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11、相识的过往

第一次见郑爽就是在昨晚的包间里。他被刘镇江连哄带骗的拉到那里,当他看到这个清艳的女孩时也是眼前一亮,但当这个女孩神色木然坐在自己身边,两人四目相对是,他看到对方的努力在抑制着自己的惶恐,眼神中带着决绝和不甘而又想努力掩饰,想强颜欢笑却又内心挣扎到表情僵硬,就放弃了主动问询的想法。两个人都不说话。在刘镇江卖力表演和尽力撮合下,裘四海喝下郑爽用微微颤抖的手敬的第一杯酒后,他站了起来。走向一脸尴尬的刘镇江,用力抱了抱楞在那里的他,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为我好,我明白,我很感动。但有些事不能勉强!”然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慢慢的走出门去。当时的刘镇江颓然坐到沙发上,看了眼郑爽“你先回去吧,今天我按出台给你算”有气无力的说道,郑爽出门房门还没有完全关上的时候回头撇了一眼,却发现刘镇江弯着腰,用双手里抱着光头“连长,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到底怎么了?”发出略带哽咽的呢喃。

这种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事,没有动摇刘镇江撮合两人的决心。其实他开始也预感到了第一次可能会是这样的结局。他采取了两方面策略。

第一让郑爽作为头牌开始坐台,并开出了5000元台费的高价,而且条件是只能要求郑爽喝酒唱歌,简单的肢体接触可以,不许有非礼行径,他想先磨去郑爽的傲气。

自古就有富商巨贾为红粉佳人一掷千金,这种优秀的传承自然不会中断。有一就有二,当传出鼎盛来了个比原来四大头牌还出色的美女,那些不在乎钱自诩为儒雅商人的接踵而至。闻名不如见面,书香门第出身的郑爽那艳丽中带有清癯的风韵,那些庸脂俗粉如何相比,坐在边上摸摸小手,听着她莺丽的歌声,也够得整晚回味的了。客人接连不断,为了还那预支的100万,郑爽也只能逆来顺受。也有很多口若悬河,自称风流人物的人面兽心,认为有机可乘,喝多了酒,忍不住想强行非礼的,都在郑爽的呼救后,被守在门口的赵顺发“一本”出局。好在不是每天都要陪酒,丁云凤也不时的来宽慰,郑爽也放下了傲气和虚荣,接受被改变的现实,切身体验到了一些生活艰辛。

而刘镇江的第二个策略实现起来有点困难,就是想让裘四海了解郑爽,他认为郑爽是个难得的好女孩,家道中落为了救治母亲而甘愿沦落风尘。他觉得裘四海这种外冷内热的性格肯定会接受郑爽。“多好的英雄救美的桥段,多棒的才子佳人的剧本啊,他一定要导演成功”。刘镇江暗自给自己打气。而这时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是裘四海给他新布置的每天早晚练功的内容,自打裘四海来到天府,训练方面就没放过他,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布置不同的训练内容,而且要定期检查,虽然刘镇江叫苦连天,但实际上还真没偷几次懒,他是多年跟后进化者战斗过的,不好预测战争将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未雨绸缪”是有必要的,最起码能锻炼身体了。这有个老大哥强迫着,也不可不谓苦中作乐。而裘四海自己又去野外训练自己了。刘镇江急忙回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一至两月后,”看到裘四海回的这个信息,刘镇江一声叹息。

谁想在四个月后的一天,刘镇江才收到裘四海的信息“我回来了,在群芳公寓。”“哎呦我的哥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这只百灵鸟就要飞了”这四个月郑爽每月平均坐台20天,更有一些真心欣赏的有钱人硬要多给小费,郑爽虽然极力拒绝,但是还是有扔下钱就走的客人,郑爽直接把钱推给邓梅,四个月下来,扣除会所里收的,郑爽预支的100万偿还了快一半了。

刘镇江放下手边的事,开车直奔群芳公寓,到了地方看到裘四海已经收拾停当,知道又要被打击了。也不多说,开车带着裘四海就到了自己家,路上问裘四海去哪了,裘四海只回答了“壮西省乐云山”,刘镇江摇摇头。刘镇江的家在霜流区

的蔚蓝别墅区。可以在院子了习武健身。刘镇江到了家二话没说去穿上了护具。一路小跑到了草坪上,一阵热身后身吸了一口气,拿了个架势,站在裘四海面前。“准备好了吗?”裘四海问道,“来吧,准备好了”刘镇江努着嘴唇,咬着牙,怕泄了气。“好!来了”

刘镇江又体验会到体验了好多次的感受,眼前一花,身体就悬了空。隐隐肩头上有些疼痛。身子一落地已经在十米开外了。他躺在地上仰天长叹,自己苦练了四个月怎么结果还是一样。他一打滚站起身来。看到裘四海冲他撇撇嘴“算过关了” “裘哥这回用力几成里?”

