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37.当面NTR

有学生被GHQ当作嫌疑对象逮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天王洲第一高校。然后再没过多久大家都知道了被抓走的学生叫做樱满集,是2年A班的一名普通学生……一时间整个校园都人心惶惶。

樱满集的两名好基友寒川谷寻以及魂馆飒太今天的心情明显没有往常那样明朗,谷寻还算镇定,但是飒太很明显就非常恼怒了,他们都很清楚樱满集是怎样的性格,虽说他有时候也会做出一些大胆的事情,人人害怕的恐怖片他都会兴致勃勃的去观看,但突然间说他和葬仪社有串联……谁都无法接受。

楪祈刚走进教学楼,就被一个高个子男生挡住了去路。

她微微蹙眉抬头看去,是寒川谷寻,他正一脸怀疑与阴沉的盯着自己。

这家伙本身就很精明又多疑,昨天本来应该留在学校与飒太完成功课的樱满集就这么碰巧的被楪祈叫出去,又这么碰巧的被GHQ逮捕,他有理由怀疑是楪祈做下的手脚。

“楪祈同学,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集他突然会被抓?”

他语气很不友善的发问。

他整个身体把过道占住,这就是如果听不到自己满意的回答就不让楪祈过去的意思。楪祈微微眯眯眼看着这个男生,他的确不是个可以轻视的对象,包括在原作中的种种辅佐樱满集的表现。

就单单是怀疑自己的这份勇气,就值得称赞了。

“喂!你在干什么!谷寻!”

但是楪祈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后面的魂馆飒太就一脸惊慌地跑过来了。

“祈小姐一定也受到了很多惊吓!那么可怕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你怎么能再对她提起这些问题呢?”

“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细节,飒太,你不要失去判断,难道你不担心集吗?”谷寻露出为难的神色,像是对飒太这个舔狗有些无奈。

“我当然担心!但是祈小姐是无辜的!”

飒太一把抓住他的手就要拽着他离开。

寒川谷寻深吸口气,重新用冷漠的视线在楪祈身上扫过,沉默了大概有几秒钟后,慢慢对魂馆飒太说道。

“如果集他真的和葬仪社有关系,那么就一定是有人发现并举报了他。”他这样说着,视线还刻意朝楪祈身上瞥了瞥,像是在暗示什么。“而且这个对象很可能是和集走得很近的人,所以同班的家伙就很可疑了。”

楪祈觉得有些好笑,寒川谷寻这样的性格也是和他的家庭环境有关系,倘若把他送进葬仪社的话,应该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武器吧?不过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

“喂!给我适可而止吧!”

突然有个娇小的身影冲过来挡在楪祈的身前。

栗色的头发,后脑两个可爱如樱桃果实般的小辫子,竟然是……校条祭。

她现在应该,因为自己喜欢的男生被逮捕而心急如焚才对,怎么会突然顾及到自己?

“小祈她或许和我们都不太一样,她有一份特殊的工作,但是……她绝不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

——不会出卖朋友,但不是朋友而是工具人的话就不一样了。

楪祈心中悄悄说道。

“反倒是你们,在这种时候还互相怀疑,真是太过分了!向小祈道歉!”

“对不起!”魂馆飒太本身就摇摆不定,被校条祭这么一顿指责立刻就服软了。“谷寻,我们回去吧,集的事情以后再说。”

“……哼。”

寒川谷寻最后冷哼一声,露出一个“走着瞧”的表情。

楪祈皱皱眉心中满是问号,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这小子了……他明明没有证据,却嗯?等等,他该不会……?这小子该不会阴差阳错的在之前那次战斗中看到自己了吧?

——不,绝不可能,楪祈那个时候一直都很仔细地做了伪装,哪怕是在消灭敌人后楪祈也没有摘下口罩,难道……仅凭身形和面罩上的半张脸他就断定是自己?

