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49、安瑞带来的消息

裘四海到了刘镇江的公司,安瑞和张宏旺看到他走进会客室,都急忙站了起来,安瑞走到前面,殷切的对裘四海说:“师傅,上次一别就是2个多月,我一直想找您,可惜没有任何联系方式。我估计您肯定也没时间联系我,还好我记起师母说过:她的母亲用我公司的免疫治疗方案治过病,我这才从客户记录中找到了刘先生,所以不揣冒昧找来烦扰刘先生,终于今日得见您一面。古有那汉寿亭侯千里送嫂,忠义千秋;今有我假洋鬼子千里寻师,情真意切。正所谓: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只道是三四天,谁知……!”

“好了!好了!”裘四海急忙打断安瑞一脸幽怨的吟诵,心想这家伙可真够貧的,“安瑞,抱歉!你也知道我那次有紧急任务,我后来我受了重伤,才请假几天回到天府筹备婚事,一时也没想起来跟你联系!”

“你不是说假洋鬼子是骂人话吗?”跟裘四海一起进来的刘镇江,一脸鄙视的看着安瑞。

“我这不是为了合辙吗,我自嘲还不行啊!吾每日三省吾身,与友交而不信……?”

“好啦~~~!我说安瑞,你公司的事你就不用管吗,一直在华夏瞎转悠,我看镇江每天都很忙碌,你的公司比他的大的多,为什么你这么闲?”裘四海也有些不明白,这小子一个跨国公司的CEO,这两个月就是带个保镖四处找他?

“师傅,您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种公司都有职业经理人、细节的事他们去操作。大的决策才需要开董事会讨论,方向性的事物,战术方面我可以决策,战略方面就得由我父亲拿主意了。这就是管理,所谓无为而治,就是靠完善的管理系统,解放我们这些高层,让我们去游历人间,寻找感悟,发现机会,再图创新。”安瑞摇头晃脑志得意满。

“那你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处理了?”裘四海不太相信

“用啊!师傅,现在可是信息时代,通讯这么发达,很多事情可以在网络上完成,EMAIL、脑书、可视通讯会议。而且咱们两国之间又有时差,现在这个点,美利坚那边已经快睡觉了!”

“来裘哥,小安子,老高手来坐下说吧,我让人去泡壶好茶!”刘镇江已经有点喜欢这个爱胡说八道的混血小白脸。

“刘哥,我裘您件事行吗?您要叫‘小安’我没意见,咱能不带上那个‘子’吗?”安瑞开始自来熟,看刘镇江面色变得亲切了,直接叫上哥了。“你当我不知道啊,华夏在大清国的时候,有个很出名的大太监叫安德海,那老太后一直叫他‘小安子,小安子’!您这一句,可把我划到阉人的行列中去了”安瑞坐到沙发上满脸苦相的说

“我擦!瓜娃子什么都知道,我这不是留给你自嘲用吗,你好每日三省你身,别让你那东西跟你一样,总是无为而治!”刘镇江也笑了,让秘书去泡了壶上好的凤鸣毛峰。

整套的茶具摆上茶几,光洁莹透的白瓷小茶壶上水汽渺渺,刘镇江给每人面前的白瓷小杯里,都倒上了碧中带黄的茶汤,鲜洁清爽的茶香四溢。安瑞话说多了早就口渴了,两指捏起小杯嘘了几下,就开始嘬里面的茶水。“嘘,嘶,好茶,好茶!”一边喝一边夸。

“那是,你要是喜欢,我一会我给你两包,这可是找专人采的,买不到的!”刘镇江也挺得意。“真的吗?刘哥够意思!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那什么,我车里有很好的白鲟鱼子酱,我也给你留两罐!”

“不用!心领了,我知道那东西贵的要命,你们老外都当宝贝,我没这口福,享受不了,又腥又咸的一股子怪味,搞不懂你们这重口味的爱好!”刘镇江连忙拒绝。

安瑞看着刘镇江直咔吧眼睛,嘀嘀咕咕的说道:“我这么好的东西,两次送不出去也够糗的!还说我们口味重,你们天府人口味就不重吗?昨天晚饭吃顿火锅,一晚上我的嘴和舌

头都失去了知觉!跟老爸通视频通话,他以为我被开水烫伤了呢!说话他都听不清楚!”

