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50、智勇双全的林清秋

林清秋当天晚上跑回了宿舍,全身战栗,如惊弓之鸟。没理同宿舍的同学的询问,躺在床上蒙上被子,如同大病一场。当晚他昏昏沉沉的睡去,第二天一早清醒的时候,房间里的三个同学都已经去上课了。他坐在床边发愣,忽然又觉得胸口隐隐作痛,急忙解开衬衫,发现自己胸膛的皮肤上,有5个黑红色的指印。“这是…皮下出血!”这一下他恍然大悟,如释重负。他可以确定,昨晚袭击他的不是什么鬼怪,一定是人,是一个武功高手。

“好狠啊!”林清秋暗自咬牙切齿。“刘镇江你这个王八蛋,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恐吓我,我一定让你后悔!我不但要夺回郑爽,我还要让你身败名裂!”他在这里按下决心。此刻刘镇江正在开车,突然“啊涕,啊涕”打了两个喷嚏“我最近没招谁惹谁了啊?”刘镇江莫名其妙。

林清秋误把刘镇江当成了情敌和仇人,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报复刘镇江和抢回郑爽。他明白,现在去找郑爽说:刘镇江雇佣武者恐吓和伤害他,揭穿刘镇江的丑恶面目,风险太高。而且除了胸口的伤痕,也没有其他可以证明的东西,郑爽未必会信。就是信了,刘镇江以势压人,郑爽也不一定有勇气脱离魔掌,重回他的怀抱。要做就做到一蹴而就,一击必杀。

林清秋首先整理信息,归纳总结。第一、郑爽的心态,从郑爽那天的表现来看,似乎对他已经毫无感情了,但为什么上个学要出动4个保镖?与其说是保镖,不如说是监视者。所以郑爽即使有心和他重归于好,有那4个人在,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表露出来。不然他们两个人都会有麻烦。所以郑爽当时表现的冷漠,只是迫于无奈。但郑爽叫停的对他的殴打,就是证明对他还有感情。第二,刘镇江是个大款,网站上有他的照片,长相凶恶,还是个光头,比起自己绝对是天差地别,郑爽不会对他有感情,有也只是是感恩,但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是真的感恩,为什么还要派出4个人去监视郑爽呢?恐怕郑爽是被迫的,只是交易,连感恩都未必有。第三、刘镇江派打手恐吓他,正好说明了他心里没底,怕自己攻势太猛,打动了郑爽。让他人财两空。第四、那个恐吓他的打手绝非一般,绝对是超高级别的职业杀手,实在太可怕了,要不怎么会,在那种几乎就是,众目睽睽的环境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吓个半死。但为什么没杀了自己呢?都请动了这种级别的杀手,还没对自己下死手,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刘镇江不是善良,就那长相也不可能善良,一定是他也调查了自己,他查到了自己的背景很不简单,没错,他不敢!还有就是,他怕杀了我,郑爽会跟他决裂!

经过这一番的整理分析,林清秋嘴角显出了冷笑,你有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头脑简单,你的所作所为,暴露了一切,有文化和没文化就是不一样。你不是恐吓我吗?以为我是个孱弱的书生,吓唬吓唬就落荒而逃了?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智勇双全!去抢婚!没错,如果这段时间单独接触小爽,肯定会被那4个横货阻拦,搞不好又要挨踢。但是在婚礼现场,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他就是有千军万马,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这是第一。第二、在婚礼现场揭穿他的丑恶嘴脸,让他颜面尽失,以泄我被伤之苦、受辱之恨。第三、当初因为有心无力、形式所逼,被迫跟小爽分手,让她误以为我是苟且忘意之徒,这次我勇闯婚礼,也让小爽见识一下我肝胆过人的形象,明白我拳拳相恋之心!,定然感动的无以复加,遵从内心的呼唤,满含喜泪,飞奔而来,投怀送抱。那场景,简直是旷世之经典,羡煞在场众人!

林清秋越想越高兴,暗自佩服自己大智大勇。这样一来,既夺回了自己所爱,又打击了情敌,而且还保全了自己,一举三得,妈的真想亲自己两口。不过他突然想到,计划了半天他们在哪办婚礼啊……!?就还剩两天半时间了!查!世上无难

