双手负在后背,鼻子中喷了一口气后,点评道:“没啥意思,她一直是很神经的,凡躯中的她还多了一份无聊,她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这个情况,她一直是起着关键的主导作用。”

晖抬头看了看宇宙中的太空飞船,喃喃地说道:“主神,也默认了他(均摘星)的举动了吗?”

战争真理抬腔反驳:“什么叫作她默认?”

他此时竖起手指摇了摇,强调道:“她这是叫作识时务!”

然后又指了指均摘星的舰队方向:“这场战争中,那位同志和我,用事实真理让她俯首称臣。”

如此嘴不怂的烈铭,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最后抬头看了看那支继续朝着太阳内圈挺进的舰队,昂扬的神情有所黯淡,叹息道:“可惜了,我终究没保住他(五号)!”

晖安静地在一旁聆听战争真理的自我表达。等到烈铭说完了,缓缓问出自己最担心的事情:“人类将再次俯视神灵,我们将如何调节神格?!”

晖作为非常传统的神灵,在她眼中,均摘星接下来的行动,会很大程度地让神之星的逻辑出现黄昏。过去即将泯灭,她一时间难以适应。

彷徨的她,此时好奇战争真理和优胜劣汰到底在搞什么。

“这两位诞生时间不超过千年,成为主神不超过六百年的年轻神灵,将怎么应对如此巨大的理念崩塌。或许说,压根就没想去应对。”

在传统神灵眼中,新神灵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正常。

果不其然,烈铭说出了让晖愣然发抖的话。

战争真理:“看来你陷入了迷茫,真理通行于宇宙,神格是真理信息的载体,我们能看到的一切现象,都只是真理表达部分信息。神之星上有信息承载优势,故,我们过去一直是在那凝聚神格。而今,人类社会将进入一个更伟大的未来,神格为什么不能存于人间人躯中呢?”

神采飞扬的烈铭,此时和中二没什么区别。抬起手指着神之星的方向道:“旧的思维不妨先睡个几千年,待我在此生机勃勃个数千年,再重返神之星,将点燃诸天神国。”

晖忽略烈铭接下来的传教,直接质疑道:“人间的神格?”

烈铭指了指太空中的实验舰队:“那,不就是吗?尽管无法长存就是了。”说到这,拉着她的手,朝着月心列车站台走去。

烈铭一边招呼一旁浮空滑板停下来,一边说道:“你呢,该想着如何践行自己,而不是斥怨世界,很多伟大的事业等着我们去做!我们依旧是神!自己要相信自己。”

朝气昂扬的烈铭,蹦跳上了花瓣状平台。

晖就这样跟着踏上了另一个花瓣。

不过在半路上,晖想起来一些事,再一次发问:“你刚刚为什么要和我说那些!?我是说,和我解释走出黄昏。我不是你的辅神。”(神对不同源的神并没有导引义务。)

烈铭漠然说道:“既然见面了,那么,一个都不能少。在践行大义上,不可有瑕疵,我和优胜劣汰在这方面已经开始了新的较量。你也尽量跟上吧。”

……

均摘星跃过了土之星,并没有和这里的熟人见面,故铸空婕在土之星表空等了两天。当然白久漾也没有等到均摘星的探望。

因为这是诀别,没必要徒增伤情。不过和波轮佳特利到是进行了特别的通话。

在新天体指挥官学院的测试大厅中,

身着指挥官感应服波轮佳特利,正遏制住心中的种种情绪,看着投影器上的均摘星二号。

此时他有许多话语想要问,但是到了嘴边却又胆怯了。两年前,就在他还在训练进程中的时候,均摘星五号逝

去了,所以他现在面对均摘星二号,颇为害怕,害怕均摘星五号曾经和他保证“星空上的自己依旧记得”是假话。

均摘星是首先微笑,对他说道:“佳特利恭喜你成功,现在,需要你来帮我了。”

波轮佳特利不禁抬头,迅速的点头,而后再问道:“要我做什么?”

均摘星:“作为土之星的第一任星督,带着大家仰望太空,我在太阳那边很怕孤独。”

波轮佳特利被均摘星的幽默不打消了凝滞,嘴角不禁一笑,随后问道:“还有呢?”

均摘星掰了掰手指,似乎想不到其他了,抬头郑重的说道:“你要勇敢,坚强的面对未来。”

四十分钟后。

太空舰队中的均摘星通过广播对土之星和汲月的人深度解释了一下自己行为的意义:

两万年四千年前,曾经被认为毁灭了上一代超级文明的灾难,其实只是毁灭了土之星、火之星、水之星坐顺风车爬升上来的科技工业积累。

引力武器摧毁了太空中的设施,而大星体有稳定的引力场,上面的生命都只是遭到了潮汐轻微影响。毕竟在原子外,电磁力占据主导,遗传物质的复制和代谢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唯一最受影响的是高能生命,体内重核元素反应紊乱。