“安瑞,你找我就是为了跟我学艺才来的吗?”裘四海急忙打断这哥俩续交情。

“没错啊!虽然您还没说收我,我当初不是说要追随您吗!我一直找不到您,怎么追随啊!还好天见可怜,让我终于找到您,还好我没放弃……!”安瑞激动的说道

“我擦,你这是要开唱是吧,裘哥你小心点,我怀疑这小子取向有问题。你马上要办婚礼了,你看他长得白净,可别被这小子骚扰了。”刘镇江急忙打断安瑞的诉苦。

“哎?刘哥,咱说的好好的,你何出此言呐?我说错什么了吗?”安瑞不解的问道

“小安,你不是华夏通吗?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幸福来得好不容易’,你说是不是?”刘镇江脸上憋着笑问道?搞得安瑞一脸懵逼不知所云。

大家都不开玩笑了,裘四海说:他这个周末要办婚礼,而且这次假期还剩一个多月,可以每天教安瑞一些功夫,但安瑞年纪大了,基本功虽然可以练习,筋骨可能拉不开了,只能因材施教,传授他一下实战的套路,吐纳的方法。至于炼成什么样,就靠他自己了。

安瑞听了满心欢喜,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郑重起来:“师傅,我有个消息要告诉您,是关于后进化者的消息。”裘四海听他这么一说,专注的听着他后面的讲述

“这个消息,应该从个一年前说起,因为我父亲是驴党党员,两年前入选成为参议员,一年前被选举成为国会议员,所以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国家的议政参政方面。您应该知道,我们国家大规模军事行动,必须通过国会批准。所以他掌握了很多对后进化者战争的信息。虽然在早期的战争中,各国都使用过大规模战术**或重型**,打击过活跃区的中心区域,但毫无效果,而且在对近15年的数据统计分析,每次重型**轰炸过后,后进化者对人类发动攻击的规模,反而会出现一个阶段的增强,国防部称这种情况为‘报复效应’,每当产生报复效应,就会有大量的特种士兵阵亡,耗费大量的特制的武器弹药,可以说代价惨重。所以后来的十几年中,国家高层都采用防御为主的战略对策。

而现任总统象党的彪普,从入主黑宫之后,不止是在经济方面推行激进的政策,在对于后进化者的战略方面,也是极力鼓吹所谓一锤定音的战略,三年以来,在多次在国防军事会议上提出再次使用重型**密集打击活跃区的战术,甚至提出采用核打击,当然大多数政客们,还是认为在本土采取核打击战术,过于激进,后果难以预料,直接给否决了。但是随着国家整体经济下滑,而在这场战争中消耗的国家资金庞大,不少议员慢慢开始认同了彪普的主张。据统计,针对后进化者的战争消耗,每年的投入相当于我国GDP的1.5%左右,这个负担太大了,您知道我国每年GDP增长也就是4-6%之间,而且每年牺牲的特种精英士兵高达2到3千人左右。这样下去,这个场战争的秘密将无法在掩盖,一旦公之于众,必然会易引起全社会恐慌情绪,对国家稳定的影响无法估量。

所以10个月前国会通过了彪普的战争提案,对黄山公园后进化者活跃区中心区域,一共采取了6次密集的重型**轰炸,包括各种:重型钻地**,云爆弹等等。可让这帮激进派政客们没想到的是:这半年时间,国防部所称的报复效应一直在持续,只这半年时间,前线已经阵亡官兵近5千人,是平时一年的两倍,而社会舆论也开始重新关注黄山国家公园内部的情况,有不少媒体接触了烈士家属,想套出相关信息,但是中情局封锁严密,现在和没有具体的证据,支撑媒体做出非猜测性报道,更有象党旗下的媒体整天的安抚和辟谣,才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而彪普没并有知难而退,反而再次提出核打

击战术的提案。我父亲说:彪普的提案是采用20万吨级的核弹头进行一次战术打击,彪普称:他的智囊团分析过,这个强度水平的强度,应该可以一次性结束这场历时多年,劳民伤财的战争。但是很多军事专家提出反对。他这次的提案被国会再次否决了。我父亲说以彪普的个性,他不会放弃,他一定会再次提交的,因为他只能用这种办法掩盖自己前期的过失!

我父亲担心的是一旦提案被通过,核打击有效还好,如果无效,那随后的报复效应有多猛烈,将无法预估,如果超出承受极限,美利坚将会遭受史无前例的灾难,这也是他一直不让我回国的原因!”安瑞说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安瑞,这些信息应该属于机密,你能告诉我们,对我们可以说是推心置腹。我同意你以后叫我师傅,你是我第一个武学上的弟子!”裘四海缓缓的说道。

“谢谢师傅,华夏有句古话:既为师徒必以性命相见!”安瑞坚定的说。

“好!我办完婚事后的时间,我会悉心指导你,希望能让你学有所成。贵国将来国运如何,我们无法左右,但是我们之间已是至交,你将来有难处,我会尽力而为!”裘四海郑重其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