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33.终极工具人

这么做会有很多问题。

但楪祈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能快速抹除校条祭对自己的猜忌了,她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没有时间浪费在青春校园的闹剧上,这个强吻的动作结束后也宣告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楪祈对樱满集,对任何男生都没有兴趣。

而且说是强吻……其实只是碰碰嘴唇而已,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这样以来那个“偶像歌姬与少女同时爱上一个男生”这种恶心的传言也不攻自破,哼,反正都是谣言,与其对象是个男人,校条祭明显要舒服很多~听起来也没有那么刺耳。

许多人都反应很快地掏出手机捕捉到了刚刚的画面,用不了多久它就会传遍整个校园的社交网络,紧接着自己的EGOIST个人主页下方也会沦陷……不过没关系,一般来说网络偶像有百合倾向反而是加分项。

楪祈吻完校条祭,立刻拉着她像私奔的情侣那样逃出混乱的现场,一路上校条祭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楪祈,只凭她强势地拽着自己的手去任何地方。

或许是因为回家太晚的原因吧,现在这空荡荡的车厢上就只有她们两个人,落日的最后余晖变成了血红的无数条丝线抛在她们身上,伴随着耳边持续的车辆摩擦轨道发出的噪音。

楪祈望着对面车窗外快速掠过的城市风景发呆,心中在考虑接下来关于白血球作战的行动计划,就在此时,校条祭终于耐不住寂寞了。

“小祈……你……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她忽然这样问道,声音还有些颤抖。

楪祈望向她的侧脸,虽然泪痕已干,但她的眼眶还是肿肿的像两颗水蜜桃。

“朋友嘛。”

楪祈没多想,直接如实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

校条祭越说声音越小,像个受了委屈却也不能发泄的孩子。她回想刚刚的事情她还是觉得如做梦般不可思议。

小祈永远不会令人失望,当你在心底给她做出一个评判标准的时候,她一定会做出某些疯狂的举动来打你的脸,她不是坏女人,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对集没有兴趣,还强……强吻这种话,校条祭真的说不出口。

“亲你吗?这算什么,不过是嘴唇碰嘴唇而已,我们一起吃了那么多顿饭,你还在乎这个?”楪祈表现出满不在乎地样子,托着下巴把脑袋转向另一边。

“那!那可是我的初吻啊!”

这种淡然的态度令校条祭有些忍耐不住了,她提高嗓音冲着楪祈强调道。

“我也是,放心吧。”

楪祈也回头看着她,微笑着伸手在她松软的头发上摸了摸。

“……初吻给了女生什么的……呜呜,我的人生也变得奇怪了。”

“这才有意思不是吗?”

她一听这话直接也是没忍住,噗哧地笑出声来。

“按部就班,风平浪静地渡过一生也太无趣了。”

“我们总要经历一些只有我们自己才能体会的事情。”

——比如说来到你们这个世界。

楪祈突然发出这样的感叹,接着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粉红的头发从她的肩膀上快速滑落,傍晚时分的倦意让楪祈又打了个大哈欠,她一边用手背拭去挤出来的泪珠,接着突然发问。“祭,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

“唔……很坏的人。”

校条祭只是短暂犹豫了一下便开口回答。

“嗯哼~真的?”

楪祈的眼角微微上俏。

“因为你总喜欢开玩笑,捉弄我……还有这次……就算是为了让我相信你的话,也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楪祈听后又是明朗清澈的一声轻笑,说道。

“我这个人呢,讨厌和别人长篇大论,喜欢把事情付诸于行动,既然你觉得我喜欢樱满集,那我就直接用行动否决,也没什么不好吧?”

“所以说你坏!”

校条祭虽然好像是在责备她,但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她突然发现,小祈……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她比自己所见过的任何女孩子都要纯粹,想到什么就去做,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从来都不拐弯抹角。虚情假意这样的词汇在她身上是永远都看不见的。

但其实这样评价也不太合适,因为她今天面对那么多热情的“粉丝”们作出的笑容还有装作开心的样子,很明显都是装出来的,与她相处长久的校条祭一眼就看得出来。

“坏人有什么不好?”

楪祈完全不以为然。

“我就想做一个坏人,只要能够达成目的,我完全不在乎毫不相干的人会怎么样,什么宁愿自己受伤害也不想伤害他人,这样的家伙我最讨厌了!”

她这样抱怨着还用一副鄙夷的语气,校条祭很快就明白她在向自己暗示。

“你是在说集吗?他只是很温柔……”

“我说你啊,那可不是温柔。”

楪祈不想听她跟自己解释樱满集到底是怎样的人,因为她当年是一集一集追着罪恶王冠这部新番连载完结的,之后也反复看了很多相关的分析和长评,她太了解樱满集了。

“无论是温柔,还是强势或者其他的品质……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拥有实力的基础上,他就是缺乏勇气,就是懦弱,何必要用温柔这种漂亮话欺骗自己呢?”

——不是这样的!集他,集他从小就没了父母,他背负着这么多伤痛活到现在一定是很辛苦的!

校条祭几乎马上要脱口而出这句话来反驳,然而在那一瞬间,她看着楪祈红眸中的那片深邃,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楪祈……也是失去了双亲。同样的情况,小祈却可以获得如此豁然而坚强的面对人生,甚至能活得如此精彩。

“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吧。”

最后憋了好久,校条祭发现自己竟无力反驳,只好悻悻地这样感叹道。

“无所谓~”楪祈眨眨眼。“反正和我也没关系。”

“不过,我最近可能有一些事情要让他帮忙。”

刚刚对樱满集一通贬低的楪祈忽然间改口。

“让集来帮忙?”

“是的,是只有他能做到的一些事。”

楪祈的笑容渐渐收敛,精致的面容上是一种孑然的认真。

——能够吸收默示录病毒的虚空,若楪祈想要彻底消灭这个世界上的病毒,那么樱满集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他能够在动画的最后成长为王者唯一的媒介,也是他的宿命。

只不过,楪祈可不会抱着他替他去死!相反,只要自己对他表露些许好意和温柔,到那个时候他应该会心甘情愿的为了全世界去死吧?呼呼,真是一个好计划,先让我把你骗到手里尽情利用!最后再像破抹布一样丢掉!

——没错,樱满集,在我心里你只是一个终极工具人,打工仔!

“你可不许误会!祭,我不管你个人的感情选择,但是我讨厌别人误会我喜欢男人。”

“……我知道了。”

突如其来的严肃令校条祭有些反应不及,但她还是愕然地点点头答应下来。

在作出那样疯狂的举动,再加上楪祈刚刚对樱满集那番很偏执的评价后,校条祭心中那可笑的猜想也随之烟消云散。

“等等!我还没问你,小祈,你为什么突然能来学校了?”

校条祭眼前一亮,她差点忘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喔~这个啊。”楪祈神秘地一笑,道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因为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他听我说这件事后就帮我办理了手续……当然不是无偿的。”

——不是无偿,指的是帮对方炸GHQ机甲这样的事情。

“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吗?”

校条祭不太了解这些社会的事情。

“嗯,可能是某家公司的BOSS,也可能是官员什么的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