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21.同伴,敌人

远远地看到几辆卡车停靠在废弃的楼宇间。

恙神涯与比他略矮的粉发少女并排走在这片早已在十年前毁于一旦的旧街区中,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午时。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港区,白骨圣诞树仍然灯火通明,还能听到稀稀疏疏的救护车鸣笛的声音。

尽管发动全部兵力朝这边地毯式搜索就能追踪到那个逃亡的恐怖份子团伙,但大桥被毁造成的混乱已经不容许GHQ现在再度出兵了。

“涯!”

走进布满弹痕旧伤的大楼内,黑暗中便传来了一声呼唤。

随后便传来零碎的脚步声,熙熙攘攘地走出一大群身着相同制服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数都是男子,但也有少数女性的面孔在其中,坐在轮椅上,身穿驾驶Endrave所需的感应服的那名栗发少女最为突出。

“对不起……涯,是我太没用了,没能坚持到你回来。”

筱宫绫濑的眼角红红的,似乎不久前才大哭过一场,她一脸沮丧地对涯低头致歉。

“让你用那样的老旧机体坚持20分钟残酷命令,你出色甚至超额的将它完成。现在你竟然说是你的责任……是在讽刺我这个指挥官能力不足吗?”

“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

绫濑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连忙摇头否认。

在她身边的另一名有些矮小的长发少女,也是整个葬仪社的通讯负责人兼职骇客的鸫,并没有如原作那样趁机调侃,只是低头沉默,其他成员们也都是如出一辙的沮丧,毕竟这次可算是葬仪社成立以来最凶险的一次惨败,他们甚至险些失去了涯这个领袖。

“诸位,请把头堂堂正正的抬起来吧。”

恙神涯也知道他们现在士气严重受挫,所以自然担负起首领的职责,开始开口鼓舞他们。

“这场失利,全部都是我的过错,是我轻敌冒进的结果。”

“你们都是优秀的士兵,也是我优秀的同伴,请允许我在这里,向各位郑重道歉,是我辜负了你们的期待。”

那个向来高傲,自视甚高的恙神涯,竟然在这样的时候对着他的部下们深深鞠了一躬,态度之诚恳就连楪祈都吃了一惊。

“涯,你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结果,请不要再说这些了。”四分仪见状也是于心不忍,立刻开口为恙神涯打援。

“这次的损失……”

“喂!”

不过楪祈却听不下去了,直接高喊一声打断他们。

这下子,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恙神涯身后那个神秘的粉发少女……在这个世界原本的轨迹中,此时理应是葬仪社核心成员的楪祈,迟了一年半才终于与这些今后的同伴见面。

葬仪社众人的目光一齐落在楪祈身上,那粉发飘飘的少女虽然有着无可挑剔的容颜,但脸上那不耐烦的表情和身上那套沾着爆炸灰尘的全黑衣装却影响了他们对楪祈的第一印象,简直就像从某个三流学校跑来的女混混一样。

“你们想让这孩子死吗?无聊的嘘寒问暖就等等再说吧。”

楪祈让出身位,让所有人看到她身后的那辆用来载货的老旧板车,此时上面正躺着一位危在旦夕的少年,他身下铺的是本来恙神涯穿的黑色大衣。

“京!”

果然,在见到生命垂危的同伴后,那些人也顾不得再继续猜忌楪祈,月岛阿尔戈直接从队伍里冲过来查看京的伤势。

“肩部中弹,不是要害,但他失血过多,阿尔戈,你快带他去处理一下吧。”

恙神涯此时说道。

“……真是胡来!都叫你不要跟过去了。”

阿尔戈咬咬牙,对那根本听不见他讲话的少年抱怨了一句,接着便自主地快步推起板车,路过楪祈身边的时候,还用那种颇为忌惮的眼光看了看她。

“涯,这个女孩子是谁?”

筱宫绫濑警觉地打量着楪祈,各种意义上的觉得这个少女不简单。

“让我来为各位介绍一下。”

恙神涯清清嗓子,走到楪祈身前,面朝所有人介绍道。

“楪祈,今后她就是我们的新同伴了。”

“哎???”

这一声道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

“这到底怎么回事?涯?”

四分仪倒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他很了解涯的为人,他在那种绝境下平安生还还带回来一个女孩,一定是事出有因的。

“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救了我,这名叫做楪祈的少女,就是他派来支援我们的同伴。”

恙神涯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地观察了一下楪祈的反应,发现她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才继续说下去。

“楪祈,请多指教。”

楪祈脸上露出清澈的浅笑,礼貌地上前朝众位葬仪社的成员打了个招呼。

“她究竟是……”

“同伴?开玩笑的吧?”

队伍里传来窃窃私语声,不过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也与当着楪祈的面讲出来没区别了。无非就是这些家伙们觉得这女孩细胳膊细腿的,看上去就很贫弱的样子,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除了那粉雕玉琢而出的精致脸庞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同伴?

“不要小看她。”

“她拥有我们这次行动最重要的物品‘虚空基因’的能力,所以今后,我们要以楪祈为核心来布置作战行动。”

恙神涯当然也听到了这些质疑,于是立刻出声解释。

“等等!”

楪祈微微蹙眉,看着恙神涯没好气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做什么核心了?除了迪亚波罗先生外,我可不会服从任何人的命令。”

“这是他的意思,祈,不过放心吧,如果你对我的安排有任何疑问,随时都可以联络迪亚波罗。”

恙神涯倒显得镇定自若,毕竟在船上的时候他和“迪亚波罗”已经敲定好了合作的条件,那个男人的意思就是要让楪祈以这组“虚空”的力量来辅佐他,所以他心里很有底。

“……真麻烦。”

楪祈装作不高兴的样子咂咂嘴。

根本无需提前的做好布局,楪祈仿佛天生就能够完美驾驭表演出两种人格那样,只要是她觉得对掩盖身份有帮助的行为,她都会去做。不过这也不能太过分,因为越是百密无一疏的东西越容易被人怀疑。

“要抱怨的话,就去找迪亚波罗吧,毕竟这都是他的意思。”

恙神涯看到楪祈虽然不乐意但不得不接受的样子,心中多少有点成就感,接着他继续介绍。

“这位是四分仪先生,他是我的智囊。”

银发的疤脸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冷漠地点点头向楪祈致意。

“那位是筱宫绫濑,是我们葬仪社的王牌机师。”

“你好,叫我绫濑就可以了。”

“喔~你就是在桥上以一敌三的那个,我全都看到了,真是了不得的技巧!”楪祈用手指抵抵嘴唇,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接着竟是自发走到轮椅上的筱宫绫濑身前,很有礼貌地冲她热情笑道。“下次教教我怎么操控Endrave吧。”

楪祈的笑容非常温暖,明明是初次见面的人却如此谦逊地称赞自己还要向自己学习……思想简单的筱宫绫濑这下信以为真,对这名新人的印象也是直线上升。

“不……这个……我其实也是刚刚才学会的……”

“祈,开Endrave的事情还是放弃吧,你身上有更出色的能力。”

恙神涯微微笑,用打趣的口吻对她说道。

筱宫绫濑的脸色一僵,楪祈在她心里才建好还没热乎的好女孩形象一下子就破碎了。

“嘿嘿~绫濑姐,发现新敌人了喔~”

在她身旁的骇客少女鸫立刻察觉到她的想法,然后坏笑着贴近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悄声说。

“鸫……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