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凤落九渊之穿越捡只小凤凰 > 36.第36章 天水灵脉

第36章 天水灵脉

凤闲眉头一皱,运气挡住这逼人的气势。

一时间,众人感觉轻松不少。苏暮辞勾起一抹笑,突然收手,一脸惊讶和惶恐:“怎么会这样,爷爷不是说了这是最高阶的法术吗?”

“……”路人甲一号。

“……还能再假一点吗。”路人甲二号。

偏偏凤闲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哈哈哈哈无知小儿,还敢自称本座,你爷爷那是骗你的!”

“怎么会?爷爷不可能会骗我!我要亲自问问爷爷这是不是真的!”苏暮辞一脸着急得快哭出来的样子。

悄无声息地往凤九渊和苏夜曦身边挪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三人突然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人呢?”

“对啊!怎么不见了。”

人们四处张望着。

凤闲微微一惊,神识放出,但方圆百里都没有他们的气息,他皱着眉说到:“去打听打听,他们来巫山楼的目的。”

“是。”只见一人领命站出,抱拳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而这边用了瞬行符的三人已经到了城外一个偏远的府邸外面。

“喂,苏大小姐,我们这是到哪了?”苏夜曦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

“不知。”苏暮辞冷静地说到,“总之,我们先把正事做好。”

“正事?哪件事?”苏夜曦疑惑,“你指的是扶迷公子炼的香吗?他说还需要一天的时间。”

“不是。民以食为天,填饱肚子才是正事。”苏暮辞淡淡的说到。

“……”苏夜曦说不出一句话。

“我们先问问路,我看这府邸的人应该是久居于此,去敲门问问路。”苏暮辞使眼色给苏夜曦。

“为什么是我?”苏夜曦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想了想还是认命了,“好吧,我去,我去。”

“嗯嗯,孩子长大了。”苏暮辞欣慰地拍了拍苏夜曦的肩。

嫌弃地拍掉了苏暮辞的手,苏夜曦认命地上前轻轻敲了三下门。

“有人吗?”苏夜曦问到。

半晌没人回答,他耸了耸肩,无奈地看向了苏暮辞。

“既然没人就不打扰了,我们走吧。”苏暮辞点了点头。

就在众人转身离开之时,门“吱呀”一声被缓缓推开。

只见一唇红齿白,剑眉飞鬓,相貌清秀的白衣少年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你…你们好。”少年羞涩的说到。

“你好。”苏暮辞三人热情地回应他。

“璇儿?是谁在外面?”一道声线沙哑磁性的男声想起。

“别担心楼楼,是漂亮的妹妹和俊俏的哥哥。”少年半个身子探回院内说到。

“好,请他们进来做客吧。”男声说到。

“几位仙友,能否赏脸做客?”少年浅笑安然。

“当然,我们就却之不恭了。”苏暮辞回报以微笑。

“跟我来吧。”少年说到。

“好。”

进了府邸,才更真切的感觉到主人的心血。

种满了各色各样的植物草药。

用不同的围栏围起来不同的大小。

几种药性相克的药草竟然也能被种在一起。

苏暮辞啧啧称奇,回想炼药学院发的书里关于这几种草药的习性功效,不由得对院子的主人升起一丝敬畏和求学的想法。

穿过回廊,又看见了一片药田,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年在捣烂药草,清秀的脸庞在黑衣的映衬下越发白净。

看见他们来了,便站起身来行礼。

“仙友好,在下楼羽秋,这位是挚爱穆清璇。”宽大的袖子遮住他的情绪。

穆清璇急了,小脸憋得通红,有些不敢看苏暮辞他们的眼睛。

苏暮辞微微一惊,她不是没想到他俩是情侣关系,她没想到他会这般直接介绍给他们。

“天赐良缘。”苏暮辞三人皆稳重回礼,脸上并没有丝毫的不在然。

楼羽秋,穆清璇两人都十分惊讶,认真看了单人的神色,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妥。

“多谢!”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

“不客气。”苏暮辞微笑,眼神里都是亲切。

“楼兄,这些菜都是你种的吗?平时你们吃什么?就吃这些吗?”苏夜曦憋不住地问到。

“你个憨猪!”苏暮辞弹了一下苏夜曦的头,“这是草药,不是菜叶子。”

“呵呵,无妨。”楼羽秋春风一笑,“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咳咳,在下苏夜曦,这位凶巴巴的是我…算了,是女魔头苏暮辞,这位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的是我结拜兄弟凤九渊。”苏夜曦学着回礼,倒也是有模有样。

苏暮辞没去刁难他,反正从某一角度来说,她也确实是个女魔头。

“苏兄弟好,苏小姐好,凤兄好。”楼羽秋和穆清璇异口同声的说到。

说完两人还对视了一眼便快速移开了,可眼里全是深情。

苏暮辞瞬间感受到了暴击和世界对单身狗的恶意。

“行了行了,你们名门正派规矩就是多。楼兄穆兄,我就问一下,去城里的路怎么走?这附近有没有什么酒家?”苏夜曦毫不客气地抢了别人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们?是如何到这里来的?”楼羽秋眼里满是惊讶,“按理说生人应该是不能进来的呀?”

“…什么?生人?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楼兄你别吓我。”苏夜曦玩弄草药的动作顿住了,一脸害怕。

一旁的凤九渊听到这话,眼皮子抬了抬,没有言语。

苏暮辞沉思,问到:“楼公子,这里可是有什么不妥?”

楼羽秋摇了摇头说到:“有!而且有很大的不妥!”

三人皆无语地看着楼羽秋,那你摇什么头。

咳咳,我就是为了烘托气氛,别介意别介意哈哈哈。

“苏小姐有所不知,这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到这里来的人啊,没几天就都离奇暴毙了。”楼羽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感觉慎得慌。

“…………”三人皆无语,你当我们是瞎的呢!你俩咋还活着,这满地的不是药草还是菜叶子啊。

“咳咳,几位可能有所不知,我们是来自天水灵脉之人,自然生机勃勃,不受影响,连带着养的药草也都幸免于难。”楼羽秋说到。

“又是灵脉?你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你是不是傻了?”苏暮辞问到。

“并非在下痴傻,灵脉之人天生对气运之子有所好感,几位都是有大气运的人,并不会看上区区几条灵脉。”楼羽秋敛了敛眸子说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