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291章 想不通,很想不通!

“小哀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她被身为亲戚的阿笠博士收留,”池非迟说了阿笠博士和灰原哀忽悠他那套说辞,“之后我母亲成了她的教母,但无论是阿笠博士、我,还是我母亲,都不会对她的学业有严格的要求,只希望她能够快乐成长。”

“原来是这样啊,”小林澄子缓了过来,一脸感慨,“她和班上的江户川同学一样,比同龄的其他孩子成熟稳重,但江户川同学偶尔也会跟同学打闹,上课有时候也会像其他孩子一样走神,而灰原同学不止是体育课上对互动游戏不太活跃,平时从来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跑跑跳跳,走路都显得很稳重,听课很认真,作业完成得很认真,所以……”

说着,小林澄子看了看身旁坐得笔直的池非迟,尴尬笑了笑,“我还想着是不是池先生家里对孩子的学业、日常的行为举止有过高的要求,以至于剥夺孩子的玩耍时间,忽略了孩子成长所需的快乐。”

虽然误会了,但其实也不能怪她吧。

自从认识池非迟以来,她跟池非迟的见面不多,记忆最深刻的还是第一次在学校活动上见到,她朋友直接被池非迟吓到了。

她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一脸冷漠,穿着黑衣服,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但也没从池非迟身上感觉到蛮横或者粗鲁的气息,正好相反,池非迟似乎天生就散发着一种从容沉静又疏离的气度。

之前受她朋友的‘惊吓’影响,她没怎么注意池非迟站着说话的细节,就记得脸色和目光是够冷漠的,不过刚才她留意了一下,无论是之前见面,还是今天池非迟进来、拉椅子、入座,她从来没有从池非迟走路的步伐中,感受到拖沓笨重或者急切慌张,池非迟走路速度很均衡,每一步的距离也不会有太大差距,就像丈量过一样,以最从容内敛的速度,踩在最从容内敛的点。

坐下时的速度平稳,椅子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坐着跟她聊天,躯干给人的感觉依旧端正,却又不显得僵硬死板,反而很从容、很自然。

她突然想起灰原哀走路也不会像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上课时也没有见过灰原哀露出懒散模样,写字坐姿都十分标准,所以她就在想,会不会是池家对孩子的教育太过于追求完美,不仅要学业好、行止礼仪优雅得体,性格还要稳当内敛什么的,严重怀疑灰原小朋友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上学要学习,放学回去还得学,失去了小孩子该有的快乐童年。

池非迟见小林澄子一直往自己身后,转头看了看椅子靠背,大概猜到小林澄子为什么会误会了,解释道,“我小时候确实有过行为举止的纠正,大概是五岁之前,我母亲比较在意这些,不过她不会太苛刻,只是纠正身体晃动、太惫懒之类会显得失礼或者不利于健康的问题,至于小哀的行止,从我们认识她就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可纠正的。”

小林澄子点头,看池非迟的目光,莫名就带上一丝同情,“池先生小时候会觉得很辛苦吗?”

“不会,从一开始出现问题就纠正,身体会慢慢形成习惯,”池非迟往后靠了些,看着小林澄子,“而且我母亲是觉得如果不在意坐姿,要么显得惫懒、没精神,似乎不太重视对话,要么显得过于强势,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我和小林老师用这种姿态沟通会很不合适,有时候自己注意一下,可以让别人更舒服。”

小林澄子看着往后靠的池非迟,感觉压力觉得大了不少,再想想之前跟池非迟沟通确实没有被轻视之类的感觉,笑道,“也对,原本就有些……啊,也没什么。”

“再者,既然跟小林老师说正事,我也想正式一点,”池非迟又恢复了之前的坐姿,“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会躺着趴着,所以也说不上辛苦不辛苦。”

小林澄子很想说‘正式大可不必,您冷着脸就够正式的了’,不过话出口还是委婉了不少,“其实不用那么正式,您可以把我当朋友,相处起来也可以放松一些,我好像也只是大了您几岁……”

(—^—)

咦,对啊,她记得池非迟应该是比她小六岁吧,是什么让她丧失了面对‘弟弟’一样的感觉?

要是池非迟稍微成熟一点也就算了,偏偏她觉得像是面对一个比她年长很多的强势家长,觉得紧张肃重,就像是有时候觉得江户川同学和灰原同学可以做她的老师一样,角色颠倒,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毛病,比如对人的感觉出了问题。

想不通,很想不通!

