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狂医凰妃 > 第213章惊艳出场

尤其她还发现,这比赛到了最后,慕千璃竟然都没人登台,按理说慕家这样的世家,随便找个位份低的后妃作为推荐,将这场献艺糊弄过去不成问题。

现下不登台,难道说真的要到最后跟那些舞娘一起上场。

不过一瞬间,花皇后多半也明白过来了,这个慕千璃多半跟她一样被人背后捅了一刀。

“陛下,这中秋夜宴年年办,百花榜年年出,可每年来来去去就那么多人,琴棋书画只怕大家都看腻歪了,今年恰逢北漠来使、容世子平安而归,陛下又得北堂家这一贤臣,如此高兴的日子,自然得来点不一样。千璃这丫头是个有意思的人,就连臣妾都不知道她待会儿要做出什么惊艳之举,指不定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大惊喜,陛下难道就不好奇吗?”

花皇后这一番说辞,完全是将深宫宫斗技术和职场升级拍领导马屁技术完美融合在一起,既将南帝吹捧的心花怒放,又勾起了南帝的好奇心。

“皇后说的有理,朕也很好奇,慕家这丫头能给朕带来什么惊喜。”

“怕只怕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如妃掩唇轻笑,“臣妾可没忘了往年的百花宴,她都是被轰下台的。”

“这才是乐趣所在。古有彩衣娱亲,现有千璃献艺,皇后娘娘只怕也是出于这等目的,才打算出奇制胜,咱们还是耐下心,好好等着才是。”

荣贵妃不像如妃那么直接,可将慕千璃登台献艺跟彩衣娱亲画上等号,不就等人告诉众人,慕千璃登台当小丑,博众人一笑的。

花皇后冷眼看向这二人,她们现在在笑,但她相信,很快她们就笑不出来了。

而此时,慕千璃已经在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带领下来到后台。

经过大宫女连翘的一番解释,慕千璃算是明白事情始末。

“慕家妹妹,真是对不住,是我太不小心,着了贼人的道儿,害的你临时被抓上台,也害的姑母被荣贵妃等人嘲笑。”

开口的是定国侯的十六姑娘花清屏,此时小脸苍白着,虚脱的躺在软榻之上,捂着肚子,时不时冒冷汗。

“这事儿不能怪清屏姐姐,要怪只能怪那些人太狡猾了,竟然在定国侯府时对乳娘下手。”南宫媛儿红着眼,满脸悲愤,“慕姐姐,这些人真的是太卑鄙了,每年都来这一套,去年也是这样,害的母后颜面尽失,还被父皇责备一番。”

“一个小小的比赛而已,至于吗?”慕千璃明显不以为然。

“后宫之中就没有小事。每年的百花榜花王都能向父皇求一个恩典,去年的花王也就是你那个妹妹慕千雪,她就是一举夺下榜首,然后求了父皇给她和六皇兄赐婚的。”

慕千璃一愣,竟不知这退婚的事中间还有这等曲折。

换言之,如果她得了花王,南帝就再也没有理由拒绝她先前的请求了。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今年荣贵妃又耍阴招,还钻了规则的空子,今年的花王定然是慕千蕊。我听说这个慕千蕊爱慕容世子,只怕待会儿求恩典时必然是这个。”

花清屏叹息一声,事已至此,她已经无力再做任何事了。

关于慕千璃,她也是清楚的,爷爷说她是个妙人,小十七似乎对她也是推崇的很,但是男人的关注点和女人的关注点不一样,只希望她待会儿上台至少完整的坚持到表演结束。

“她们倒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可惜了。”慕千璃没说话,但是注定她们的计划要落空。

接下来慕千璃给花清屏简单做了一下治疗,缓解了她的痛苦。

而后,对着一旁嗑瓜子的水灵儿招呼一声:“别吃了,该我们上场了。”

水灵儿手上的瓜子花生一丢,整个人瞬间热血沸腾起来。

慕千璃一早就知道这所谓的百花宴有猫腻,又怎么会真的什么准备都不做。

换上定制的舞衣,在南宫媛儿一群惊艳的目光下,与女扮男装,身穿燕尾服的佐罗战士水灵儿走向了舞台。

他们一出场,浓浓的异域风格扑面而来,同时也让众人皱起了眉头。

“这什么打扮,胳膊腿儿全在外面,太伤风败俗了。”荣贵妃拧着眉心,盯着舞台之上,穿着小香风齐膝小礼服的慕千璃,面上难掩嫌恶。

花皇后脸色也微微变了变,不过慕千璃是她极力推荐的,这时候她怎么也不能拆她的台。

“这莫非是西域人的打扮?本宫在九州录上曾看到过来,西域边陲地带,有人便是穿成这样,想来这慕千璃定是看到这些,想给我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表演,陛下不如先看看再说。”

“确实,西域有些小的部落穿着打扮就是跟咱们不一样。”南帝点头,一挥手,示意慕千璃可以开始了。

丝竹之声起,不是愁肠百结,缓慢如溪水潺潺的调调,而是从未听闻过,瞬间勾起身体律动的快节奏音乐。

这是现代舞曲。

今日,慕千璃就是要在这舞台上跳一曲热情奔放的探戈。

众人本是带着不屑挑剔的眼光去看,结果音乐一起,立刻感觉到身体跟随着震荡起来。

无精打采的众人瞬间来了兴趣,齐刷刷看了过去。

慕千璃一个起舞,只一个简单的动作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至此一直到舞蹈结束,众人都沉浸其中,恍然未觉时间流逝。

探戈有一种神奇的魅力,勾魂。

要想勾人魂,必先释放自己的灵魂。

因此,前半段,是舞者对自己灵魂的献祭,后半段是拉着自己的战利品,勾着看客灵魂,上天入地,抵死缠绵。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洋溢着热情奔放和性感,她是打破对传统舞蹈的认知,是在挑战身体的极限。

旋转时,像羽毛轻盈,飞跃时,似插上翅膀,她就像是一个向往着自由的囚徒,拼命的飞跃高空,可每一次都被一只手拉了回来。

一会儿分,一会儿和,有人说跳探戈就像是在谈一场恋爱,开始时的一见钟情,热恋时的放纵欢愉,争吵时的歇斯底里,甜蜜,挣扎,放松,男与女,爱和X……化作疾风骤雨般的舞蹈,飞旋,舞动。

热血在沸腾,灵魂在歌唱,这一刻,我们撕下虚伪的外衣,在人前展露着最真实的自己,我们爱上自己的残缺,我们爱上自己内心的阴暗,我们一步步成为了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