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霍少宠妻超高调 > 第304章回国,和谢清歌交锋

尚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看中了你的能力,也对,你名气大。”

助理小心翼翼道:“陆小姐,霍总说,这件礼服事关重大,希望您可以飞往C国与他商量细节,酬劳霍总会十倍给您。”

叶时笙有些一言难尽。

霍庭川这是在做什么?她都放下了……

他却一定要以这种姿态出现?

让她这个前妻去给现任霍太太设计礼服?呵。

叶时笙别开眼:“抱歉,我不去,霍总如果不满意,那是我们工作室才疏学浅,这个单子我们不接了。”

助理万万没想到叶时笙放弃了这个单子。

他知道陆家不差钱,陆家小姐开工作室大约也就是玩玩。

但设计礼服对叶时笙来说不是难事,她上个月给西欧那边某位王妃设计婚纱,也飞了好几趟,怎么到了霍总这里,就嫌麻烦了?

而且霍总给的价格,真的不低……

叶时笙的态度却很坚决。

结果霍庭川似乎铁了心要她回国去做设计,他们工作室有个项目迟迟拿不下来,那边的人却因为霍庭川的一句话,指名将这个项目给了叶时笙的工作室。

于情于理,她都该感谢霍庭川。

叶时笙回了国。

无所谓原不原谅,她这些年都没怎么想起霍庭川,陆霆说的对,她是个很无情的人,一旦放下,就什么都不会再想了。

替现任霍太太设计礼服,没有难过,只有些许尴尬。

但是那种尴尬在十倍的天价酬劳之下显得不那么重要,叶时笙对前来接机的白渊微笑点头:“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白渊在路上想了许久话,他该道歉,他错信了谢清歌,他应该跪地和少夫人认错,然后求少夫人看看他家少爷一眼。

却没想到,叶时笙这么平常,对他点头致意,然后说一句‘是你啊’。

一同来的人惊讶道:“笙,你和白渊助理是旧识?”

叶时笙语气平常,“是啊,三年没见了,我离开安城的时候才不到二十二呢。”

说完她看向白渊,一一介绍一同前来的设计团队。

白渊心里咯噔一声,完了,他们家少爷估计要心态爆炸了。

少夫人这哪里是怪罪他……

她根本,就是将他们当成陌生人……

不,不是陌生人。

若真是陌生人,那到还好,一个人想忘记另一个人的时候,不理会是最好的办法,若少夫人将少爷当成陌生人,那么少爷还能自我安慰——是少夫人太想忘记他却忘不掉,所以才会将他视为陌生人,装成从未认识。

可偏偏,叶时笙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甚至有些惊讶的说‘是你啊,好久不见’,她心无芥蒂的为朋友介绍白渊这个人。

让白渊知道,从前无论少爷做了什么,少夫人都不在意了。

她放下了。

一行人先去了酒店放行李,然后就被带到了霍凌国际。

叶时笙听见身后有人在低声交谈:“霍总要给霍太太设计礼服?一件礼服弄的这么夸张吗?”

“你管他呢,反正他给钱,我们笙姐拿钱,怎么想都赚了。”

“我知道啊,可我总感觉不对劲……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羡慕霍太太啊,有一个这么爱她的丈夫……”

叶时笙冷笑,羡慕?爱她?

算了吧。

如今这份爱不知道给了谁,是谢清歌么?

果不其然,她在转角遇到了谢清歌。

叶时笙不怨霍庭川了,但不代表她不恨这个女人。

他和霍庭川的未来怎么样那是他们的事,凭什么谢清歌插了一脚,差点害死她,而如今谢清歌还能这样出现在霍凌国际?!

霍庭川这些年,就从来不觉得谢清歌做错了什么吗?!

是啊,她可是霍庭川的救命恩人,一个离婚的前妻和救命恩人哪个重要,她都明白,霍庭川怎么会不明白。

“时笙?没想到这次的设计师是你啊。”

谢清歌在看到她的那瞬间,只觉得这女人阴魂不散,她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

不,她不能让叶时笙和霍庭川见面!

谢清歌咬了咬牙,忽然温柔道:“你回国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和庭川该给你摆个接风宴的。”

身后众人大吃一惊,这个女人称呼霍总为‘庭川’,还和陆笙认识,莫非陆笙和霍庭川也是旧识,所以才指名让她设计?

谢清歌微微笑道:“时笙,你知道这次你回来,是给谁设计礼服么?”

叶时笙看向她,微微挑眉。

这些年她一直不想计较当年的事,一开始是她刻意去遗忘,后来是真的太忙了。

可是谢清歌自己跳到她面前,那就怪不得她了!

叶时笙轻飘飘的开口:“不知道,反正不是你。”

谢清歌脸色一僵,“时笙,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时笙垂眸,扫过谢清歌空无一物的手指,若她真的是霍太太,或者霍庭川的未婚妻,她早就戴上戒指显摆了。

之所以不敢明说,不敢戴戒指,是因为她还不是。

叶时笙轻笑:“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挺感慨的,没想到都三年了,谢小姐还没成功上位。哦对了,谢小姐离我远一点,无论你是不是霍太太,无论这礼服是不是给你设计的,我都不想和你有除了生意方面之外的交集。”

场面一时间冷了下去,几个霍凌国际的工作人员简直要吓死。

谢清歌就是板上钉钉的霍太太啊……什么叫做上位了三年?她是小三吗?

可是,可是她一直都是以霍太太自称的!

谢清歌气的浑身发抖,这个女人都过了三年了,还是这么牙尖嘴利!

很好,以前她仗着自己是霍太太欺负人,现在叶时笙都和霍庭川离婚了,她没资格说她是小三了!

谢清歌忍住怒气:“时笙,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你侮辱了我,请你给我道歉。”

“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叶时笙笑了,“我说你谢小姐三年前当着霍太太的面勾引霍庭川,结果三年之后还没成功的小三上位,真是苦了你了。”

叶时笙问:“现在,你听懂我在说什么了吗?”

【作者题外话】: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