“还是半成不到”“啊!我这四个月等于白练了”刘镇江倍受打击。“没有,我也练了四个月”。

“哎!那也够打击我的,裘哥,你想吃什么,你也知道我家里不开火。”“你定吧”。

刘镇江终于有机会跟裘四海介绍郑爽的情况了,裘四海静静的听着。等他说完

“镇江,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

“裘哥,你为什么要苦着自己,战友们都替你心疼,人这一辈子就这么几年,你前半辈子都为国家为战友活着了,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人不能总回头看过去,总得往前迈一步。你是英雄……可连个女人都没有……!您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这样的”刘镇江又有些哽咽。

“镇江不要这样,我明白你,可我没有给女人承诺的资格”

“裘哥……”裘四海打断了他“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替我帮帮她吧!如果有可能帮她把母亲治好,让她离开这个环境。我的路不知道到哪天就断了,不要再耽误别人了”裘四海说的很慢。说道后面他又觉得心里隐隐作痛。

“帮她可以,但是要你自己出面,裘哥,你就是让我去死我都没二话,但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刘镇江愤愤的说。

“唉!你安排吧,”裘四海良久后说道

郑爽这时候并没有因为现在的高收入而减轻压力,她每天白天除了锻炼身体,就是照顾母亲,而郑母虽然出了ICU,病情没再发展,但是要完全治愈几无可能,一直这样拖下去还有可能恶化。大量的药物和透析治疗苦不堪言。郑爽查到过国外用免疫治疗的手段治好了这种病例,但昂贵的费用短期内根本无法筹措。她想让刘镇江预支给她,可那样她所有的青春时光就都在留在鼎盛的包厢里了,辗转反侧还是决定来找刘镇江,为了母亲只能如此了。

可刘镇江一口拒绝了“如果你做了裘哥的女人,你母亲的病我会尽最大努力”,郑爽一愣:“裘哥?”努力回忆才想起来是自己接待的第一个客人,也是不欢而散的客人。郑爽咬了咬嘴唇,下了决心“好,但是他并不喜欢我。”

“他不喜欢你,你可以喜欢他啊,他是军人,是我的连长,是英雄,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我同意了,我该怎么做?”

“和他约会,就像谈恋爱一样,带他回家,和他上床,拿下他,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这样你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裘四海正好这次回来短期内没打算出去,他去滇省仍然没做到他一直想做的事,他要回来调整一下再考虑下一步去哪。因为刘镇江的要求,他开始和郑爽约会,郑爽也就没再去坐台,刘镇江说只要他陪着裘四海天天都算上班,接触了一段时间,她发现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在男女关系上像个小男孩,虽然没有羞涩和懦弱,但是在她靠近裘四海的时候,他竟然会有些紧张。而且虽然沉默少言,却心思细腻,自发的会照顾她。经历了四个月的洗礼,郑爽早就学会了跟男人虚与委蛇,虽然开始她是这种心态,可两个星期后,她觉得可以把裘四海当成朋友,一个安静的朋友。两个人虽然每天都见面,但只有平淡的吃饭,交谈,逛街的时候裘四海默默的在后面跟着

,主动帮忙提东西,就像个跟班。在刘镇江每天都询问有没有搞定他的连长,和不停催促下,郑爽终于把裘四海,带到了自己的租住房。

其实刘镇江早就约了国外的专家团队,包括设备到国内给郑母治疗。并预定好了一家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只等专家一到就给郑母转院。就算裘四海没跟郑爽这么样,他也不介意帮一帮郑爽。

裘四海到了郑爽家里,看到这时一间两室一厅的70平米左右的房间,房间被郑爽布置整洁温馨,还有一些文艺情调的小装饰挂在各处。郑爽去给他泡茶,他看到了郑爽书柜上的书凑过去拿出来翻看。郑爽把茶放到茶几上,坐在了裘四海对面。

“初三的数学你还记得吗?”这问题问的郑爽一愣。“不是记不记得那是基础,一般的题我肯定会做的”“哦!”裘四海有些犹豫,还是鼓起勇气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郑爽“能教教我这个这么解吗?”

