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战争遗祸 > 5、坐怀不乱

“袁大头,去更衣吧!”

“花和尚,你别害我。连长,咱们去花和尚家看看?”

“去我家做啥子,去我家做啥子?袁大头,我不想打击你,我怕你到了我家变成刘姥姥进大观园—洋相百出”

“你这种万恶的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的血汗,我现在就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我这两只臭脚,让你跟我显呗!”说着就站起来去追打刘镇江

“我擦,我为祖国流过血,我为祖国受过伤,我整天劫富济贫还要跟你汇报啥!”刘镇江一边绕着饭桌跑一边反抗的说道。

“好了别闹了,袁刚,你去换衣服吧。”裘四海说道。

“什么,连长,我没听错吧?您也去,您被花和尚腐化了吗?”袁刚吃惊的看着裘四海

“腐你个瓜娃子,没听过坐怀不乱吗?连长到我那去,是锻炼心胸,你懂个屁啊!”刘镇江趁袁刚愣神的机会,回身一脚踢在袁刚的屁股上。

裘四海没说话,微笑着看着袁刚。

“好吧,连长说去我就去,衣服在哪?”袁刚咬咬牙

“隔壁房间”

“好我这就去换,花和尚,一会路上找个药店停一下”

“哎呦!现原形了吧,资深玩家啊,套子和小蓝片哥都有,不用自己买”

“我套你个头,我要买口罩…..!”

郑爽一下午都有些心神不宁,她有种预感裘四海可能要离开她了。她承认当初跟裘四海在一起是迫于无奈,但时间久了,她对裘四海渐渐有些依赖。经过半年来的朝夕相处,他发觉这个比他大18岁的男人,如父如兄般的默默的关心着她。她第一次见到裘四海,是一年前一个晚上,在刘镇江的鼎盛夜总会。

当时她身为专家教授父亲获罪入狱,母亲疲于各种上诉申诉,体痨心焦得了重病住院,好好的一个书香门第由此家道中落。以往的亲朋好友,父母的门生学子大多敬而远之。唯有两个父亲的挚友伸手相助,却受了牵连而被束之高阁。多年的家产被罚没,母亲治病欠下一大笔钱,无奈卖掉唯一没被没收的老房产偿还了一部分债务。

生逢巨变,郑爽一时不知所措,而她在大学的男友,却又落井下石,一度信誓旦旦要帮她脱离困境,结果骗了她的初夜,而后发现想替郑爽出头无异于惹火烧身而逃之夭夭。郑爽已经无家可归,原本春光万里的人生,现在却是乌云盖顶。这一连串的打击,她以无心无力继续学业,母亲维持治疗需要钱,可她却已经走投无路。

这时她宿舍里一个叫丁云凤女同学出现在她面前,丁云凤的家在滇省山区,家境贫困但却没有阻断她求学的道路,她要走出大山改变命运,家庭不能给她任何帮助,她只有靠自己,她从高中就开始就到县城打工,在鱼龙混杂的山区县城里抛头露面,很难洁身自好。到了大学,她也只能靠自己的身体资本赚钱,来供自己完成学业。体貌中上更带有一丝灵气的她,因为大学生的身份在鼎盛谋得坐台女郎的兼职。而她吃惊的发现,在鼎盛只需被客人选中陪酒几个小时,就可以在一晚上赚到1500元小费。这可是她在县城一个月的工资,更别说随客人出台。虽然她不是每天晚上都会被选中坐台,但是这一个月下来她的收入也直逼白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到了大二,丁云凤出去坐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多数同学因此而疏远她,而丁云凤并不在乎。而那时在郑爽这种枝头的凤凰眼中,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两个人平时并没有多少接触,无论男生女生,想结交郑爽的人太多了。而性格坚毅独立丁云凤不会做那种跟名人蹭机会的的事。

此时丁云凤来到郑爽面前没有并不是为了幸灾乐祸,而是把自己的经历讲给郑爽听,郑爽听完她的讲述,抱住丁云凤失声痛哭,之后她求丁云凤介绍

她去鼎盛。丁云凤认真的对郑爽说:“给你讲我的这些事,我是想让你知道,苦难不只是跟着你一个人。至于去鼎盛也许是火坑,你自己要想清楚!”

在郑爽的坚持下,丁云凤带她到了鼎盛,正好当时接待他们的是赵顺发,赵顺发看到郑爽之后,立刻打电话给刘镇江说:“这事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老大您还是回来看看吧”。结果被刘镇江在电话里一顿臭骂:“你个瓜娃子,还学赌神,连个妞儿的搞不定,瞧你那个腰身,我看堵门合适,还赌神。”而当他看到清丽绝伦的郑爽,一时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气质的女孩来应征坐台小姐。

毕竟刘镇江阅人无数,他看得出来郑爽不是什么卧底记者跟他这玩什么仙人跳,也没人敢,是这女孩遇上难处了。

“妈的早没遇上这妞,现在被那狐狸精缠上脱不开身了”。刘镇江摸着光头瞄着郑爽若有所思。被这一脸凶相的光头,直勾勾的盯着,让郑爽毛骨悚然。

“这不是给裘哥预备的吗!裘哥是年纪大了点,长得也不如我,感觉最近又有点精神分裂啥的,但是裘哥这样的英雄豪杰,什么样的女人配不上啊,指不定这妞就把裘哥给治了,就是她了!”想到高兴处, “哈”的叫了一声一拍光头,吓得郑爽差点夺路而逃。

丁云凤也紧张的要命,以为刘镇江起了歹意,她在鼎盛一年多听闻过这位刘老板的厉害,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黑道白道没人敢找他的麻烦,来鼎盛玩,可以开开心心的玩,但不管你什么身份在这里捣乱惹事就是找死。“真要是这样,岂不是直接把郑爽带进了火坑”此时的郑爽紧咬着嘴唇,双手有些颤抖的死死的扣着丁云凤的胳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而看到这两个女孩神情紧张,刘镇江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吓到了她们,马上挺起腰杆一脸正色到“是您要来面试吗?”眼神向郑爽示意,郑爽机械的点了点头。

“我看您可能对我这里产生了误会,我们这里是正规的企业,所有的行为都是依法依规,聘用员工都是本着相互尊重、互相考察、双向选择的原则。这里不会有人强迫您做您不愿意做的事”刘镇江一本正经的说道。

此时站在两个女孩身后的赵顺发,一脸惊愕的看着说出这番话刘镇江,却听到刘镇江对他说道:“赵部长,你先带两位女士到会客室坐,我去找人事部经理来跟他们谈!赵部长!赵部长……?”看到刘镇江刀一样的眼神,赵顺发一激灵回答到:“额…哦!好的老额…刘总!”

两个女孩浑浑噩噩的跟着赵顺发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大会客室,赵顺发还给他们倒上了水,两个人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丁姐你们先坐,我去看一下”。赵顺发开门走出去。

“吓坏了吧?”丁云凤问道,“是啊,这老板长的好凶哦!”郑爽心有余悸的说道

“何止是长的凶”丁云凤心道。“不过他很守规矩,也很照顾员工。”

“那就好,在这样的人面前,我连反抗的念头都升不出来。他身上有一种气息,血腥的气息”

“你真敏感,听说他是复原军人,身上还有战功呢。”“感觉不像啊。”

“你这种白天鹅,阅历太少了,以后你就知道自己原来有多幼稚了。”

郑爽低下头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