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37、难以置信的王风林

王风林觉得这一个多月过得比在前线还累,每天不是和这些老学究们开会讨论方案,就是泡在电路、机械、材料、软件的各种图纸或程序里。不过他在这一段日子可谓受益匪浅。这些学者表面看上去年过半百,克己古板,但是对国际上的新技术,新概念,新理念的了解掌握令他钻尖仰高,而且对新观点,新想法都是从善如流,闻过则改。

研究组组长杨睿智跟王风林说过:“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都觉得科学研究如同登山,爬的越高视野越宽阔,就会有些人,总觉得在自己下面的人见识肯定不如自己,因为你们位置不够高,我能看到的你们看不到,却忘了‘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句话。”王风林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没完全明白杨少将说的什么意思。

杨睿智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因为他们还没有‘识得庐山真面目’。都觉得自己站得高看得远,又觉得再向上爬太难太累,现在的位置已经够高了,已经有很多人仰望了,就习惯了只往下看。不过就算你位置足够高,你一双眼睛能看多远,又能有多宽的视野,能关注到多少细节,不革新思想,转换思路,听取建议,看来看去永远都是一样的东西,看不到变化,何来发展?所以即使你不往上看,也不要忘了向左右看看。”

王风林有些不以为然,苦着脸说道“您老专家也不用把‘谦受益,满招损’给我解释的这么白话文吧!我好歹也是读书人啊!”

杨睿智哈哈一笑:“如果我说的是谦虚和骄傲的问题那就简单啦!其实我们做研究基础研究也好,做应用开发也好,最怕的不是骄傲,而是固执和封闭,向上的路难走,走错了方向,仍拼命一条路走到黑,你可以说他固执或执拗,不能说他骄傲自满。也许你现在还不理解,将来就会明白了!也许我现在的位置低,但我不止向上看向上爬,还肯向旁边看,肯和身边和身后的人合作,肯听取别人的批评建议,守经达权这样才能在每一步迈的更远,踩的更稳,每一个高度都看得更宽广!”

王风林这才隐隐明白了杨少将这番言论的含义。对这些老学者的胸怀更是佩服,现代社会,科技发展早已脱离了每个单一学科的齐头并进的方式,跨学科科技融合发展产生的成果和显示的前景早就举世瞩目。

这7位少将学者也都很喜欢王风林,他们了解王风林在前线的功绩,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发现这个小伙子不止年纪轻轻就战功卓著,而且为人处世开朗乐观,不骄不躁,专业知识上基础扎实,举一反三,活学活用,和他们相处谦逊守礼但绝不虚伪逢迎、不卑不亢。还能时时开些小玩笑,活跃气氛。这种德才兼备,能文能武的年轻军官实在不可多得。 所以在专业知识方面,对王风林也的求教也是不厌其烦,耳提面命,甚至有两个学风严谨的老专家还给王风林留功课,不完成第二天要严厉批评。“难道勤奋好学也是罪吗?”王风林叫苦不迭。 不过王风林一直有一个疑问,这次的专家组里,没一个人参与过现在正在服役的机甲的设计。他也问过杨睿智,杨睿智只说了句:“时过境迁”没有正面回答。

设计方案进行的很顺利,专家们充分听取王风林的建议和设想。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把初步的方案设计完成,下一步就是先制作工程机,验证效果再图改进。就在这时,工程机的进度突然停滞了两天。先是毛建国在列席讨论会时接到一个电话时,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说了句“糟糕!”就跑回办公室,之后就是就没再回来,直到第二天,专家组按之前分配好的任务分工,把工程机的文件图纸交给袁刚时,却发现袁刚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文件里所列出需要筹备的物料,也是等到第三天他才去调配。

其实王风林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关系处的最好的却是袁刚。袁刚作为物资保障,经常列席会议,慢慢就和王风林混熟了。两个人都是性格开朗

,待人接物诚恳周到,虽然差着10来岁,但高情商的人之间相处,那是一点就透,两人都是文武双全,袁刚比王风林见识高,王风林比袁刚的学识高,正是意气相合,言语投机。而且两个人都是单身,下班之后两人偶尔还会找个馆子小酌几杯,点到为止。当天王风林给袁刚送材料的时候看到他的异狀,却没多问。他很清楚袁刚这种老城练达的人,能惊慌失措成这样,事情一定非同小可,能不能说他自有分寸。果不其然,第二天下班袁刚跑来拉他去喝酒。

这次两个人小坐,袁刚一反常态,没点啤酒,点了两瓶二锅头,两人一人一瓶,然后就是你随意我干了,王风林还没喝下2两酒,袁刚的酒瓶里只剩了不到3两,大半瓶二锅头下肚,袁刚开始长吁短叹:“你肯定看见我这两天方寸大乱的糗样了,你知道为啥?”王风林知道袁刚要倾诉一番,放下酒杯问道“我当然想知道,这不一直没敢问嘛!”“我那是害怕的啊!”袁刚身子向后靠到椅背上,双眼上翻、有一种如释重负姿态。“我差点把我的连长大哥给害死,要真是那样,咱哥俩今天喝的就是践行酒了。还好老天保佑,连长过了危险期,不然我这辈子就要活着愧疚中了。”

“连长?光听老哥您说你能有命到现在是连长给的,您当初在藏青高原基地,这位连长救了您好几次,这么说,您的连长还在前线吗?”王风林之前和袁刚闲扯都是工作和生活方面的事,袁刚没跟他吹嘘过自己过去在战场上如何英勇。

“现在是在白山基地,但五年多以前他就复原了,这次去白山基地支援,也是因为我求他回来帮组里应对危急的战况,这次的事倪组长心里也不好受啊!”