“我知道了。”

池非迟本来想说‘我们没那么熟’,不过考虑到他现在想了解自家妹妹在学校的情况,不能冷场,也就没那么直白。

小林澄子笑了笑,低头看到桌上的照片,又抬头认真脸看池非迟,“我们继续说灰原同学的情况吧,她是比同龄人早熟,但您看照片应该也发现了,她在拍照的时候会表现得很胆怯,那您觉得她会不会是因为父母去世得早,心情一直压抑,也很没有安全感呢?还是不太喜欢拍照?”

池非迟想了想,“都有。”

“这样啊,”小林澄子认真思索着,“失去的安全感可以一时找回来,但心里的遗憾和不安要让时间去消除,灰原同学每次回家都很积极,看来在家里让她很放松、也很有安全感,而在学校里,大家其实都很喜欢她,既然环境好,那就慢慢来吧,至于她不喜欢拍照的问题,我以后会注意一下,尽量少一些,不让她觉得为难或者勉强,等她接触多了、习惯并接受再说,您觉得呢?”

“这样就好。”池非迟道。

小林澄子对学生上心,心态和思想也正,遇到这么一个老师,他没什么好指手画脚的。

“那我说说我个人的私事吧……”小林澄子抬手,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时间不多了,也就没再耽搁,说了自己找池非迟的原因。

起因是一年b班有两个学生,一个是刚转学过来的女孩,由于不熟悉环境,又不太喜欢说话,所以一直没有交到朋友,另一个是开学前就受伤休学、回来上课后同样难以融入班里的男孩。

小林澄子发现两人独来独往,在学校里跟同学也几乎没有交流,担心这样下去会出问题,所以就想找一个有趣的方式,让班里其他同学认识、记住两个人,最好能通过一场活动,让孩子们产生互动,让两个孩子能够尽快融入班级。

想到的方法,就是把两个孩子的名字和柯南、元太、光彦、步美的名字编成暗号,让班里的同学趁着活动课玩一场推理游戏。

在帝丹小学一年b班,少年侦探团就像是核心小团体一样,其他学生都崇拜又佩服,由于有柯南和灰原哀两个观念正确、镇得住场子的人在,少年侦探团说话比较让人信服。

又因为都是学生,由少年侦探团的五个人主动去接纳那两个孩子、带动其他学生去接纳,会比小林澄子这个作老师的提出来要好得多,至少两个转学生不会尴尬、或者觉得刻意,怀疑同学是因为老师的话才接纳自己,在人际交往方面的信心受挫,也会过早对情谊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池非迟听着小林澄子解释,发现少年侦探团就是一年b班班霸小团队。

还好有柯南和灰原哀两个假小学生在、其他三个孩子也不坏,不然稍有偏差,那就是霸凌小团队的雏形。

不过小林澄子找他来的原因,他也算是弄明白了。

简单来说,是小林澄子设计暗号的时候,中二病上头,觉得自己虽然在侦探技巧和知识储备稍微弱一点,但她是成年人嘛,还是老师,有必要作为少年侦探团的监护人,所以觉得自己当得起少年侦探团的顾问,一时热血上头,就给他打了电话,想把他这个顾问也叫过来,玩一场‘正式’的推理游戏,也算是作为顾问,给少年侦探团组织了一场活动……

嗯,哪怕小林澄子说得委婉含蓄、遮遮掩掩,哪怕小林澄子说是想找他来看看暗号行不行,不过池非迟还是判断出,小林澄子当时就是中二之魂熊熊燃烧,给他打电话百分百有冲动的成份在里面。

“本来是想算上灰原同学的,不过她的名字加不进暗号里,想这个暗号已经让我头疼好久了……”小林澄子无奈笑着,突然听到上课铃声响,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小林老师,你上午有课?”

池非迟看小林澄子这模样,就明白了,估计还是现在开始的这节课。

“是啊,我要去上第四节课,顺便组织孩子们吃午餐!”小林澄子回神后,起身拿起桌上的教材,急匆匆往外跑,“池先生,你先看暗号吧!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在学校里四处看看,一个小时后我们在这里见,我到时候会从供应餐点那里,给您把午餐带过来……真是抱歉,失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