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59、绑架

冯孝州按着姜大牙给的地址,开着车将近1个半小时,才到了约定的地点。是天府市新东区一处废弃工厂中,一栋未竣工的办公楼。十多年前由于陕川高速铁路的连通,新东区作为这条高铁路线上的一个停经小站,让原来的县**,看到了这一地区快速发展的机遇。和全国一样,这就是乡村城市化的最好时机。经各级**批准,把行政县变成区。由区**规划建立产业开发新区。区领导大手一挥,先在放马镇建立“放马镇物流开发新区”,利用地理优势吸引企业入住开发区,**给各种政策优惠。一时间**集资,开发商贷款,几十个亿的投资下去,起初的建设也是搞得热火朝天。在**的大力宣传,和招商部门在两年的努力下,只招来了寥寥几个夕阳产业的工厂。别说什么实现税收、安排就业,这几个企业能苟延残喘就不错了。人家能来,还是主要看中,这新区头几年的免税政策和免费的场地。几年后区**又换了领导班子,这放马镇的企业也都经营不下去,关门倒闭了。新领导班子自然不会接手这个烂摊子,这方圆十几公里的开发新区,也就成了无人问津的荒废新区,四处废弃的楼宇、厂房、仓库、道路。晴天是孤垒荒亭、荒烟蔓草;阴雨天蛮烟瘴雾、雨井烟垣,到了晚上更是阴风回荡,阴森诡异,这里成了繁华闹市边缘的无人区。

山狗冯孝州在两侧荒草丛生,地面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一转弯,把车开进了这荒废区域中心地区的一个废弃的大院。里面有一座四面透风的五层废楼,把车停在楼下仰头一看,有三个人已经站在二楼檐边,向下观望着他。他关上车门,进了废楼,从残破的水泥楼梯上了二楼。走到三人面前,三个人都喊了声“山狗”。冯孝州见跟他有过节的乌棒,都主动张了口,他也喊了声“棒哥,镖哥,大牙。”在道上混为了干大事,有时也需要一笑泯恩仇的气度。三个人各自找了几块砖头、水泥块,扑了扑灰尘,围坐一起姜大牙先开了口:“这次的活,我们三个已经没问题,山狗,事情干成主家一共给这个数,咱们四人打平!”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又把那只手的拇指扣在小指上。山狗看了眼睛瞪大、又惊又喜,“这么多?就只是运两个肉票,一人就给500万?这会不会有什么坑啊?”

“山狗,要不说你没见过世面,人家那才是干大事的人,你知道他要绑的是什么人,跨过公司大老板的一双儿女,人家那票费都是奔几亿去的,美币啊!咱这点算个球!”姜大牙一脸讥笑的说道。“是吧,棒哥,镖哥?”他又看向另两个同伙问道

“山狗,我们也不瞒你,我们三个都已经收了主家的100万定钱,收了钱就要把活干好,富贵险中求,干完这一票,我老镖就不再趟这些黑水了。”旁边年纪最大的老镖说道。

“没骗你吧!”姜大牙一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借据,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你只要起个誓答应做,马上转钱,烧借据!就看你的了!”

“草,做了,我TM要是放黄,让我五雷轰顶,永不超生!”冯孝州一咬牙

“拿去,等着信息!”姜大牙一甩手,借据飞到山狗面前,山狗一把抄住,从兜里掏出烟来每人发了一只,自己也点上,然后看了眼借据,用打火机点燃,眯着眼看着姜大牙。不一会5条信息,一共50万到了他的账上。

“好!主家够大方,够仗义,咱们下一步怎么干?”山狗一直腰问道

“我先去和小铲儿那搞辆面包车,你们哥三去劫一辆燕东快递的送货面包,开到小铲儿那,让他照着样子喷完车,就放人和车走。我会准备好三个硬纸箱和小车,车钱封口费都算我的,怎么样够仗义吧?对了留下他一套工作服,到笨鸣那照着做五套!也算我的!这些事三天内必须干完,后面的事就等主家安排了!”三个人说声好,就分头行动去了。

三天的时间,四个人已经把

车子和衣服都准备好了。第四天也就是周六上午,姜大牙接到了主家的电话,让他们换好衣服下午4半点,到约定地点去碰面。四个人换上了燕东快递的工作服和帽子,留下一套中等身材的给接头人,开着假造的快递面包车,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等了每到十分钟,看见一个白头发的半大老头,穿着一身淡灰色休闲运动服,不紧不慢的走向了他们。这个人微笑冲开车的姜大牙点点头,然后上了面包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大家就都知道,这位就是主家派出的硬手。“就他一个?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这老头一脸的和蔼可亲,慈眉善目,说气话来和颜悦色,客客气气”四个人都很意外!

“辛苦了几位小兄弟儿,这次的事全靠几位帮忙,等干完了活,咱们一起喝几杯,交个朋友,老哥哥我叫鹤远翔,在美利坚呆了几十年,国内也没什么朋友!”鹤旺庭脸上带着平易近人的微笑。转过身子跟这四个人寒暄着!

