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科幻小说 > 末世第七城 > 0067 帮社会减负担

能够创造出几何倍价值的员工,总是会被老板另眼相看的。铁华也不例外,以最快的时间被提拔到了王茂手下第一人的位置。

驰援黄刚,这事儿本来也不归铁华管。毕竟人家往细分,他并不是个抡刀片子,而是个握笔杆子的。

但是就因为你在那个位置,你作为带头人,你得起表率作用。于是乎,即便起了些小心思的铁华,他还是被架着来了。

如果把当时带头的换成王茂本人,即便不敌祥子凌厉的杀招,但至少也不会被瞬间捅倒。到底还是专业不对口,铁华就这样被无情的干倒了。

而铁华倒下之后,王茂匆忙接手原本就属于自己分内的生意,却发现铁华的运作模式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仅仅半天,就彻底乱成了一锅粥,王茂忙的焦头烂额,怒火自然无处发泄。

人跟着自己走一遭,那无论如何当大哥的都得替他讨个公道。

“我安排了最近在城北风头很盛的三金,我们出银子将自己置身事外,让他和叶记去扳扳手腕。至于那批刀手,如果有线索了,我们自己处理。”

李富贵望向王茂,言语平淡地回道。

“啊!”王茂停顿了一下,轻声应道。

对于李富贵这个决定他是赞同的,能花钱解决的尽量不自己动手。刀手自己来处理,他觉得也是合理的。毕竟这一家敢接自家活的人不处理了,那以后不管哪来的盲流子生荒子,都不会将李家放在眼里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接着问了一句:“那刀手,谁来处理。我来,行不行?”

铁华就是被刀手给干倒的,对面叶记背靠腾泰大树,要他面对,他还真自己怕沾上。

但是刀手?显然就不那么令人害怕了。自己亲手收拾了伏击铁华的刀手,也算是给铁华给底下的弟兄们一个交代了。

李富贵略微沉吟,抬头回道:“行,你愿意办这事儿,那就交给你办。尺度自行掌握。”

王茂跟随李富贵多年,他的一些作风习惯李富贵也较为了解。对于王茂,就他李富贵而言,那可要比黄刚放心的多。

就在小犇在借助李家的关系,从医院拷走了当日视频记录后,城北治保分局大案三队,很快接到了医院的通知。

“刘队,三金的人把医院监控拷了一份拿走。”

一名实习干事,腰杆笔直地站在大案三队刘队长身边向他汇报。

“嗯......”

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拿着手机看着某款视.频直播软件,且时不时露出傻笑两声的刘队长连头都没抬的回道。

见长官这副模样,实习干事站在原地犹豫再三,咬牙开口道:“刘队,这案子证据链完整。只要您开口,我们随时可以去抓捕嫌疑人结案。咱早办事儿早利索,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儿,上头也没法交待呐!”

实习干事的本意绝对是好的,他读了四年刑侦,分到大案队。不出大的过失,基本就留在这儿了,也算得上是如愿以偿了。

他也是真想在这个岗位有所作为,为老百姓干点实事的。可跟着这个在分局里,人人夸赞年轻有为青年治保骨干的师傅,却让他格外腻味。

身为大案队的三队队长,遇事就躲,办事拖沓。让他很不理解,就这样的人,怎么能被称为青年骨干。

可他毕竟是个新人,心中即便是有万般不解,但还是将分配给自己的任务一次次圆满的完成了。

今天,是他头一回面对自己的上级,自己的师傅,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刘队长一愣,放下了已经按在打赏键上的食指,将手机揣进兜里。反头看向实习干事,眼神玩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你在质疑我?在教我办事儿?”

刘队长

,全名叫刘翰林。毕业于七城治保学院,算是实习干事的学长。但凭借着极为突出的个人能力,短短四年之内,以坐火箭的速度迅速飙升。

从一名乡下治保所里实习生,到今日享受副科级待遇的大案队三队队长。

他没有丰富的履历,也没有立过什么大功,偏偏就种种巧合之下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关于他极为突出的个人能力,众说纷纭。有的人说,他是七城治保总局局长的亲侄子。也有的人说,他找了个好媳妇。还有夸张的说,他和区长的儿子结为了龙阳之好。

总之只要见你过得好,那眼红的人肯定就有很多。说法自然也会有很多,但却没有任何一条经过证实。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这副科级待遇,三队队长是踏踏实实地坐稳咯。

“不,我没有。我只是希望刘队,您能够多教教我这个啥也不懂的实习生。”

实习干事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好。”

刘队长很干脆的回了个好字,一把拉住实习干事的胳膊,带着往审讯室旁边的小房间里走。

将实习干事拽入小房间内坐好,两人相对而坐。

刘翰林目光凌厉地问道:“你觉得我玩忽职守,消极怠工,故意拖沓不完成上级领导的任务?”

实习干事眼神稍有些躲闪:“不,我没有,我只是......”

可惜话还没说,却被刘翰林无情地打断道:“看着我的眼睛!这儿只有咱俩,像个男人一样,大胆地说出你心里头的真实想法!”

实习干事干脆心一横,抬头应道:“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一件案子,我们不能直接抓人!”

实习干事气势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按理说这会儿两人该针尖对麦芒的大吵一架了。谁知,那边却突然息鼓偃旗,换了另外一幅嘴脸。

刘翰林笑眯眯地朝着实习干事问道:“小立,你也来了两个多月了,你觉不觉得很奇怪?咱一个月发两次工资,一次打卡上一次发现金。”

被称作小立的实习干事一愣,完全没想到明显要对自己发脾气的刘队长,为何突然转移话题扯到了这上面。

“嗯,确实。”

略作思考后,小立如实回道。

“这一次的案子,两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单纯从个人的观点上来讲,是不是他们任何一方出事儿都算是帮社会减负担了?”

刘翰林语气温和地又问道。

“对!”

一腔热血为民安邦的小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