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38.射程A

“你对祈都做了什么!”

“哼,放心吧。”

“她没什么事,只是让她认清楚,谁才是她真正的主人。”

其实说这种话楪祈也不禁一阵恶寒,不过谁让她一时间口无遮拦的把这种话脱口而出了呢,算起来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更加坚定了恙神涯对迪亚波罗的憎恨,只要他越来越讨厌迪亚波罗,那么楪祈本人就越来越安全。

“你这混蛋……”

楪祈听到电话那端急的恨不得隔着电话一刀戳死自己的声音,又用非常得意的口气笑了两声,光是想象恙神涯现在难受的表情她就开心地恨不得想唱首歌。

但她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很优秀的,只是表现出微微的欣喜,但在恙神涯听来那也不过是“迪亚波罗”在向他炫耀而已。

“真想知道的话就亲自去问她吧。”楪祈算准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于是像往常迪亚波罗的言行模式一样的单方面宣布通话结束。

“关于营救行动,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再行通知。”

“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轻举妄动。”

“……啧。”

恙神涯的怒意几乎要咬碎牙齿,他拳头攥的死死的,甚至把刚刚拿在手里看的一张广告传单都给抓破了。掠夺自己所重视之人的价值,甚至自己还非要听命于他这种事,换谁都是无法忍耐的。

恙神涯这次不会听迪亚波罗的命令,楪祈当然也清楚他不会,但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这次的行动是“楪祈”因为不满迪亚波罗而偷偷施行的,迪亚波罗这张假面,必须要变得更加真实,楪祈要让他成为活灵活现,仿佛真实存在的人物,他可以将怒火发泄在自己这样柔弱的女子身上,当然,也可以被那个柔弱女子所欺骗。

“不堪受到主人的压迫转而选择帮助你拯救伙伴的美少女,这种剧情你应该满意吧?恙神涯。”

楪祈一脸冷笑地自言自语着,慢慢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不过她又突然停下来,因为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还没做。

“King Crimson。”

“帮我去联络樱满集。”

少女的身体爆发出绯红色的光团,获得虚空之力加成进而升级为远程操控替身的绯红之王立刻出现,它得到楪祈的眼神示意,接着立刻化作灵体急速穿过教学楼的墙壁,朝外飞去。

绯红之王·虚空,作为牺牲力量与速度为代价,将原本只有E的射程提升至A,但力量与速度却降级为C,它是很不适合用来战斗的替身,但是楪祈一般也只是用它进行特殊的工作,还有帮自己假扮迪亚波罗这个人而已。

……

……

樱满集现在心有些麻木。

他被抓到GHQ,受到一个有着紫色头发和义眼的军官审讯,他的名字叫做嘘界,官阶是少佐,那个人看上去就很可怕,而且很擅长刑讯这类事情的样子。但是他并没有对自己动刑,只是说之以情,晓之以理。

但他只有17岁,还只是个未成年人,面对这种不间断的询问还有来自心理层面的施压,他早就已经不堪重负……现在能守住心理防线不说出楪祈的身份,完全都是出自对方对自己的那份信任,他知道这是祈小姐的计策,现在这些痛苦都只是暂时的。

——祈小姐她没有事先告诉自己,一定是担心自己会因害怕而拒绝吧。

樱满集并没有对她心生怨恨,他觉得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都是被出卖时产生的怨恨心里在作怪,这一定是祈小姐交给他的试练,只要好好完成,就一定能让她更多地关注到自己的!

——可是……这样的自己又能做到什么呢?

而且更关键的是,他刚刚加入葬仪社还不到24小时的时间,面对嘘界茫茫多的问题,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面对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少年,而且还是自家上司樱满春夏博士的儿子,嘘界也根本不敢对他动刑,因此也只好多磨嘴皮子了。

审讯暂时告一段落,樱满集独自一人坐在昏暗潮湿的牢房里,身上所有的物品都被没收,还穿着白色的特殊囚服。

一名戴着眼镜的军官,也就是罗文少佐走过来,朝他这边丢了一个包裹着软食面的塑料袋,肚子饿的樱满集也只能撇撇嘴,勉为其难地将它捡过来。

“这就是他说的很难吃的食物吗?”

被连续审讯了一下午,他的身心早已疲惫至极,当下也不管什么味道,拆开便准备直接动口吃下去。

“樱满集,这里感觉如何?”

“诶?”

樱满集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但是刚刚那毫无疑问是真实的声音!樱满集吓得手上的面都掉在地上,他站起身来慌张地左顾右盼,竟然在床的角落发现了一个通讯器!

“不要害怕,我是楪祈的同伴,现在你要冷静,仔细地听我说。”

他听上去像是个中年男人,声音很低沉,樱满集咽了口唾沫,把那只微型通讯器拿起来捧在手心中,有些紧张地问。

“这位先生,您在附近吗?如果在的话……请来救救我吧!”

“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那个声音的来源当然是灵体状态的绯红之王,虽然它能够自主的发出声音,但楪祈还是做了些小手脚,这颗通讯器是上个时代很旧的对讲机装置,只能在很悠闲的范围内进行通话,但是这对绯红之王来说根本不算问题。

而且因为样式太老,GHQ根本捕捉不到它的通讯频道,也不担心会被窃听。

“他们如果想伤害你,你现在早就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了。”

“可是……可是我怕我真的扛不住了……”

来自审讯的心理压力连许多成年人都承受不了,别说是他这一个孩子。

“你就按照楪祈之前交代给你的那样去做,装作对恙神涯很不满。”

“然后更重要的是现在……一把能打开牢门的钥匙就在你的床底下。”

绯红之王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偷走了罗文的身份ID卡,用它的权限就能打开这所设施内所有的门锁。

“哎?”

樱满集一阵错愕。

“这么做可能会让你吃点苦头,但是我相信你既然加入葬仪社,就应该有这份觉悟。”

“……”

即使能打开这扇牢门也无法逃走,樱满集很清楚,一旦逃出去,外面全副武装的士兵不出半分钟就能把他重新制伏,而且因为试图潜逃他可能会受到更严重的刑罚。

但是……这是祈小姐的一片良苦用心,她希望自己能完成这项任务,樱满集一想到楪祈的笑容,心中就涌起了很多勇气。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