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22.不要调查那个人

接下来的时间,恙神涯逐一介绍了葬仪社的重要成员,接着在简单的整备后,便带着残部朝他们位于封锁区内的地下基地返程而去。

——呼~

坐在车后座上,楪祈忽然感觉到有些困乏,从刚刚跳下大楼到现在她累积使用了至少有五次的绯红之王,这还不算那种为了躲避子弹而临时开启的瞬时时删,再加上跑了那么多的路,杀了那么多的GHQ士兵……即使有绯红之王在帮她完成各种动作,也着实难免感到疲惫。甚至还隐约有了一丝空腹感……如果这个时候能暖暖的吃上一口校条祭的夜宵那该多好……呜呜。

可能这就是持续力E的体现吧,指本体在剧烈运动后会感到肚子饿。

今晚暂且留在葬仪社,算是熟悉一下这个组织的内部环境,而且根据她模糊的记忆,明天可能还有一场仗要打,病毒对策局,也就是抗体那个GHQ旗下的组织可能会派人到这里来进行搜索,恙神涯就是决定在这个时候,利用虚空的力量正面击溃GHQ的主力部队,然后在镜头下宣布葬仪社的大名以及那段中二十足的宣言。

她把头轻轻靠在车窗上打算小憩一会儿。座下的这辆吉普车随着颠簸的路面晃动着,透过布满污渍的车窗,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还有身后绯红之王的脸。

——哼哼,你想不到吧,恙神涯,在你还为所谓的迪亚波罗殚精竭虑的时候,他已经打入到你的内部了!当你历经艰险终于找到真名的灵魂时……她就会成为我觉醒墓志铭的工具,光是想想那个时候恙神涯那张惊恐的脸,就已经嗨到不行了……我楪祈,可是要成为双魂王者的女人啊!

“祈。”

“干嘛?”

楪祈回神,但依然保持着头靠在窗户上的姿势,懒洋洋地看向斜对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恙神涯。

“你是,被迪亚波罗从GHQ救出来的,对吧?”

似乎是按捺不住想问问题的冲动,于是恙神涯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

楪祈开始装傻。

“你不必这样防备我,对你我是可以推心置腹的。”

“哼。”

楪祈听后只是不屑地轻笑一声,她知道恙神涯这话不是在骗人,只不过他的这份真诚不是对自己,而是对樱满真名。

“我没有过去的记忆,是迪亚波罗先生给了我一切包括我的名字。”

“他就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你想挑拨离间还是放弃吧。”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感叹,没有绯红之王,楪祈到现在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年半以前,我得到一个情报,GHQ的抗体对策局正在秘密准备一项人造人的实验。”

“我开始跟踪这条线索追查,最后攻破了那个研究所,但却没有发现实验对象……那很可能就是你,倘若不是迪亚波罗,或许我们现在就已经是很好的同伴了。”

他转过头看着后座的楪祈微笑。

恙神涯避重就轻,故意隐瞒了关于真名的情报,不过这对楪祈来说毫无意义,她早就把他们三人的情感纠葛摸得一清二楚,甚至还知道恙神涯以前那个特殊的名字。

诶?若是某天楪祈梳一个中分头去见恙神涯,然后唤他作“特里同”,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呢?八成会直接抱上来泪流满面的喊“真名”吧,嘿嘿,虽然很有意思,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楪祈才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

“迪亚波罗……他背后是不是也有一个像我们这样的武装组织?”

——果然,这才是他真正想问的话吧,先假装说点别的事情让自己放下戒心再不经意间抛出有价值的问题,不过你还是太年轻了点。

“虽然我们才认识不久,但是涯先生,我还是给您一个忠告吧。”楪祈认真严肃的看着恙神涯。

“不要试图调查迪亚波罗先生的真实身份,他的手段很残忍。”

“……”

这哪里是什么忠告?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但是经由楪祈之口说出,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尤其是寻常讲话总是那样随意放松的少女此时突然变得这般严肃……即便是在面对挤满整座桥的Endrave时,楪祈也没有露出像现在这样严肃的表情。

“不要干愚蠢的事情,涯。”

“……我记住了。”

恙神涯把头转了回去。

他也很少会对某个人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但这个迪亚波罗,说实在的,的确是恙神涯见过的最捉摸不透的男人,除了已知的名字外他几乎是一团黑雾般密不透风,看不到丝毫他的内在,甚至这个名字也有可能是假的。

——今后,葬仪社会变的怎么样呢?

……

……

片刻后,在葬仪社驻扎的基地中。

这里地处偏僻,而且其中有很多道路都被断壁残垣类的障碍物封死了,普通人很难找到这里,对这种不合法的组织来说,能够不常年生活在地下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今晚大家都很劳累,恙神涯安排了几个人负责轮换值守后便去休息了,还安排筱宫绫濑引着楪祈到临时为她安排的房间休息。

筱宫绫濑在前面自己驱动着轮椅慢慢前进着,尽管楪祈提出了要帮她的请求,还是被不出意料的婉言谢绝,总的来说,筱宫绫濑是个在各方面都很逞强的女孩子,但越是这样要强,也就越能说明她内心的羸弱。

“就是这里了。”

绫濑拿出钥匙打开那扇门,楪祈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少见到这种老旧的钥匙门锁了,也就只有在封锁区行动的时候偶尔会见到。

“还不错。”

楪祈看看房间内的布局,还算满意得点点头。

空间虽然不大,但却应有尽有,简单的木床,书桌还有衣柜,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也有……甚至在墙角还有一个简单的小厨房,油烟机等设备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用过了,上面积满了油渍,不过,这已经是主卧级的待遇了。

“香水?这里以前是谁在住?”

楪祈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由发问。

“是我们的一个很好的大姐姐。”筱宫绫濑的脸色有些黯然。“不过她已经在一个月前的一次行动中牺牲了……不过涯每周都会派人来清扫一下灰尘。”

楪祈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里的确能看出各种曾经是女孩子闺房的细节,床单是淡蓝色,墙壁上用可爱的贴纸沾满的行动计划表,书桌的笔筒和台灯也是粉红色调,窗台上甚至还有一盆已经枯萎的盆栽。

“真的可以吗?”

楪祈掀开干净的床单坐下,紧身裤勾勒的臀部压在松软的床垫上。

“让我住在这里?你很喜欢这个大姐姐吧。”

“没关系的。”筱宫绫濑摇摇头,用力挤出一个微笑。“房间总归是要给别人住的,而且给祈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住,她也一定会开心的吧……因为她是最讨厌五大三粗,不讲卫生的男人进来了。”

“那就感谢咯~”

楪祈也没有客气,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绫濑打起精神,想听听这位新来的美少女还有什么要求,只见她面颊微红,有些为难扭捏地开口问道。

“绫濑小姐,你有能吃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