楪祈心中有些焦虑,她望向两个男生离开的背影,默默攥紧了拳头。

——倘若真的如此,那么这个人的性命绝不能留,找个机会除掉他算了。

“小祈……”

楪祈回过来神后,却发现校条祭已经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还是一样熟悉温软的触感,就像那个时候楪祈对她谎报自己的身世是如出一辙,校条祭拼命忍着眼泪,娇软的身体却颤抖不止。

“没事的,祭。”

楪祈也抱住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尽力用自信地口吻对她说道。

“他们只是怀疑而已,没有什么实际证据。”

“最近葬仪社闹得那么欢,GHQ到处都很敏感,说不定集是被误会了,放心吧,他一定会没事的。”

——事实上,我也不能保证他的安全。

原作中他虽然受到了著名的拷问专家嘘界的款待,但只是一些心理攻势没有动刑,但谁也不知道嘘界那个变态万一心情不好会不会让樱满集吃苦头,生命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他可是抗体的博士樱满春夏的儿子啊。

——嗯?春夏的儿子……春夏……虚空染色体研究组的核心成员。

楪祈忍不住笑了,她好像又发现一个意料之外的拓展路线。

“嗯,集他一定没问题的。”

“小祈,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听到这些话,校条祭的情绪安稳了许多,同时也抱得更紧了。

原作里樱满集被抓走,校条祭可是偷偷抹眼泪了,但现在她却只是有些情绪不稳而已,应该是有自己这个可靠的友人在身边的原因吧!应该没有什么别的缘故,楪祈单纯的这样想到。

“嘟噜噜噜噜噜噜噜——!”

突兀的铃声打破了少女间的这份温存。

“诶?什么声音?”

“嘟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抱歉,祭,我去接个电话。”

楪祈推开她,尴尬地笑笑,接着掏出手机朝走廊的另一侧,没有人会经过的副楼梯小跑过去。

“小祈的铃声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奇怪了?”

校条祭不解地歪歪头。

……

……

这个特殊的铃声响起也就代表这是来自他人对“迪亚波罗”的通话请求,楪祈得以提前开始准备,找到中年男子低音的发音位置,然后清清嗓子后按下接听键。

“是我。”

“那都是你的安排吗?迪亚波罗!”

恙神涯愤怒的声音从扩音器中发出,迪亚波罗从来不接听视频通话,所以楪祈不得不把手机从耳边稍微拿远一些。

“……你在生什么气啊,恙神涯。”

“难道你不是很清楚吗?”他似乎也注意到自己太过激动,所以马上放缓语气,但其中的怒意还是能清晰感受到。“让樱满集入伙是你的注意吧?”

“当然。”

“为什么?他明明已经是无辜的一个人……你为什么要把他牵扯进来?”

“……哼。”楪祈轻哼一声转个身,看着窗外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们笑笑。“看不出你这么看重你的儿时玩伴,恙神涯,我做事情自然是有原因的。”

“你和他都是无法逃避的,更何况,他才是当年夏娃所选择的‘亚当’。”

“他现在被逮捕也是你的意思吧?能告诉我原因吗?”

“抱歉,我没有和别人解释大道理的习惯。”

虽然嘴上在道歉,但用的却是那种十分轻蔑的口吻,令恙神涯不禁更加火大。

“祈也是这样被你卷进危险中,集也是……!你就这样不把他们的生命当回事吗?”

“是吗?好像我确实伤害了你两个很重要的人,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恙神涯越是激动,楪祈的口气就愈发轻松,心情也跟着爽快了不少,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说到祈,最近她好像变得不怎么听话了,没有我的命令擅自和你们联络。”楪祈强忍住不笑,以一种很欠揍的大叔口吻调笑着,完全融入了现在的角色中。

“我,昨天给了她很重的惩罚哦,想来她最近应该会老实很多了吧。”

“你!你对祈做了什么?”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还能够保持冷静。

更何况,恙神涯早就在心中把楪祈看作是真名的一部分,这种话在他耳朵里无异于当面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