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24.小孩子

破晓降临。

初升的日光洒在这片被废弃已久的破败都市内,有一种末日黎明的既视感,但是这份战后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一群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破坏。

大批的机甲与身着白衣的军队开进这无人问津的封锁区中,而他们自然是带着满腔的仇恨之火,昨天晚上那次事件是GHQ接受这个国家以来少有的惨败,损失了大量的士兵与财产,他们势必要将这个叫葬仪社的神秘组织一网打尽。

恙神涯起了个大早,刚刚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就听到了来自阿尔戈的紧急通讯。

“涯!大事不好了!”

“GHQ吗?”

恙神涯眉头一紧,残留在脑中的睡意顿时全消。

“是的,那群白衣混蛋闯进来,正在14号区域大肆抓捕平民!”

此时的阿尔戈正俯身趴在一处楼顶上,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视野中,GHQ的多国籍士兵组成的军队正在押解推搡着很多交不起高额税款,只能躲在封锁区苟延残喘的百姓……想必是他们昨晚大胆的行动引来了GHQ的报复。

阿尔戈也担心过这件事,但是他没想到敌人会来得这么快。

“继续观察,随时报告状况。”

“涯……我看到了那个屠夫达利鲁·杨,那小子可是个麻烦的家伙!”

“达利鲁?”听到这个名字恙神涯一阵错愕,不过他瞬间就联想到了一连串可行的计策,当下竟是略显轻松地笑出声来。“那个万花筒吗?哼,这下可就有意思了。”

“涯?”

阿尔戈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种紧要关头他竟然还能笑得出声,难道他已经想到对策了吗?

“没什么,继续观察,注意隐蔽自己。”

“遵命!”

……

……

楪祈也被那股全体集合的警报声吵醒了。

尽管很不情愿离开温暖的被窝,但这次行动她是必须要参加的。她也随意接水洗了把脸,做了简单的洗漱后就离开了房间,换上昨晚穿过的那套脏脏的服装就出门了,因为突然换上新衣服的话,可能会引起恙神涯的疑心。

至于绯红之王昨晚带来的那身衣裙,当然是结束行动后回家时穿的。

刚走到会议大厅的铁门前,楪祈就听到了里面嘈杂的人声,看来葬仪社的人员已经到齐了。

“早安,祈小姐。”

推门入内,坐在轮椅上的筱宫绫濑就很热情地冲她打了个招呼。

“啊呜……早安,出什么事了?”楪祈揉揉惺忪的眼睛。

“是GHQ的病毒对策局!他们进入了这片区域,我们得马上出击才行。”

“嗯?抗体吗?”

所谓的“抗体”,指的就是那个特殊病毒灾害对策局,他们负责管控与默示录病毒相关的防疫措施,同时也有一定的军事实力,甚至还有判定某人为病毒感染者,并且不需要任何申请就能将感染者“销毁”。

而这个抗体的局长,就是持有樱满真名灵魂的茎道修一郎,算是动画里的一大BOSS级人物了。他虽然隶属于GHQ,但只是做做表面工夫而已,或许是接到虚空基因被窃走的情报,这才派人过来追查情况吧。

“你来了,祈,大家都在等你。”

“我知道,是想让我用虚空吧。”楪祈看着涯,眼帘微垂,细长的睫毛一眨不眨,面无表情。“迪亚波罗先生已经告诉我这件事了。”

“哦?”恙神涯有些吃惊。“他已经知道了吗?”

“嗯,早上发了信息告诉我,这次行动要我配合你。”

“……呼。”

恙神涯心里松了口大气,他虽然心里有了破敌良策,但这之中必须需要楪祈的虚空能力,但是楪祈只能算作他身边的一个客将,想要获得她的使用权还必须经过那个男人同意才可以。

没想到迪亚波罗的消息如此灵通……自己还是小看他了。

但是眼下,还是要把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这场战争中,条件已经全部凑齐。

“涯,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吗?”

