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49.我可爱的真名

樱满集在葬仪社这里接受了如原作一样的魔鬼训练。

当然,那些东西对葬仪社的成员来说都是家常便饭的程度,他们之前的懒散在被恙神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后就改正好多了,毕竟是在贫困与病痛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与樱满集这样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有着本质的区别。

樱满集很快就有些熬不住了……他的身体素质跟不上,连枪也拿不稳,更不要说射击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无处可去,在那个时候决定跟随楪祈离开的时候,他就算是抛弃自己过去积攒的一切事物了,无论是校园生活,还是作为樱满集这十年来苍白的过去。

“不行了……”

樱满集感觉自己的四肢如灌了铅般沉重,艰难地回到自己的宿舍后躺下……极度疲惫的精神让他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像是活在梦里。

来到这里仅仅三天,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刻骨铭心,樱满集本身就不爱运动,他的身体可能比一般的高中生还要柔弱一些,因此也在训练中吃了更多的苦头。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抗住,这就是待在那个人身边的代价。

“话说回来……祈小姐会不会生气了呢?”

樱满集闭上眼睛,回想起那个晚上发生的事。

她自称“姐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楪祈小姐那个时候说的话到底又代表了什么?难道说,她其实也对我……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个时候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只是幻觉吗?是因为恐怖片看多了造成的后遗症?

——不行。

这几天樱满集都没捞到机会见楪祈一面,那位少女可是他抛弃优质的生活留在这里接受苦训的初衷啊。他决定去找楪祈,向她问清楚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说的那些话究竟代表了怎样的意义。

然后……樱满集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他想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心意表达给对方,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配站在她身边,但是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会成为让楪祈认同的男人!

樱满集深吸口气,身体的磨练同样也让他的意志力比过去强了许多,他决定鼓起勇气去找楪祈坦白,不过他走出门却遍寻不到其他人的踪影……无论是负责自己训练的筱宫绫瀬还是脸熟的那几个成员都看不到了。

“哎?出,出击了?”

直到他终于在食堂里找到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男孩子,这才得到了消息。

“是的喔,一个小时前,涯大哥带着祈小姐他们已经出击了。”

……

……

“这次的作战目标,是位于月之濑水库底部的白血球控制设施。”

“我们要潜入水库的最底部,关闭它的控制核心。”

临时搭建出来的帐篷中坐满了人,恙神涯站在大屏幕后方为在场的所有参战成员讲解着接下来要执行的作战计划,楪祈则站在最角落双手环胸,只是装作是在认真听的样子。因为具体的内容她早已了然于胸。

那些卫星是由地面的量子加密系统来控制的,位于目标点200公尺的地下。

“这就是那个装置。”

城户研二操作着电脑将模拟的画面展示给所有人,以便让他们理解接下来行动的意义。

画面中是个被放在剥离壁管中类似气泡一样的东西,呈莫比乌斯环状围绕着中心点的地球匀速运行。

“核心被安放在超传导悬浮罩内,一旦受到物理接触就会转变成封闭模式,变成这样的话就拿它没办法了,在这种模式下,它完全不接受来自外部的任何操控,也就是说,要发送终止讯号的话,只能在不接触控制核心的情况下进行。”

城户研二解说完毕后,拿起桌上的纸杯可乐饮了一大口。

“这种条件下就只能依靠祈的右手还有控制重力的‘虚空’。”

“可是……OAU的援助现在还没有到位,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涯?”四分仪推推眼镜很冷静地提醒道。“以敌方重点防御的卫星控制中心为目标,我们这点人手是不够的。”

“没关系。”

恙神涯摇摇头说道。

“有祈在就够了,再说,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消灭敌人,只是单纯的破坏操控装置而已。对比人数没有意义。”

“太阳落山后开始执行作战,各位,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

……

楪祈坐在一只木箱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静静流淌的溪水发呆。

尽管大家都在为接下来马上要展开的卫星基地进攻作战惴惴不安,但楪祈却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了。按照剧情推展,GHQ通过这次事件预感到危险,准备将留存在日本境内的起源之石转移到国外的总部保存,恙神涯得知这一消息后便准备利用魂馆飒太的虚空去夺还,但不料被茎道修一郎抢先一步窃取。

就是原作那次海边合宿的情节,这是杀死茎道的机会,而且若被他取走起源之石,恐怕下一步就是利用那个像是声波传播装置的东西散播默示录病毒,制造第二次失落的圣诞。

必须要在他得手前行动起来!