事只怕有心人。

林清秋连课都不上了,一直在电脑上查询,包括刘镇江名下的酒店,饭点,会所以及其他的星级酒店饭点,然后一一打过电话询问周末是否有婚宴,结果一无所获,心中暗暗焦急。“对啊,还有婚庆公司啊!再查!”林清秋心中一动,半天过去,还是音信皆无,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怎么办?去问丁云凤,她肯定不会告诉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林清秋在焦急烦乱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他仍然没去上课,在宿舍里,漫无目的翻看着,有刘镇江和结婚相关的信息,心中一想到就快回到自己怀抱中的娇躯,这几天还要在那可恶的光头身下娇啼婉转,心中的嫉恨犹如海啸爆发。突然他在搜索引擎网页上发现一个带有刘镇江名字的微博链接,点进去一看:感谢刘镇江懂事长慷慨无私的捐赠,竭诚祝愿婚礼圆满成功,新人永结同心,阖家幸福!微博的主页是:英城山孤残儿童救助福利院。“孤儿院?英城山?对啊!英城山可是离天府市最近自然风貌的景区啊,这个季节正是旅游的好时节,山脚下有几块平整大绿地,碧草连山、绿灌成行、野花遍地,花海绿野山光,简直美不胜收!”他又查了一下那所福利院的资料,旧时的天主教堂改造,天府市**、天府市民政局筹建,公益人士出资等等。可真会选地方!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找到了!

林清秋压抑住激动的心情,跑出去洗漱一下,回来穿戴整齐,发现自己胸口皮下出血的痕迹,越发明显。本来他想弄些散淤的外用药涂抹,后来一想不行,要留下这唯一的证明,闯婚过程中在必要时,裂衫亮胸给郑爽看,这种悲壮之举,要多感人有多感人!“先去上课,课余时去商场,买衣服,给自己搭配一套,清隽又带有悲苦色彩的造型服饰。没错,要考虑到每一个细节,细节决定成败!”林清秋觉得从来没有如此热血沸腾过。

就在林清秋义愤满腔的计划闯婚大计的时候,裘四海已经把安瑞带来的信息,向毛建国电话汇报了,毛建国听完之后极为重视,感谢和表扬了裘四海,并说这个情报价值非常大,他马上要向军委汇报,同时给裘四海申请奖励。裘四海说这是他的本分,不需要什么奖励。

刘镇江和安瑞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成了桃花潭水快到二、三米深的朋友,不过刘镇江认为安瑞应该跟他叫“叔”不该叫哥,因为他是裘四海的兄弟,安瑞是徒弟,辈分上理应如此称呼。

安瑞却大摇其头“刘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墨守成规,就算叫你叔!我无所谓,你就不觉得人前人后的我这么一叫,让人觉得你年纪已经不小啦,这不是把你叫老了吗?咱们年轻人‘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正所谓:世人……!”

“够喽!够喽!你叫哥挺好,叫哥没问题!”刘镇江急忙挡住这诗兴大发的混血小白脸。刘镇江问安瑞住哪?安瑞说当然是住酒店。刘镇江说他还有一处空房,面积不是很大,100多平米,但居住条件还不错,各种家居用品一应俱全,最主要的是离群芳公寓不远,两站地左右。安瑞要是不嫌弃,可以退了酒店到那里去住,知道他有的是钱,但是起码那里可以自由一些,而且有锅有灶,可以自己做东西吃。安瑞当然高兴,张宏旺更高兴,他也不愿意住酒店,离开燕都这段时间,酒店早就住够了,能自己做饭他太好了。因为他就是个挺不错的厨子,而且上了年纪,不愿意在外面吃,两人欣喜的感谢刘镇江,说要付租金,刘镇江说要是钱多,可以捐献给华夏一些需要钱的地方,咱们已经是自己人,提这些见外了。

刘镇江告诉裘四海婚礼的地点,提议裘四海这次婚礼不用穿什么礼服,穿以前的军礼服比穿别的礼服都精神,他觉得裘四海最帅的时候,就是穿上军礼服样子,而且他让老战友们都带着军礼服。裘四海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好。安瑞上蹿下跳的一定要

参加裘四海的婚礼,裘四海当然不会拦着他。刘镇江还提醒裘四海,婚礼的前一天晚上不要在家里住了,按习俗这一天新郎官和新娘子不能见面,说是不吉利,虽然这都是无稽之谈!但是生活吗,总是需要一点仪式感,而且让一对新人在婚礼当天更有些期待感。刘镇江说,婚礼前一天晚上他要接各地到来的战友,不能陪他了,刘镇江不让裘四海去接战友,婚礼前也都别见战友,这样可以加重婚礼的惊喜气氛,公司有两辆大巴车,预备婚礼当天从酒店接出战友到婚礼现场,而接站就比较麻烦,因为每个人到站到港的时间不同,一批一批的要往返好多趟。裘四海说那就去安瑞那住,因为刘镇江家那别墅区有点远,安瑞肯定愿意。

刘镇江说婚礼没有搞什么车队,大家都到英城山婚礼现场集合,进场顺序他都安排好了,婚礼形式采用西式,因为西式的程序比较简洁,证婚人是倪东方,他当司仪,伴郎是方晓杰,伴娘是丁云凤。婚礼仪式完成回到城里他的饭店吃午饭,晚上弟兄们在痛饮一番,裘四海对他的安排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