四分仪一脸苦瓜色,在他看来这场战斗自己这边是毫无胜算的。

“考虑到眼下的战力差距,还有士气问题……救援平民所要冒的风险实在太大了,还是趁机撤退,保存实力比较合适。”

很理智的分析,如果是在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的情况下,的确是如此。

因为昨晚的事故,赢家其实只有楪祈一个人,葬仪社与GHQ均是损失惨重,现在在这里的众位成员很明显没有了原著中那种干劲,听到四分仪如此说话均是无一例外地显露出沮丧的神色。

“害怕GHQ的话就留在这里吧,反正也只是一群只懂得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的小丑。”

不等涯说什么,楪祈就很平静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她的眼睛透着明亮而清澈的鲜红,没有任何杂质,但偏偏是这种平静寻常,对任何事物好像都不放在眼中的态度,还有字里行间都透露的轻视,恰到好处的碰到了这些人心中最敏感的部位——自尊。

“你说什么?你这臭女人!”

“竟敢小瞧我们?”

“给我道歉啊!”

不和谐的声音,立刻此起彼伏。

这种矛盾的局面令恙神涯也有些难办,他也没想到楪祈竟会公然开启嘲讽技能。

“因为被戳穿了就气急败坏嘛?”

楪祈楪祈回头,神情微凛,双眉挑起,眼角也随之而起,仿佛细细的柳叶,一股锋芒自然而出。

“在我看来,你们就像是叛逆期的孩子和父母闹别扭那样,一旦对方动起真格就害怕的连武器都拿不起来了,嗯哼~这难道不是很好笑吗?”

楪祈捂着嘴微微笑,她是在用最好听的声音,说着最阴阳怪气的话。

“你这个新来的懂什么……我们曾经都是很拼命的在和敌人作战啊!”

“话说的好听,你自己又能做到什么?难道你一个人就能打败那些敌人吗!”

“我的能力怎么样,你们的首领涯先生应该很清楚。”

楪祈对涯使了个眼神。

恙神涯只是沉默了一阵,神情有些复杂,最后慢慢地开口说道。

“祈,时间紧迫,不要再激起不必要的矛盾了。”

“涯先生,请不要会错意。”楪祈并没有让步的意思,她盯着恙神涯,很平静地说。“我会战斗,是因为迪亚波罗先生让我这么做的,所以无论你们如何选择,我都会去到那里。”

“喂!你们……难道连这样一个女孩子都不如吗?”

突然间嘹亮清澈的嗓音,让所有人都如醍醐灌顶般浑身一震,看向发言的那个人……竟然是筱宫绫濑。

“我们的确输的很惨,也牺牲了很多同伴……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失去战斗的勇气!难道你们就甘心被祈小姐这样的女孩子嘲笑,被她保护吗?”

筱宫绫濑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她很想洗雪昨晚战败的耻辱,更重要的原因是看不惯他们组织中有些被GHQ打怕的家伙,或者是因为昨天涯的失利开始对他产生怀疑的胆小鬼……这些都是她亲眼,亲耳听到的事实。

“我会去战斗!祈小姐,我会和你一起去!”

“随你便。”

楪祈耸耸肩。

“可恶……连绫濑也为那个新人说话……”

“但是,真的能赢吗?我们和GHQ的数量差距是一比10以上啊,而且这还不算Endrave……”

言论正在动摇着。

原作中的恙神涯几乎没有在大体指挥上吃过败仗,更别说险些丢了性命,会被一些刚入团不久的成员怀疑也是理所应当的,原本樱满集在加入的时候就很不满涯,而他的性格定位就是个普通人,所以像他这样的普通人,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的确犯了很大的过错,但是我在这里为大家承诺,这次,赌上我恙神涯的性命,也会带领你们取得胜利。”

恙神涯朝前,声音高昂而铿锵有力。

“我们从现在开始,要消灭‘抗体’,救出平民……并且,这次的作战不同与以往的隐蔽作战,我们将以楪祈为核心,从正面对敌人发起攻击!”

“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葬仪社’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