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18.绯红之王已经碰过桥了

在士兵们开枪的一刹那,恙神涯与京趴伏在地上闭上双眼,因此没有看到楪祈刚刚时间跳跃产生的瞬移现象,而且这次的时间删除也不过一秒钟不到,仅仅是为了赶路,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只不过现在,他还是看到了这一幕。

报废的机甲因为与地板的剧烈碰撞彻底散架报废,而刚刚那些开枪的士兵们也被压在了机甲的下面……他还看到那踩着坏掉的机甲闲庭信步回到地面的少女,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力量才能瞬间搬动抛掷重量达三吨以上的Endrave?

“这就是虚空的力量吗?”

——可恶,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恙神涯暗暗要紧牙关,面色十分严峻。

这个女孩那特殊的长相暂且不提,为什么她会拥有虚空基因?难道说……那个刚刚与他通话的神秘男人也是冲着这个东西来的吗?

他有一种自己被别人当做挡箭牌使的糟糕感觉。

“别在那感叹了,快走。”

楪祈没理会他,直接绕过这个车祸现场,朝近在咫尺的出口奔去。

“涯?”

“我没事。”

恙神涯的惶然显而易见,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再怎样不甘心有无济于事,而且这个拥有虚空的少女,身份也是扑朔迷离。

算了,一切等到脱险后再做论处。

……

……

——楪祈重新戴上面巾。

尽管原作里的楪祈从来不担心被别人看到长相,网络偶像继续做,学生转校也完全无所谓……这么一想怎么都觉得非常不合理,太过戏剧化,难不成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选择性失忆?楪祈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所以她需要伪装自己。

因为这里不是动画,而是真实的世界。

终于在渡过那道难关后,他们来到了最后的出口,一面高达四五米的巨型铁门横亘在那里。而在这面墙壁的边缘处还存在一个玻璃小门,只要随便开击墙很轻松就能破开。

“我有不祥的预感。”

在楪祈准备出去的时候,恙神涯拦住了她。

“涯先生,难道你想等他们追上来吗?”

楪祈瞪了他一眼说。

“我们来得太顺利了。”

恙神涯认真得回答,英俊的面孔上眉头紧皱。

“这可能是陷阱。”

“不过即使如此。”不等楪祈骂他犯傻,他自己就把这句话接下去了。“我们也不可能再退回去了,陌生的女士……”

注意到恙神涯复杂的眼神,楪祈知道他现在心里一定非常非常希望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那个被用作樱满真名复活使用的人造人。

故意让他看到自己的长相,那就是楪祈进行下一步计划的关键。只要是任何与真名相关的东西都会令这个聪明的男人丧失理智,不,与其说是丧失理智,倒不如说是明知不可而而为之吧。

自己想要利用葬仪社,但又不想被恙神涯所限制,那就必须要建立平等互助的合作关系,那自己拿什么来与恙神涯谈条件呢?那必然是他感兴趣的东西,也就是能够与真名取得联系的“自己”了。

“祈,楪祈。”

楪祈道出自己的名字。

“……不错的名字。”

恙神涯低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露出浅浅的笑容,他觉得霎是好听,很符合自己的喜好。

——那是当然,你取的嘛。

“楪祈小姐,非常感谢您能来营救我和涯!”

听到那神秘女孩终于肯说出自己的名字,单纯的少年立刻上前向她躬身致以自己的敬畏之意。

“因为是迪亚波罗先生让我这么做的,不必这么客气。”

楪祈把脸转过去,装作隔着破碎的玻璃门查看外面守备情况的样子。

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楪祈心里诞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原本的迪亚波罗热衷于使用托比欧来掩盖自己身份的原因吧,这种骗过所有人的莫名安全感,的确很让人心里暗爽。

“迪亚波罗?这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吗?”恙神涯皱着眉问道。

“嗯。”

“他究竟是什么人?”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楪祈盯着恙神涯,深红的双眸中如一湾静谧的湖泊那般平静。

“我们出发吧,外面没有守备。”

“好。”

……

……

外面的夜色一如往常那般安静祥和,除了阻挡Endrave或是车辆的路障外什么也没有,楪祈的步伐很稳,因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恙神涯则心神不宁,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GHQ不可能放他们如此简单的离开。

“那是……不好!”

终于,在走到通往的大桥的直线路段后,恙神涯看到了那些东西!

整座大桥的前半段几乎堆满了GHQ军中普遍使用的Endrave机型“GOCE”,它们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那般排开,将大桥挤得水泄不通,似乎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

“这么多的Endrave……难道他们早就发现我们的意图了?”

京也忍不住心中涌出的绝望,本来就受了枪伤的他现在几乎要放弃抵抗的意图了。

——不可能有胜算,那可是机甲啊!

“这就是迪亚波罗说的正确路线吗?楪祈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楪祈看了看举手无措的这两人,什么也没说。

“看来这些人是打算抓活口,所以才会在这里等我们。”

“涯!我来拖延住,你和楪祈小姐跳海逃生吧!”

“不可能。”恙神涯摇头否定道。“我们没有潜水设备,跳到海里与死无异。”

“那该怎么办?”

京急得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恐怖份子们。”

探照灯打在他们身上,那并不是很强的远光灯,只是为了能让站在灯后面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的样子而已。

——罗文少佐?没想到来阻击他们的人竟然是他,这还真是有缘分呢。

楪祈心中略微有些惊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投降吧,我们将通过合法的途径审判你们的各项罪名,并赋予你们申请律师的权利。”

“楪祈小姐,你的虚空……能帮助我们离开这里吗?”

“我的虚空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敌人,而且即便可以也只能让我一个人逃走。”楪祈很坦诚地回答着,她说的的确是实话。

“没办法了。”

恙神涯按住额头皱眉,他紧咬嘴唇,现在自己真的再也想不出任何途径,结果到最后,自己还是免不了要到牢狱里走一遭吗?

“不过,迪亚波罗先生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等等爆炸以后,我们就往桥下面跳,迪亚波罗先生已经准备好了逃生用的工具。”

“爆炸?”

楪祈只是神秘的一笑,而后便如饭后散步那般很放松地朝那些机甲走去。

虽然戴着面巾恙神涯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只不过那对满含自信的眼神还是令他十分错愕。

——那个男人……就连这一层都想到了吗?

“站住!不许再往前走了。”

罗文皱皱眉,通过扩音器朝楪祈大声呵斥道。

“在我们束手就擒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军官阁下。”

楪祈停下脚步,双手环胸,雪颈微昂。

“什么?”

“你们的Endrave……防水吗?”

似乎是怎么也没料到那个有可能是人型作战兵器的第三人竟然是女人,而且问的问题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沉默了一会儿,罗文还是狐疑着回话。

“拖延时间是没有意义的,这位小姐。”

“绯红之王已经碰过你们脚下的桥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