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10、 夜话

其实袁刚清楚,连长这么说,只是欣赏他的应变,再有就是给他面子,但是这场切磋,他实打实的输了,皮鞋不可能刺穿人的喉咙。如果刘镇江那一拳打实了,他不死也好不到哪去。也暗暗后悔这些年把功夫给搁下了,回去不能忘了勤有功啊。

刘镇江心里也明白,连长只是语言障碍,人情世故不是不懂,这种输赢无所谓,大家高兴才重要。他不会在这种事上纠结。不过他不会就此放过袁刚。他笑嘻嘻的勾着袁刚的肩膀,“大头儿,行啊,人还是那么机灵,来坐着歇会,这运动的太剧烈了,小发开开窗子,散散汗味儿和鞋味儿,不要熏到美女喽。”赵顺发依言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你看你,自己的鞋自己不知道捡,来我捡了,递给你,接着。”刘镇江低头捡起袁刚当暗器那只鞋,一个高抛扔出了窗外。他知道窗外是府河。“哎呦,失手喽,这可怎么办,这么晚了也没处去买。只好委屈你一个晚上了,大脑壳!”

袁刚明白时已经晚了,也只能忍了。两个人打打闹闹,众人又重新归坐,还是让袁刚坐在中间,袁刚知道裘四海就是这样,也没矫情,小弟们把酒台归位,大家又敬了一轮酒,三个女孩既兴奋又激动。凑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大家也都很尽兴,这时赵顺发探着身子,向袁刚问道:“袁哥,裘哥有多厉害?要是咱们三个一起上能坚持几招?”却见刘镇江伸出三根手指“三招,裘哥这么厉害?”赵顺发难以置信的说道。刘镇江摇摇头。“三十招,这和我想的差不多”。赵顺发这才舒了口气。袁刚却噗的一声冷笑:“花和尚的意思是三指头”

“啊!!!!?”赵顺发彻底惊呆了。“你想什么呢,凭我们几个想在连长手底下走三招?”

刘镇江一脸鄙视的看着赵顺发。“裘哥是神吗?”赵顺发远远看着裘四海,一脸崇拜。

“神?”袁刚回想起当年自己倒在在一只后进化者的脚下,已经求生无望的时候。那只后进化者头颅突然炸开,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在扬起的灰尘散去后,连长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的景象。“那时候的连长就是战神啊!”袁刚心里感叹。

把酒言欢躲不开曲终人散。刘镇江让小弟送裘四海和郑爽回去,然后去安排袁刚的事,袁刚自然不会带方雪晴出台,方雪晴再漂亮,他也是有原则的。而方雪晴到鼎盛也是刚落入红尘,也从来没出过台,之所以到鼎盛,就是因为客人法无强迫女孩出台。赵顺发恋恋不舍的送走了丁云凤,跟着刘镇江和一只脚穿鞋的袁刚走了。

郑爽没有换掉旗袍,一路上依偎着裘四海闭着眼睛。裘四海也轻轻的拥着她,两个人都没说话,不愿意破坏这种温馨的气氛。

回到房间打开灯,郑爽突然在裘四海面前轻盈的原地转了个圈,深情的看着裘四海问道:“这旗袍漂亮吗?”

“很漂亮……,你穿上更漂亮”

郑爽开心的笑了,如同绽放的海棠,突然扑到裘四海身上,热烈的亲吻着他,裘四海被亲的心中火热,紧紧抱着郑爽热烈的回应着。郑爽开始解裘四海的衣服裤子。裘四海不舍的放开郑爽,任由他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而郑爽只脱掉了胸罩内裤,两个人滚到了床上。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相互爱抚着,

“会怀孕吗?”裘四海突然问道,“应该不会,今天不是受孕期!”郑爽看着他笑了笑。

“要是我怀孕了,你想怎么办?”“我不知道”裘四海迟疑的答到,郑爽眼里闪过一丝暗淡。“如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郑爽的声音带着哽咽。

郑爽突然坐起身,把头埋在膝盖里痛哭起来,裘四海听到她的哭声连忙也坐起来从后面抱住了郑爽,轻扶她如白玉般的手臂。“你知道我不会说话,我……”

郑爽突

然转过身骑到他的腿上紧紧的抱住了裘四海,两人的脖颈交互在一起。

“你知道我有多怕吗?怕你只是为了发泄欲望包养我,怕你认为我只是为了轻松的生活才跟你在一起而鄙视我,怕你那种令我仰望的身份,我甚至害怕第一次没能给你而让你嫌弃。

我承认我开始是为了治我妈的病,又不愿意变成众多男人的玩物,想找个不讨厌的男人来帮我,才跟你在一起。可经过这长时间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我离不开你。而你又那么不善于表达,你从没说过怎么看我,我只能通过感受,感觉你在乎我,也喜欢我,是不是这样?”郑爽一边哭泣一边对裘四海诉说。

裘四海板过郑爽的身子,看着郑爽的脸,不停的用枕巾为郑爽擦拭不断流出了眼泪。深情凝视着郑爽,没有打断她的倾诉。等郑爽说完,他认真的看着郑爽郑重的说道:“我喜欢你,喜欢跟你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郑爽满脸委屈用娇憨语气问道

“其实我也不想……,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可是我也怕。”裘四海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你怕什么,告诉我,我想帮你分担,我想让你不再痛苦,让你不再求死,我想让你开心。甚至可以用我的生命去换取”郑爽直视着裘四海的眼睛,如同起誓一般的说着。

裘四海愣住了。二十年多年了,占据他内心的情感最多的是恨,对后进化者的恨,和对自己的恨。在战场上每当看到自己身边战友阵亡,这种两种恨都会加深,而这种痛恨和悔恨的结合体就像一把锯子插在他心头,每当此时就会抽动,让他痛不欲生。他咬紧牙冠让这种疼痛转化成愤怒的力量。对后进化者的恨可以通过击杀他们发泄,而对自己的恨呢?只能压下来,压在心里,封在脑海里。为了不再让这种恨增加,他拼命的磨练自己,尽全力的帮助战友,这种恨增加太多了他怕会封不住压不住,一旦涌出他将无法承受。而这也使他获得了战友们的友情,如同兄弟般的亲情。这种感情的注入,让他的痛苦减轻,让他充实。所以他留恋战场。

而郑爽的出现,使他获得了另一种可以减轻痛苦的感情,这应该就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