而且话说回来,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安排“迪亚波罗”对楪祈欺瞒他的反应……还像之前那样演的话有些恶俗,算了,之后再考虑这件事吧。

“吶,小祈。”

“干嘛?”

这里没有其他人,而且会这样叫她的只有校条祭和樱满真名。

“你那个预知未来的能力,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你在说什么啊?”

楪祈抬头望天空,清冽柔和的光被叶片切割成碎块照在她的身上。

“因为,很矛盾不是吗?”

“你看到的未来不一定是真实的,比如说现在你看到你会在这场战斗中牺牲,所以你选择退出行动,那么你看到的不就是虚假的东西了吗?”

“……真名,你是不是太闲了?”

楪祈忍不住笑笑吐槽一句。

“是的,我的确很闲。”

真名倒也不反驳,很老实的承认了。

“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物,而且墓志铭只能看到很短暂的未来,也不是‘一定会是实现的预言’那种神棍般的东西。”

迪亚波罗一直在炫耀自己的预知是绝对的,除了使用时间删除的方法改变结果外一定会发生。但其实只不过是一种自卖自夸而已,预知未来的概念本身就比较模糊抽象,姑且就算它能看到所有必定发生的事实,但唯有本体的自己能够排除在外,并凭借意愿去改变结果。本质上和时间删除的世界中只有自己能活动是差不多的道理。

“看到必定会发生的未来,并借此改变对自己不利的结果,这就是‘墓志铭’。”

“我还不是很懂。”

樱满真名难以理解这种复杂的概念。

其实很简单的事情她想的很复杂,只能不断地琢磨两者间的矛盾关系,因为除此之外她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沉睡了,但是楪祈几日前的谈话给了她一种希望……能够改变这一切的灾难,把樱满集从亚当的宿命中拯救出来的希望。

有了希望自然就会有期待,有了期待……就很难会没有理由的沉睡了,就像有生以来第一次要上真实战场的士兵,在开战前的晚上同样很难入眠是一个道理。

所以除了钻牛角尖她真的没有别的事情做,楪祈又不会把身体借给她。

“不过我也不需要理解这些,只要你懂得如何使用,不要出现失误就好了。”

樱满真名很欣慰的笑着,心情也跟着变得大好。

就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还有这光,这水……???等等。

“楪祈”的脸色忽然大变。

“小祈!你在做什么?为什么突然……”樱满真名有些不知所措,久违的这种真实肉体触感,还有这溪流河畔的清新空气与柔和光线,都令她倍感幸福。

“让你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好吗?”

一瞬间的角色互换。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经过几次练习后,楪祈已经熟练掌握人格切换,有点迪亚波罗与托比欧那种关系的感觉了。

“我不会让你烦闷的,真名,因为你心情不好我也会不好,你想不开我的脑子也很累。”

楪祈笑笑回答,反正现在时间还早,而且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也没有那种必要了,这里的就是樱满真名,是没有任何杂质与污垢的少女真名。

“……也是呢。”

“祈……你在和谁说话?”

突然阴冷的男子声音让樱满真名的肩膀抖了一下,她缓缓转过头去……来者是那位金色长发一袭黑衣的男子,恙神涯。

“特……涯?”

——怎么办?小祈,你快换回来!

——没关系,我可爱的真名哟,就这样和他说两句话吧,他也是你的青梅竹马对吧?不过不要做我不喜欢的事。

——不要忘记,我能看到你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