“鹤大哥您客气,都是您老板照顾我们,我叫姜育东,大哥您叫我姜大牙就行,这是老镖,这位是乌棒,这位是山狗,都是自己弟兄,办事情靠实的很!等咱们哥几个把这件事抹合好,后面您再有活,找到哥几个,绝对义不容辞!”姜大牙直拍胸脯。

三个人见主家的高手很好说话,一路上也是谈笑风生。5点左右,他们到了丰谷小区附近。在小区正门外100多米的路边停下了车。鹤旺庭远远的观察着小区院门口。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附近监视着小区门口,发现安瑞出行的时间十分规律。早上7点40分左右出门,晚上5点 20分左右回小区。只是其中两天带着安小琪和那个老保镖,其他时间,安小琪都带着那个老保镖白天出门,很早就回来了。在安瑞回来之后,从没出过门。

时间到了5点20分左右,安瑞的身影小跑进了小区。鹤旺庭眯着眼睛,转身看着周围的四个同伙,伸出一只手说道:“几位小兄弟,咱们这是第一次合作,先小人后君子,哥几个把手机交给我,到了地方,我还给兄弟们,不是信不过大家,这也是做事的规矩,对吧?”姜大牙马上掏出手机:“应该的,应该的,咱是第一次,肯定安规矩办事,给”其他三人也交出了手机。鹤旺庭把手机放到自己的包里,然后到车厢里换好了工作服说了声“走”姜大牙打着火就开进了小区。小区门口的保安只询问了给那家送货,坐在副驾驶的鹤旺庭,拿出个假快递单子,报出了具体楼号房号,保安就直接放行了。车子开进了地下停车场,留下司机姜大牙,四个人下车用小拖车拉着三个空箱子,就上了5号楼的电梯。

安瑞每天到家,还是一如既往的趴在沙发上抱怨几分钟,然后就去打扫房间。这几天安小琪也主动帮他打扫,老卡则是准备晚饭,和煲药浴用的华夏药汤。三个人正在屋里忙碌,突然听见门铃声。安小琪没什么感觉,老卡和安瑞都心生警兆,来这里一个多月,除了郑爽上次接安小琪去玩的时候来过这里,再没人拜访过他们。安小琪要去开门,老卡叫停了她,然后让兄妹两靠后,自己走到门口通过门镜看向外面。看到外面两个穿蓝色工作服,带着蓝帽子的人低着头,正在按门铃。他回头让兄妹两再靠后,然后问道:“什么事?”“快递!”门口的人答道!“这里没叫过快递!”老卡说道

“咦!这里不是丰谷小区5栋802吗?一位叫阿…瑞…斯.安…德森的客人订的货?”外面的人仍然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白纸,就像在看快递单子上的地址。

老卡回头疑惑的看着安瑞,安瑞摇摇头,表示自己没订过什么货。老卡又看向外面,发现所谓的快递员身后,确实有两个摞在一起的大纸箱。“难道是老安德森送来的什么东西?或者是刘老板?”他仗着艺高人胆大,就打开了房门。

可就在他刚打开把房门打开条缝隙,突然觉得一股大力从门上传来,他知道

不好,猛然双手运力想推回房门,但是发觉门上传来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住,门上的力量把他顶着倒退,房门大开。那个身穿蓝色快递服,头戴蓝色帽子的人,一脸冷笑的站在了门口。老卡大喊:“不好!安瑞快给裘先生打电话。”他大惊失色,知道遇到可怕至极的高手了,这个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也许跟裘先生都不相上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强者?正在这时之见蓝影一晃,就到了他身前,老卡身形爆退,已经靠到了墙上,那人一抬手右手,伸出两指插向他双眼,老卡急忙摆头想躲,同时抬右手想往外推挡,可就在这时他觉得右臂被抓住右臂剧痛,的同时左腿也传来剧痛,只听“咔,咔”两声,他知道自己的左腿和右臂都断了,无法控制的摔倒在地,然后脑后一疼就没了知觉。安瑞和安小琪傻在那里,还没等掏出手机来,就见眼前蓝影一晃,就都失去了知觉。鹤旺庭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人“哼哼”一笑,对门口说了声“都进来吧,把们关上,干活了”

四个人把老卡和兄妹两人的手脚用胶带绑好,嘴里塞进软布,再用胶带封住,然后装进硬纸箱,分三次,把肉票运上了面包车之后,五个人开上车就出地库。离开了丰谷小区。当时站在鹤旺庭身后的乌棒,看到了他出手全过程,惊了个荡魂摄魄,瞠目结舌。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老头,居然有如此恐怖的身手,他相信这老头,一个指头就能搓死他们四个人。剩下三个人觉得事情顺利,等到了地方就可以拿到钱,大赚一笔,心情都很舒畅,一路上说说笑笑,对鹤旺庭满口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