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39、郑爽的委屈

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坐飞机,两个人一路上都是拉着手,只有空乘送餐服务的时候才松开,郑爽的心这时候才彻底些放开,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白山基地的时候,心情总是有一点紧张,可能是军营那种纪律严谨,威严肃穆的气氛让她有压力,虽然大家都对她礼敬尤佳,但总比不了平和世界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氛围。

而此行让她感触颇深,她觉得这基地里就算是个普通战士在和平社会中,都算得上精英,万灵玉给她介绍过,基地里有10%的战士是德智体兼优的本科毕业大学生,有80%在普通军队的特种部队通过层层筛选,选拔出来的特种兵精英,这些战士平均文化水平也都在大专以上,而剩下的10%是和万灵玉一样的武学世家的弟子,刚退役的国家级优秀运动员,响应国家征召而来的。这些人具备的素质和条件,如果回到社会,进入到各行各业,无疑会取得非凡的成就,就算是原来骄傲的她,也会望尘莫及。而这些人都因为她是裘四海的妻子对她毕恭毕敬,这也是一种压力。她暗自下定决心,不能跟老公差的太远,努力学好功课,毕业后也要做一番成就。

郑爽还发现裘四海这次重伤恢复后性格也开朗和很多,跟她聊天总是不经意让她发笑,不说话时总是在默默的关注着她,比如她刚觉得空调有些凉,还没动裘四海就把毯子的塑料袋去掉,给她盖上毯子,她想眯一会,裘四海主动把肩膀靠过去。这种一如既往的温暖,让她觉得裘四海对她的关爱,永远都不会变。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之极,一场家庭的无妄之灾,不但逢凶化吉,而且让她得到了其他女人孜孜以求都无法企及的好男人。想到这里,她看到商务舱其他的乘客都没注意,突然亲了裘四海一下。裘四海马上一脸开心,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和手臂,深情的看着她。

裘四海苏醒后这段时间,发现他脑海中的那片迷雾,被一道阳光隔绝了,他整个人都被这道阳光笼罩着,温暖舒适的感觉布满全身,他不再去想那片迷雾,而那片迷雾也无法再引诱他。他决定不再去探寻自己的过去,他不在乎了!他只在乎现在的一切,在乎身边这个女孩。他期冀着未来消灭掉所有的后进化者,和这个女孩一同平凡的生活,那是多么美好的人生。他这种期望,一部分也是来源于他身体的变化,他发现这次死里逃生之后,自己身体的强度直接上了个台阶,前三天他在完成八点半行军操时,都是轻松标准的完成,甚至都有余力做第二遍的头两个动作,有股热流在全身的血管中川流不息,当他运力绷紧肌肉时,他觉得自己的肌肉坚如磐石,拳头硬如钢铁,第三天他试着用全力挥了一拳,拳风犹如兽吼,他相信再遇上A级,绝对能够势均力敌,在加上那12把梭镖,有把握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斩杀它。

刘镇江早就等在接机口,看见裘四海夫妇出来,直接扑过来给裘四海一个熊抱,然后摸手摸脚的检查一番。“都挺好,都挺好,这就行,不然我放不过袁大头”他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镇江这两个月辛苦你了!”裘四海又用力抱了抱刘镇江,心里暖流涌动。

“说啥子哟,那都是咱爸咱妈,是不是嫂子,走走,干爹干妈都等急了。”刘镇江跟郑母叫妈,自然把郑支南这干爹也收入囊中。裘四海也不知道他怎么论的。把自己的岳父岳母叫干爹干妈,却叫他们的女儿嫂子,可能是不敢叫自己妹夫,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次刘镇江开的是他最好的库里南,而赵顺发和几个小弟把他其他几辆豪车都开上了接机通道,搞得跟接待****的阵势一样,在周围的旅客一脸惊异羡慕下,刘镇江满面春风的拖住郑爽的行李来到了车前。裘四海和郑爽只有苦笑,这个家伙太爱现了。

路上刘镇江问明天晚上大家一起聚聚行不行,白天都忙,裘四海和郑爽说没问题。大城市的都是夜路好走,很快车队就

到了群芳公寓,还好是晚上,只是让小区保安骇目惊心。刘镇江说了明天见,就开车告辞,两个人上楼开门,发现老夫妇已经在客厅等着他们,郑爽看到父亲眼,泪汪汪的扑到父亲怀里,郑支南轻轻拍着她安慰,也忍不住泫然欲泣,郑母劝开父女两,让孩子们先换鞋更衣,郑母还亲自做了些清粥小菜当宵夜,说飞机上吃的不好,让两人再吃点。裘四海叫了声岳父岳母,也是第一次当面见到自己的这位,年过半百还玉质金相的老丈人。其实郑母因为之前重病形容枯槁,现在完全恢复之后,也看得出年轻时也是风华绝代,不然也生不出郑爽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儿。

两人上楼放下行李,换了衣服,下楼吃东西,郑爽父母说现在天已经晚了,有话明天再谈,先去休息了。两人吃完宵夜郑爽洗碟刷碗收拾好餐桌,两个人就跑回到楼上脱光衣服去鸳鸯戏水。两人折腾了1个多小时,才相拥入睡。

