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29、王风林的烦恼

于大成在把“新机甲兵计划”上报给毛建国后的第4天,就得到了可行性论证通过的消息。而且军委首长对他提出了特别表扬,并受命军科院专家会同各军事大学的专家,组成专家组,按照于大成的建议尽快研究出新机甲的设计方案,王风林作为主要专家组成员参与设计,并给予王风林批准其报考究生的资格(如果他愿意)。

王风林最近比较烦,自从二次立功后就被战友授予“机甲小王子”的称号。“我哪小?我哪小?你们才小,你们全家都小”王风林对这个称号极其不满意。而孙丽娜在他主动跑去解释误会的之后,也加强了对他的爱情攻势,竟然找到机会就投怀送抱,主动献吻,让他有些招架不住,每次半推半就,欲迎还拒让孙丽娜得逞后,感到被动受欺负的他,不屈的精神油然而生:“有本事你直接上了小爷,我量你也没这个胆儿!”阿Q的精神胜利法让他感觉好多了。他见完孙丽娜垂头丧气的回到营房中,战友就羡慕嫉妒恨的各种取笑他。每次当他在战友门前表露出对孙丽娜不胜其烦的态度时,战友们不约而同的对他做出了鄙视表情“身在福中不知福,你饱汉子端着大盘鸡往馕坑里倒,想气死我们这些饿汉子!”

其实王风林对自己的感情需求也处于一混混沌沌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女孩作为伴侣。与女孩儿交往方面,他一直处于被动,早在学校的时候就挑花了眼,只有一个性格和孙丽娜有些相似的云丽青和他走的最近,但还没到孙丽娜这种程度,当他坐上军车离开学校的时候,云丽青还表示一定要等他。从他入伍之后到现在还不时的来电联络。他躺在床上脑海中又出现了云丽青那健美挺拔的身影,眉目如画的面容,深情款款的眼神,他心中烦乱“哎!没想到英俊也是一种负担。”想不了那么多了,然后蒙头睡觉。

只有在训练场上,王风林才能忘记这些烦恼,回想到上次的战斗,让他热血涌动,他不止加紧训练自己,而且把这种机甲近身作战的方法心得,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其他机甲操控兵战友,同时在征得卢圣元的同意后,带着这些战友一起参加卢圣元的教学。于大成早就命令机械师们按着操控兵的个人意愿,接受他们仿造王风林的机甲的改装申请。这可忙坏了机械师们,几乎所有的机甲操控兵都希望改装他们的机甲。

当王风林被叫到指挥部,收到被选入新机甲设计组,随后就要去燕都的命令后,他有一种喜忧参半的感觉。他很高兴自己改装机甲的战斗方式能被首长认可,也有机会能和军队更高层的人接触,以展露自己的才华。但他这时却不想离开战场,战斗中那种热血沸腾,生死间的惊险刺激,杀敌后的激动和快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他一直希望能再次冲进战场用机甲和怪物来一场拳拳到肉的对抗,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我知道你不舍得离开战场,不舍得离开战友,但是这件事更重要,关系到以后战局的发展,你是军人,没什么可说的,服从命令!”于大成看得出他的纠结,也没给他什么打岔的机会。

无话可说,王风林很快乘上了东去的飞机,向燕都飞去。再次回到普通人的世界,王风林觉得这一年多的时间恍如隔世。一年前他还是个青涩的学生,还在憧憬毕业后如何在工作单位接受磨砺、还在为毕业论文绞尽脑汁、还在为最后的篮球比赛挥汗训练、还在为宿舍中的老小在临毕业前拿下了女朋友和哄笑庆祝、还在为了安慰因为天各一方而跟女友分手的兄弟喝到酩酊大醉、还在为4年同窗们即将各奔东西而伤感、还在为难于取舍那些围攻他的漂亮女生而烦恼。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情景和心情,虽然只是普通人生命中的一个片段,却是个难以忘怀的,从不谙世事向老于世故转变的节点,此后要面临的:选择、起伏、成败、喜怒哀乐更多要自己面对和承担,更少有人分担和分享,这就是人生。而他现在所做的就

是要用本领和勇气甚至生命去保护人们在和平的环境下,去经历和感受各种人生。看着机场里和飞机上这些忙忙碌碌、素不相识的普通人们,王风林有一些感到自豪。

不到5个小时,飞机到了燕都国际机场,王风林被接机的战友接到了军人招待所。这里条件很不错,不下于三星级酒店,安排好住宿后,接站的战友让他明天等通知就离开了。在招待所吃过晚饭,王风林给父母报了平安,父母非常高兴,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战场。没过多久孙丽娜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王风林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路上辛不辛苦,你在干嘛?”孙丽娜娇俏的脸上充满着情意

“我在招待所休息,等明天的通知,还能干嘛?”王风林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哼,你一个人在外面不要总想着出去鬼混哦!”孙丽娜撒娇式的警告

“哎呦!我现在是军人,要遵守纪律,再说了,我就算真出去鬼混,跟你有什么关系吗?”王风林一脸不在乎。

“你这个渣男,你对我都做了那种事了,还敢说跟我没有关系?”孙丽娜娇怒中带着委屈。“哪种事?哪种事?你这不是倒打一耙吗?请不要把你对我一个未经世事年轻战士的强行非礼行为,说的那么欲盖弥彰好嘛!”