碳星地质层上就有这次大灾难的遗迹,所有六级以上的高能兽全灭,尸横遍野!直到一千年后才有更高级别的高能兽进化出来。至于土之星?旧魔法彻底陨落,非常低能的新魔法也就是在那个事件后才兴起。

当然无论人类选择怎么发展,最重要的一点,是杜绝不能和自己一起劳动、探索的存在的信息干扰。

均摘星:“神的错误不是高高在上。尽管他们在知识体系上很先进,但是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交流、共鸣,而是习惯用一种正确来约束我们。故,必须给予他们禁言,让他们安静一个纪元。容我们自己求知,探索一段时间后,再去找他们。或许,让他们愿意变成我们……”

……

12月12日。

经过在公转轨道上一系列复杂的减速过程,舰队稳定进入金之星的引力场。

舰队蓝色的粒子助推器停止了喷射,在轨道上空自然运动。

一个个太空舱在金之星上空展开,这些金属体开始瞄准地面落点入射,前方弹出了由高能纳米材料构成的缓冲器。

在即将降落到金之星表面时,缓冲器纳米能量网撑开了一层层金属带。这是螺旋面结构,一共撑起了足足三万米长。

这是一种前卫太空舱减速技术。

这就类似于一个超长的弹簧,利用纳米颗粒的电磁能量,在螺旋面最后接触地面时骤然压缩下,让尾部的太空舱,用一种较为和缓的方式减速,冲击力全部蓄积在纳米颗粒之间的电磁场中。

这种登陆技术储备,早在49年的时候,均摘星原体就在磁云星上研发了。当时搞这个技术,还是出于军事目的。也就是怎么在汲月这类没有大气层缓冲的星球快速降落。传统的火箭反推设计,太过臃肿。看看能不能用新技术解决。

当时的均摘星原体:“我就设计设计,实验实验,总结总结,你看,其实没真的要突进汲月啦。”

言归正传。

这个技术没有用在汲月上面,但是用在了金之星表面登陆上。

在太空战舰中,重核子燃烧物质在直径八十米的太空舱内启动,完成奇异夸克源头点火。这种高能物质,在没有足量物质供应的情况下,会快速熄灭。

故,缓慢降落在星球表面,然后再装配地表工厂显然是不行的。必须在地表先构建一个深井,然后火种物质快速打入这个井中,在二十秒内完成减速,然后对接地表工厂的物质供应。完成火种保存。

技术难度非常大,第一波投送过程中,百分之七十的“火种”全部熄灭了,其中还有两个投放舱没有进入深井,直接撞击到表面:金属约束舱瞬间解体,内部被约束的火种(高能物质)裂解,在金之星表面腾起了当量三千吨规模的核爆冲击波。

投送意外导致的爆炸场面,让当代某些技术人员兴致盎然地假设,是不是能用这个技术研发成一种新的歼星弹头。

有了第一波的投放经验。

第二波的投放成功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顶着长长能量弹簧的投放舱,精准地命中金星表,那直径一千米,宛如辐轮中轴的井口。

随着投放舱插入,井口中磁反应设施对入射舱减速,所弹射电离云,可以让太空上观察者看到地面星光闪烁。

在总控制大厅中,可用的火种区域依次点亮,金之星的表面逐渐亮了起来。

12月20日,均摘星宣布:“金之星火种部署完毕。”

轨道上数万名工作人员在相互庆祝后,开始进行下一个步骤。——那就是让金之星扬起‘轻纱’,再罩一次太阳。

……

金之星表面充斥着两万年前的雕琢。

圆弧大地的表面,坑道排列非常规整,这些是上一代文明留下的。

当年的文明,控制恒星的材料也就来源于金之星,也开采过这个行星。而在金之星表面甚至还有一些方块基座的土丘,这和当今土之星预备建造的金字塔发射结构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没有维护,内部电磁结构撑不起庞大的建筑重力,只能倒塌。

金之星表面残垣断壁,那么当年那个包裹恒星的结构,又在今日何处?

那种人造物,是无法长久存在于太空中的。当引力爆发时,那个结构就已经碎裂了,而随后在太阳射线灼烧下,会粉碎成宇宙尘埃。

最后由于大行星能够清空轨道上物质,这些物质最终又落回了金之星,形成了金之星表面大量粉末状态的土壤层。这种土壤层在引力上万年作用下被压实,形成了‘脆脆’金属质页岩。

而这些沉积层也很好地为那个时代设备进行了保留,一个个大型机械,宛如化石一样在金之星存留至今。

联邦其实在几百年前就知晓上一代文明是如何击退神祇。但是知晓,并不代表就有决心能执行。

测绘恒星需要庞大的工作量。对各个节点的物质量子态的调节,也需要十亿次的实验。而那时联邦无法用合适道义完成动员,去执行这么庞大的工作量。

三十年前,土之星上连动员平民脱离摇篮享乐,建设海洋都做不到。自然也做不到动员顶端人员对神灵抵天一击。

撬动恒星引力不仅仅需要奉献,还需要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