第二天裘四海依然是6点半起床修炼,他知道郑爽很累估计会睡懒觉,没有打扰她就在二楼的客厅里练了十几分钟,然后喝了些牛奶,去隔壁书房的行李中把那套冷兵器拿出来,用刘镇江送他的貂油擦拭了一遍,用厚布包好,拿着回到卧室,打开保险库放在空空的架子上,当然原来这里都是刘镇江的“软硬兼施”。他能从燕都带这套冷兵器回来,也多亏袁刚把他的证件提前办好了。弄完后,裘四海翻出高中课本,又开始学习。

郑爽8点多醒来发现裘四海不在,裹着毛巾被跑到书房看见裘四海坐在那看书,就跑过去坐在裘四海腿上亲昵,发现裘四海又支起帐篷,急忙笑嘻嘻的跳开在裘四海脸上亲了几口说了句“等到晚上一定满足你!”就跑去洗漱穿衣。两人到了楼下那老两口已经吃过了早点,两人吃完后,4个人坐在客厅沙发开始商量正事。关于办婚礼方面裘四海的都听郑爽的,至于请宾客,裘四海的意思:他这边只有战友参加,邀请以就近和不打扰他们工作为原则。而郑支南经历了牢狱之灾之后,这些多年的亲友学子也是大浪淘沙,不想联络太多人。既然两方都不想大办,后面的事也就简单了,具体时间等郑爽夫妻先拍完婚照以后,尽快安排在某个周末就行,郑家老夫妇都是学者也不信什么良辰吉日,挑大家都方便的时间即可。

随后郑支南说他已经平反,法院已经启动执行回转程序,责令国科院西川分院归还郑家之前被罚没的财产,其实他工作多年家里却也有些积蓄,而最有价值的就是原来那套房产,但是一年多的时间那套房产已经被拍卖折现,院里同意出钱为郑支南再购买一套同样条件的房产。老两口最近也是在网上看各处楼盘,说等买到房子等装修好了就搬回去,不好老打扰这小夫妻的生活。裘四海一脸茫然不知道如何处理,他根本不觉得岳父岳母在这里有什么不便,只能疑惑的看向郑爽。郑爽了解裘四海,知道他绝对不会介意自己父母住在这里。只是自己的父母都算是专业领域知名的学者,不可能一直住在女儿女婿家里。就急忙跑到楼上,把裘四海给她的银行卡又拿了出来交给了郑母,说这里的钱是裘四海给的聘礼,让他们拿钱买一套位置和条件更好的房子,最好离这里近一些。结果郑支南和郑母都一脸不悦的看着郑爽,郑支南愠道:“小爽你好不懂事啊,四海对我们家有山丘之恩,若他是外人我们应结草衔环以报之,虽然现在他是你的丈夫,但也不能傍亲而废理,你怎么还敢收四海的什么聘礼?”郑爽一听又有些委屈,站在那一时不知所措。裘四海急忙站起来拉郑爽坐下,搂着郑爽轻抚她的手臂安慰她,郑爽却忍不住秀目溢泪。这时郑母说了话:“支南啊,你不应该这样责备小爽,当初你被冤入狱,我奔走无果,病入膏肓已是待忘之躯,多亏小爽不惜投身风尘救母。她从小在你我熏陶下长大,品学兼优,焉不知女孩子的操守名节有多重要。她还只是个学生,当时孤苦无依,自顾不暇,所

幸遇到四海和镇江仁义两全,四海对小爽更是情真意切,你我才能绝处逢生,就算女儿年轻处事不周,但她此举也是源于孝心,你不该用这么严厉的语气!更不该说小爽不懂事!”郑母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走到郑爽身边坐下把她抱在怀里,眼中带着埋怨看着郑支南。郑支南也是一脸恍然:“小爽,爸爸话说的太重,是爸爸错了,我没忽略了你的感受,忽略了你这段时间吃的苦受的委屈,都是爸爸不对,你是我们的好女儿,四海你也别见怪,我这是老糊涂了!小爽你别难过,爸爸跟你道歉!”郑支南说着眼眶也有些发红。郑爽看见父亲的样子怕他难过落泪。急忙收住眼泪崛起小嘴如小女孩赌气般“哼,您和以前一样,就知道骂我”了一声,白了父亲一眼,然后在郑母怀里蹭来蹭去的撒娇。

“岳父岳母您不知道,其实小爽对于我来说,也是救我于水火,如果不是岳父陷入冤狱,我根本不可能和小爽这么好的女孩成为夫妻,她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眷,所有身外之物都抵不了小爽之万一!所以岳父岳母,千万别在这些微不足道的事上计较。”裘四海真诚的说道。郑爽听到裘四海这种变相的告白,又想跑回他怀里蹭咕,结果一想,这样老妈又要说她不稳重,就只能紧紧依偎在裘四海肩上。

“好了四海,这些钱你们留着以后也许有用,支南和我的财物院里都会返还,我们将来养老也是富富有余,而且到头来都要留给你们,和我们的外孙子外孙女。”郑母最后下了定论,大家也就不再纠结此事。郑爽跑过去抱了抱父亲让他别往心里去,郑支南心中宽慰,有这么好的女儿女婿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