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57、相约游玩

安小琪这一上午过得有些无聊,最后帮老卡做午饭还稍微有些有些意思。到了11点半,安瑞和裘四海从健身室出来,安瑞已经是大汉淋漓。他慢慢的喝了一些水后,裘四海让他休息半个小时,12点左右开饭。到了饭点安瑞已经是饥饿难耐,老卡给两个保姆留了菜,然后4个人在餐厅吃午饭。两个保姆在厨房的餐桌上用餐。安小琪发现哥哥可真能吃,应该是上午消耗太大了。她发现裘四海一直比较安静,别人不跟他说话,他也不会主动跟人交谈。按理说作为客人,主人应该主动询问自己的一些情况。而裘四海只是简单的说一些“别客气,尽量多吃”这些客套话,其他时间就是闷头吃饭,而且饭量也是大的出奇。她想主动跟裘四海说说话,却又有些不敢。裘四海看着虽然普通,但是被哥哥和老卡描述的神乎其神,还有就是裘四海太过安静,让人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吃过饭,裘四又跑到楼,上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老卡在看新闻,而安瑞就躺在健身室的地上的垫子上休息。安小琪盘腿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一脸痛苦的哥哥,心疼的说道:“阿瑞斯,你这一个多月每天都这样吗?现在什么感觉?”“我感觉能有顿饱饭吃,能舒舒服服的在床上睡觉,就已经是天堂了!”安瑞迷迷糊糊的回答。安小琪知道哥哥要休息,就没在打扰他,自己跑到沙发上看手机。

到了两点裘四海又从楼上下来,直接走进健身室,正要关门,安小琪突然说道:“裘先生,我能看看哥哥的训练吗?”她看到裘四海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好吧!你可以坐在卧推板那里看。”这时老卡严肃的说道:“只能看,无论你看到阿瑞斯在经历什么,不能说话不能干预,这是规矩!”安小琪点了点头,就走进健身室,一脸同情的看着哥哥,然后坐到了墙边的卧推板上。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有些忍无可忍。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看到自己的哥哥被击倒了无数次,裘四海只是侧身站在那里,要么出掌,要么出腿,每一击都会让哥哥避无可避的摔倒,同时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而且还严厉的呵斥哥哥快些起来,起的慢了,还会在哥哥身上踢上一脚。她发现哥哥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但裘四海就像没看到一样,依然一脸平静的击打着哥哥。“这哪是训练啊?分明是虐待,他在虐打哥哥!”她心疼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是由于老卡的提醒,开始她不敢说话,但看着哥哥一次次被击倒,又一次次满脸痛苦的爬起来,她心痛如绞。最后她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跑到刚刚摔倒的哥哥身边,扶起了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还在咬牙起身的安瑞。“对不起!裘先生,你这是在训练阿瑞斯吗?我觉得你这是在凌虐他。哪会有这种的训练方式!”安小琪气愤的看着裘四海。她突然看见裘四海眼中闪,出一丝愠怒,如同一道寒光,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寒战。不过她发现裘四海的脸色,很快缓和下来,变得有些无奈“对不起,小琪,你还是出去吧!”安小琪正要说话时,健身室的门被推开,老卡跑了进来,一脸着急的拉住她说道:“瑞琪儿,快出来,不要捣乱,你这样是坏了规矩,等于害了你哥哥!”这时安瑞也吃力的说道:“瑞琪儿你快出去,我没事,不要影响我训练!”这时老卡用力的把安小琪拉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然后把她按坐在沙发上。这时安小琪已经流出了眼泪,她抬着泪眼对老卡说道;“为什么,阿瑞斯为什么要承受这种羞辱和痛苦。”“羞辱?痛苦?哎!今天不该让你来啊,你不明白阿瑞斯有多幸运,在接受什么人的指导和磨练,摔几个跟头就是虐待了?他现在吃的苦,比我当年练武时的万分之一都没到,更别提裘先生了!”老卡带着责备的表情。“什么?练武这么难吗?需要经历这种折磨?”安小琪止住了眼泪,用蓝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老卡。老卡长叹一声,转回沙发边上坐了下去“习武难啊!如果你只想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少生疾病,会简单

很多。但是要与人竞技,甚至要自保杀敌,那可不是一般的难,俗话说‘要想打人先学挨打’就是这个道理,裘先生能亲自训练阿瑞斯,那是他的万幸啊。虐待?裘先生要真想让阿瑞斯痛苦,只需戳他一指头,就能让他终生残疾,何必耗时耗力的在这里陪着他。以裘先生的功力,想控制好不伤阿瑞斯,那才是真的难啊!”安小琪这才好像明白了一点。还是有些替哥哥委屈。“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一定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吗?”老卡摇摇头:“没有,再说这叫什么残忍,等敌人对你残忍时,那才是真残忍,那就不是摔几下那么简单了。你今天坏了规矩,如果换做别人,也许就不会再教阿瑞斯了,但是裘先生为人宽和,应该不会计较。瑞琪儿,你无法想象,能让裘先生这种强者亲手指导,是多么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你以后可不要再这么幼稚了!”