“复原?您连长犯错误了?都救过您好几次了,那战功也少不了,4个基地军队的军官,就算连长转业最低也得是个县处级的,这还没算军功。要是继续在军队接受改编升职,肯定得您位置高得多吧,没道理复原啊!”王风林有些疑惑。

“错误?我们连长最大的错误就是太淡泊功利,只重感情。他和我们这些人不一样,怎么说呢!我觉得他就像一个有过很大的罪过的人,一直在惩罚自己!小林子你说,咱们这些军人,在战场是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保国为家!保国是咱的使命,是本分,就算把命搭上,本分也要尽到,但只要咱还活在世上,不都得有个家啊,咱也希望能凭本事换个好的安身立命。可是连长这些年就像赎罪一样,拼命的事冲在前面,记功晋升可有可无,看见战友死伤就跟在他身上插刀一样难受,还要努力忍着。他为啥复原,就是因为当初他还想呆在前线,但是各军区整编,当时前线留不了他,他又不想回到和平世界升官发财,他当时语言交流还有障碍,所以就直接申请了复原。他这么强大的人却总让人觉得心疼,总觉得他是那么孤寂,我们虽然都敬仰感激他,但除了花和尚没人跟他真正的亲近。这次要是没有连长拿命去拼 ,白山基地就会被攻破,不止会有成千上万的将士牺牲,可能会有无数老百姓要被怪物屠杀,国家就会遭受灾难。可为啥一定是连长?连长到白山基地之前才刚结婚啊!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刚享受到点幸福,花和尚骂我骂的一点都没错!我特娘的就是个杂碎,我当初劝连长来,要说没抱一点功利之心那是骗鬼!但是连长谁的都不欠,都是我们亏欠连长的。要是这次连长真牺牲了,我哪儿还有脸再混下去啊,我干脆就辞职去给连长守坟一辈子算了。”袁刚越说越自责,语无伦次语带哽咽。

“袁哥您缓缓,没您说的那么严重,您连长不是过了危险期了吗!您也别那么内疚,毕竟您大方向是好的。”王风林急忙劝慰。“您就说咱们参军,主要是为了报效国家。但我跟您说句实在的,我个人就是为了不甘平庸,当初我报名的时候,我母校校长还劝过我,我跟您说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差点没挂了,那时候我

是真后悔没听他老人家的!您看兄弟我这一堆一块,就是算不上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总说的过吧?在大学的时候追我的校花学妹多了去了,怨我装清高啊,到那个要死时候,我都没跟女孩子亲过嘴,您说我当时糟不糟心?不过还好,后来跟您一样,也是被连长救了。袁哥,咱们都是人,有些事只是出于本能,就说慷慨就义的事落咱俩身上,肯定都不带皱眉头的,但还不让心里哆嗦哆嗦吗?”王风林闷了一口二锅头,借着酒劲开始胡说八道的宽慰袁刚。

袁刚抬起通红带着些泪花的醉眼,一脸郑重的看着王风林,半晌没说话

“咋滴,我说的不对吗?”王风林又闷了一大口酒,有些呛,一时没咽下去,看见袁刚盯着他半天不说话,含混的说道?

“我也没亲过!”袁刚突然冒出来一句。

“噗”的一声,王风林没忍住一口酒喷了袁刚一脸!“不好意思啊袁哥,不过咱谈话能不能听重点?”王风林一边拿起纸巾给袁刚擦脸,一边说道。

“得了,咱俩都是黄花大小伙子,不过袁哥,您说白山基地差点被攻破,多大规模的攻击啊,出了多少B级?20只?”王风林不无担忧的问道。“只有7只B级21只C级,但是有一只A级?”袁刚自己又擦了擦脸,恢复了平静正色道。

“什么?A级?这太吓人了,这一只B级,可比10只C级还难对付,这A级得有多可怕啊,您是说您连长把A级给拼死了?这怎么可能?”王风林极为震惊。

“怎么不可能,你又没见过我们连长!哪知道他有多强!”袁刚翻着白眼说道。

“不是,这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当初在维疆我看见卢连长一个人斗杀了一只B级,都已经惊为天人了,您那位连长能拼死A级,这……这还是人吗?真成了神了”

“B级?是啊,在咱们之前的见闻中,这B级已经是强的离谱了,你说那位卢连长一人能击杀一只B级,用了多少时间?”袁刚问道“啊?额……!我说不准,当时我睡着了”

“噗”!这回又轮到袁刚吐他一脸酒。“额!不好意思兄弟,我绝对不是报复,你说的是你晕过去了吧!”袁刚赶紧拿纸巾。“不是我真是睡着了,当时我看了二十几分钟,有些头晕就睡着了,可能是脖子太累,累睡了吧,当时好几波在打,我看花眼了。”王风林一边擦脸一边说“二十分钟!我看白山基地之前战报,我们连长击杀两只B级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又在之后的不到十分钟时间里,击杀了21只C级。”袁刚一脸冷笑的说道。

“什么?您连长居然这么强,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类?您连长高姓大名?”王风林惊的站起身来。“裘四海!他叫裘四海”袁刚一字一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