“二元一次方程?”郑爽憋住了笑意,认真的看了起来。裘四海看着郑爽就像等待教导的学生。“这个并不难”郑爽走到裘四海沙发旁,蹲下来把题纸放在茶几上,裘四海急忙递过一只笔,两个人的头就这样靠在一起,一个讲一个听。郑爽早已对裘四海方下了戒心,而且每天听着刘镇江:“拿下啊、搞定”的催着,也准备接受要委身于裘四海的事实,只是她实在做不出主动的举动。而裘四海这次和郑爽靠近和上次完全两种意境,安静专注,一个优美的声线在自己耳畔慢慢的讲解,他可以闻到郑爽身上的幽香,裘四海竟然走神了。当郑爽问道:“会了吗?”并看着他一笑的时候,他竟有些慌乱。“会……会了!”“嗯!以后你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郑爽起身回到座位上,带走了一袭清香。裘四海竟有一丝不舍。

“你为什么要学这个?”“我文化低”裘四海缓过神来说道。郑爽也不知道再说什么

“我去给你做饭吧”郑爽起身“我帮你吧”“你会做饭?”“我可以洗,切”“那好”

对于裘四海这种高手玩刀可是内行,切的菜丝根根均匀。裘四海没有留在郑爽这里。吃完饭就起身告辞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人也越来亲近,郑爽的母亲已经开始治疗,而且也有明显的好转,她心头的压抑,也渐渐被冲淡。裘四海每天都来跟她请教,一天语文一天数学一天英语。裘四海初中快毕业了。两个人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就像家人,却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我对他没有吸引力吗?”郑爽自己心里也嘀咕,这个男人一直规规矩矩,他应该知道刘镇江的意思。难道他那方面有病?郑爽开始胡思乱想。

当刘镇江得知这两个人最近交往的情况后捶胸顿足:“裘哥,你这个家教找得太贵喽,妈卖批,教个初中要800多万……”

一天郑爽从私立医院兴冲冲会到家,买了瓶很贵瓶红酒,她的母亲可以治愈,到了这个阶段癌细胞被清除的差不多了,在做两三个阶段的治疗就可以彻底清除。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就可以痊愈出院了。压在她身上的大山卸下来了。她想找人分享。“裘四海,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嗯!裘四海还没来”?一般这个时间裘四海就会来敲门。这时候刘镇江打电话过来:“你母亲的情况你知道了,治疗效果很不错,不过你要拖到什么时候,想教裘哥到考上大学吗?你要尽快啊,我履行了我的承诺,你可不要拉稀摆带。”刘镇江毫不客气的说道。挂上电话,郑爽黯然了,感觉自己进退两难。“非要我主动吗?他要是拒绝这么办,他要是压根不喜欢我这么办。”

这时候裘四海敲响了门,开了门裘四海进屋换上拖鞋,看着郑爽“你什么事吗?”“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感觉你不太高兴。”裘四海嘀咕道。“我高兴,我妈的病快好了,正想找你庆祝一下呢,多

亏你……”没等她话说完,裘四海伸手递给她一个红色的小首饰盒子“恭喜你。”郑爽疑惑的接过盒子打开里一对晶莹剔透的玉石吊坠耳环。“我觉得这个很适合你,谢谢你辅导我。”郑爽眼眶红了,这是真诚的礼物,突然她扑倒裘四海的怀里,裘四海一愣,马上紧紧的抱住了郑爽,柔软的身躯,清香的气息,突然郑爽扬起头,亲吻了他的嘴唇。裘四海的头翁的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郑爽突然退了一步,拉起了裘四海的手走向卧室。

就这样,裘四海在生命的第38个年头,结束了处男的身份。而事后郑爽问他什么感觉他说:“很舒服,”郑爽问:“你喜欢我吗?”“喜欢”!“你还想再来一次吗?”“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