安小琪慢慢平复了心情,她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有些鲁莽,不过现在健身室里已经没再发出摔倒的声音。隐隐有说话声,她估计哥哥应该是被折磨到时间了。果然门一开,安瑞跟快散架了一样,晃出来一头扎到沙发上,半跪半趴。只听裘四海说了声:“这次休息半小时”然后就上楼了,没想到趴在那里的安瑞,居然干净利索道:“好嘞师傅!”然后继续趴着装死。老卡笑着说道:“明白你师傅这么做的意图了?”“嗯!明白了!”似乎心情很愉快。安小琪坐在旁边说道:“阿瑞斯,裘先生没生我气吧?我刚才太冲动了。”安瑞仍然趴在那歪着嘴说:“不会,师傅人很好,不会跟你计较,毕竟在他眼里你是个小孩,而且你心疼我,他也明白!”“谁是小孩?那就好,别影响你就行!”安小琪这才放下心来。

半个小时后,裘四海对安瑞的训练时没有关门。安小琪不时看向里面,发现哥哥在后1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分别做了两种类似于太极拳的体操,还有就是跳绳,最后就时拉筋。安瑞在哪里龇牙咧嘴拉着,安小琪学过芭蕾舞,体会过那种感受,也就全当视而不见了。

训练快结束时,房门突然一响,安小琪转头看过去,发现一个和自己一样年轻,漂亮到出奇的女孩开门进来,当这个女孩向老卡点头示意,叫了声“张叔”。之后再看向自己时,则眼中一亮。安小琪觉得这个女孩太美了,比她见过的所有女孩都美,哥哥之前那些女友,跟她相比也是差了不少。虽然她只是穿了套比较宽松的休闲式运动服,但东方女子独有的那种,清雅灵秀的韵味无法遮挡。在配上般般入画的面容,让她想到了神话里的精灵和仙子。这时老卡急忙介绍:“小爽,这是安瑞的妹妹安小琪,今天来看安瑞的训练。瑞琪儿,这是郑爽,裘先生的夫人,安瑞的师母,不过你们年轻人,不必那么恪守旧理,小爽比你大两岁,你叫她郑姐或小爽姐就好!”郑爽换鞋进去,大方的拉住了安小琪的手说道:“小琪妹妹,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漂亮到让我吃惊的女孩,欢迎你常来玩,刚到天府吧?”安小琪感受到她的亲切热诚,心中喜欢:“是啊!小爽姐,我前天刚到的,你也一样美得让我以为见到了仙女。你这是还在上学吗?”她很善于观察,感觉郑爽背后沉甸甸的背包里,面应该是书。没等郑爽回答,健身室里面的裘四海,走了出来说道:“小爽,今天怎么早回来了?”一边说,一边伸手帮郑爽拿下了书包。这时安小琪发现裘四海像变了个人,他看郑爽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声音也变得柔和,双目充满着温情。她发现郑爽看裘四海时,本来就美丽的外表,又仿佛镀上了一层莹玉的光晕。让站在旁边的她,都能感受到一丝情意的涌动。“今天功课少,做得快,就想早点回来”郑爽眼睛对裘四海眨了眨,带着些娇憨。“这就是爱吗?两个人这么大年龄差距,而且已经结婚了,但那种相互渴望的情绪,连外人都能感受得到!”安小琪若有所思。“师娘,你越来越漂亮了,难怪师傅在折磨我的

时候老走神,肯定是想你想的,我得感谢你,让我每天都能少受一点苦!”安瑞一边压腿,一边断断续续的喊道。“哦?是吗?再加10分钟”裘四海都没回头,微笑的说道。“哎呀!真是语多必失,古人诚不欺我啊!”安瑞惨呼一声。

裘四海放好郑爽的书包,回去继续监督安瑞,这两个漂亮女孩则坐在一起聊天,20多分钟后,安瑞终于结束的痛苦的压腿,裘四海让他平躺在地上休息一会,然后出来对老卡说:“今天,他身上会有些摔倒多次累积的淤青,你的药浴正好能帮他消除。其实我也在想用什么辅助办法,帮他快速恢复,不然这种训练只能每周做一次,那他进步的速度可就慢的多了!”老卡说:“我准备了一个月的药量,应该能让他的身体强度,达到不再产生跌淤的程度。”裘四海冲他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有一种相互意会的意思。而郑爽这边,已经和安小琪约好,周末一起到天府市区和周边的景点游玩。郑爽还说,她有一个同学也是好姐妹,如果愿意可以三个人一起。安小琪当然高兴,她刚到这里又没什么朋友,能这么快就结识两个朋友,以后也不会太孤单。而就在她们周末乐乐陶陶的游玩时,安小琪在ATM机上的一次提款,给自己和哥哥,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