“哼!你还未经世事,亲我抱我的时候你手就没老实过!”孙琳娜生气的说道

“哎呀?这得分个谁先谁后吧,你把豆腐硬塞我嘴里,还不许我嚼嚼再咽啊!”

“我不管,反正你亲过我也摸过我了,就不能在出去鬼混了!”孙琳娜用水汪汪的眼睛怒瞪着王风林。

“哎~~~!,本来我没想,让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真有些按奈不住了,一会啊,我换身便装,到外面找个酒吧,去实地考察一下咱首都年轻人的精神面貌,也去体验一下大城市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王风林得意洋洋的说着

“你……你混蛋!”孙丽娜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哎,哎,哎,你别哭,别哭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开玩笑的,我哪能真去啊!”王风林看着屏幕中孙丽娜梨花带雨的样子,有些心软而且隐隐有些心疼。“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就痛快痛快嘴,你说咱俩在一起的时候,哪次不都是我先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啊!”

孙丽娜这次破涕为笑:“谁对你淫威了,就知道胡说,你真的不会去吗?”

“我发誓!我绝对不去,我要是去了我就……”王风林正要赌咒起誓“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孙丽娜打断了他,放下悬着的心,又开始变得柔情似水。

“你要记得吃药,我查了好几天的资料,才找到这种没什么副作用的药,你服用一个阶段,爱吐的毛病就好了,你一个人在外面要记得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孙丽娜像个小媳妇一样嘱咐着。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这么大人了还能不懂照顾自己吗?”王风林又开始有些不耐烦。“哼!那你说,你喜不喜欢我?”孙丽娜胸口起伏的问着

“喜欢!喜欢!我就喜欢你对我耍流氓行了吧!”王风林一脸无奈的说道!

“胡说八道,你才流氓,你要保证每天跟我联系一次!行吗?”孙丽娜娇嗔道

“好~~~~好!我保证!”“那好你早点休息吧!这段时间,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都要跟我说好嘛?”孙丽娜轻声细语。

挂上电话王风林唉声叹气,难道我真要落入了她的魔掌中吗?回想着孙丽娜对他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柔软莹润的嘴唇,玉软花柔的身体,还有那次热吻时他不自觉抚摸到的圆润又充满弹性的小屁股,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已经占据了他心中一大块空间。

第二天一早刚吃过早点,就接到了他电话,下楼看见车已经在等他,上了车,一

路开到国安局防重组总部。然后被干练的女兵带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有7个年过半百的军官正襟危坐,王风林一看暗道“看来今天是高级别会议啊,掉到少将队堆里了。”看这些人的肩章都是少将军衔。这些人也打量着他,有面带宽和的微笑,有的手中拿着资料抬起双眼,目光越过眼镜盯着他,有的一脸审视。王风林也不含糊,立正敬礼喊了声“首长们好!”这些人都坐直了身子,其中一个靠前的军官对他说道“坐吧,小同志”。“是”王风林答应一声,在最靠后的椅子上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不多时一个身材魁梧相貌威严的军官走了进来,“又一个少将”王风林急忙起立,又敬了个礼“首长好!”“是王排长吧,先坐下”来的正是毛建国。“是”王风林又坐了下来。

毛建国示意警卫兵把手中的文件每人一份发下去,然后说道:“各位专家好,这是军委批示的关于新型机甲计划的文件通知,同时受命在座的几位专家还有前线回来的王风林排长组成专家组,共同研究制定新型机甲的设计方案。在这里的几位专家不用我介绍了,都是咱们兵器行业的知名学者,大家也都相互熟识,而这位王风林排长的英勇战绩,却是这次新机甲计划诞生的源头,他只是通过对现有的老式机甲的改装,就能在第二次上战场的时候,一个人消灭了3只C级后进化者,成功的牵制2只C级后进化者,让我们看到了机甲在战场上可以发挥更高的作用,甚至是可以改变战局的作用。在这项计划中,王风林排长可以说居功至伟,他本身也是鄂中大学机电一体化专业的毕业的高材生,所以把他从前线请回来加入到新机甲设计的专家组,我们要充分听取他的需求,尊重并采纳他的合理建议。道理我想几位专家学者都明白!王风林排长不要有任何顾虑,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确保这次能设计出更完美的机甲,这国家和人民,以及军委交给我们的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王风林排长,怎么样?有信心吗?”

“保证完成任务!”王风林起身敬礼,坚定无比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