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41.演技

“涯。”

楪祈很没有礼貌地直接推门进去。

恙神涯的样子十分消沉,原本他长得就比实际年龄显老很多,此时一脸失魂落魄再配上那头金发,有些失业中年妇女的既视感。

不过正如楪祈所料,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在看到自己出现后立刻好转了很多。他竟是直接站起身,满脸惊愕地看着她。

“祈……你,你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来帮你的。”楪祈故意表演出一种很牵强的笑容。“要救出樱满集,还有那个城户研二对吧?”

“迪亚波罗他改变主意了吗?”

恙神涯有些不解地发问,目光中的惊疑仍然没有消去。

“嗯。”

楪祈回答的很犹豫,她还不自然的撩撩头发,视线微微下挪移,两只手的手指轻轻掰弄在一起。她并没有事先编排什么动作细节,只不过是想到自己要表演一个试图掩饰伤口的少女角色,这些动作就顺其自然地表现出来。

“祈……”

看到少女如此明显的欲盖弥彰,恙神涯心口又是一阵绞痛。

他的拳头不自主地攥紧,心中有股无名之火越烧越旺。

他看着现在强颜欢笑的少女,深红色的眼眸中泛着淡淡的哀伤,恙神涯不禁一阵恍惚,一瞬间的白日梦,他像是看到了当年站在教堂下的樱满真名,与眼前的楪祈渐渐重叠在一起。

——自己真的好没用,如果连这个女孩都不能保护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去拥抱真名呢?

“祈,迪亚波罗根本不知道你来,对吧?”

“……是。”

楪祈的表情一阵凝滞后,慢慢点点头承认了自己刚刚是在说谎。

——实际上她全程都在撒谎,恙神涯已经不该相信从自己嘴里的任何一个唾沫星子了。

“……为什么?”

恙神涯紧紧盯着楪祈。

粉发少女今天没有化妆,所以脸色显得比往常要更加惨白一些,没有血色。她双眸轻垂,面色憔悴,露出一种非常困扰和为难的表情。

“因为我觉得迪亚波罗先生那样做是不对的。”

“他把樱满集置于危险中,又不让我和葬仪社的大家有过多往来,我……很难过。”

楪祈咬着嘴唇伤心地说着,她的声音很低,有些沙哑和哽咽,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那般,惹人怜惜。

她有点担心自己演技会过于浮夸,不过偷偷看着恙神涯那副恼羞成怒却无能为力的模样,心中便涌现出来越多难以言喻的愉悦。

“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

恙神涯突然眼神一横,上前来就想强抓楪祈的手。

“没有喔。”

少女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要快的多,直接向一旁侧身闪过,使得恙神涯扑了个空。

“没关系,涯……”

“我没事的,我能承受,这不算什么。”

楪祈紧抿着下唇,双手抱在胸前,眼神转向另一边不敢面对恙神涯。

她尽力让自己的脸颊泛起丝绢般的浅色红晕,这样看上去才更加逼真,才更加像是一个受到欺辱后试图掩饰自身伤疤的样子。

“祈,离开那个男人,到我这里来吧。”

“不行!”

楪祈故作惊恐地大喊出声。

“为什么?”

“那样做会引发很严重的结果,不要做这样的事,涯。”她惶惶不安地回答,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那样迫真。“而且迪亚波罗先生只是心情不好,他平时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他对你!……”

恙神涯实在是无法把那些话说出口。

虽然楪祈没有挑明,迪亚波罗也没有明确告诉自己惩罚的内容,但这种事情是很容易猜到的。眼前这少女如此秀色可餐,一袭花瓣般的粉发,面容可是如同精雕细琢的娃娃般可爱,一个男人拥有对这种女孩为所欲为的权力还能抑制欲望什么的……连他自己都不信。

“先不要说这些了,我来是希望能帮到涯,我听到你们谈话了……你接下来想要去救樱满君,然后阻止那些危险的卫星对吧?”

就连楪祈也不忍心看到恙神涯这么难受的表情了,连忙开口把这个话题掠过去。

“啊,是的,他似乎不打算让我行动,但我不会听他的。”恙神涯神色缓和了一些。

“我来帮你,涯。”

楪祈上前靠近他,很坚定地说道。

“谢谢……有你帮忙就轻松多了,祈,接下来我跟你讲一下作战计划吧。”

恙神涯坐回椅子上,在键盘前操作两下呼唤出投影画面,上面是他拟定好的计划详细步骤,很仔细地对楪祈交代每一个细节。

……

……

GHQ,特殊病毒对策局的第四隔离设施。

尽管是军队下辖的区域,一般不会有哪个胆子大的人敢来这种地方闹事,但相关的值守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七点时刻,站在高高瞭望台上的探查卫兵打着哈欠从电梯下来,与前来接班的同事寒暄了一番后便离去了。

他感觉浑身酸疲,值勤这种事情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他舒缓着自己的筋骨,拐弯走进一片没有灯光覆盖的黑暗小路,准备前往宿舍休息。

——嗯?那是一只鸟吗?

一个阴影突然覆盖在他的头上,男人不由狐疑地停下来观察。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蛮横霸道的力量忽然击中他的脖颈,男人不受控制得向前一头栽倒。

“喂,涯,我已经进来了,你们可以行动了。”

楪祈从一只集装箱后面走出来,一边开始联络外面的队友,一边让绯红之王帮自己把那家伙的军装脱下来。

“做得好,祈。”

“等等你听我的信号行动,一旦外面的攻击开始,鸫就会根据他们行动的方向判断城户研二的位置,你先找个地方待命。”

“好的~”

通讯切断后,楪祈抱着那只白色的头盔,露出一种诡异的微笑。

……

……

樱满集在这里已经呆了足足三天。

他本人都已经开始麻木,从最开始的恐惧,紧张到后来的绝望直到现在他都有些佛系了。因为自从他答应协助GHQ抓捕恙神涯后,嘘界就从来没有再为难过他,导致他整天对着发白的墙壁冥想外无事可做,整个人都快发霉了。

他只能摆弄着那支嘘界交给他的信号笔,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说是使用它,他们就能找到恙神涯,应该是追踪器之类的东西吧。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打开牢门走进来,樱满集无神的眼瞳恢复色彩,那个人告诉他有人为他请了辩护的律师。

“哟集君,你好。”

刚走进另一个被隔离的房间中,就有个十分爽朗的声音响起。樱满集定睛看去,那是个身穿笔挺西装的金发男人,满脸浅浅的胡茬还有一张英俊的面孔搭配眼镜。

这个人好眼熟,但樱满集一时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了。

“我是受你母亲的委托,前来为你辩护的梅森律师。”

——涯?

樱满集当下一脸错愕。

他一开口樱满集就立刻想起了这个声音还有这张熟悉的脸属于谁,虽然只有一次短暂的谈话,但他太过独特的样貌与金色长发还是让樱满集记住了他。

“涯……”

少年低声道出那个名字。

“我们开始吧,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才能有机会保释喔。”

恙神涯假扮的律师直接开口打断他,接着开始在随身的包里翻找文件,那个送他前来的士兵见状也很自觉的退到外面去。

“现在可以开始谈了吧?”

恙神涯朝樱满集使了个眼色。

樱满集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是越发的紧张不安,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摸向口袋里的那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