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17.Endrave哒!

来自恐怖分子的突然袭击着实令GHQ总部有些猝不及防。

罗文少佐身后跟着一个小队,从第十层开始连厕所都没放过,一层一层地向下搜寻,所有的出入口都已经关闭,类似下水道通风口等地方也已经派出了人马前去埋伏,那两名侵入的恐怖分子现在已成瓮中之鳖。

——真是多亏迪亚波罗先生的提醒。

罗文心里不禁暗自庆幸,虽然以他的权限对那个所谓的“基因”不能过问,但是临时改变整座基地的防御系统,加强布阵与警戒还是做得到的,当然这也要归功于总司令官的杨少将给予了他充足的信任。

“长官,快看,是血!”

在打开一间档案室的门后,士兵们在地上发现了很明显的血迹,并且尚未完全干结,说明这里的人刚刚离开不久!

“立刻化验这个血液。”

罗文皱皱眉一声令下。

身穿白色护具的士兵立刻拿着仪器上前蹲下,将细小的光投射到血迹上开始进行分析。

因为日本在十年前成为了病原地,所以GHQ接手这里的政权后也开始给国民们定期纷发疫苗防止结晶病传播,当然其代价就是比过去十年更加高昂的税收。因此,只要通过化验血液便能立刻寻找到所有者登记在册的个人信息,得益于此,犯罪率也大大减少。

“少佐……这个人是没有记录的未登记人员!”

“啧,是六本木封锁区里的那些人吗?”

罗文有些烦躁,虽说犯罪率大大减少,但是那些封锁区里的家伙真的是无法无天,在那样的环境中会孕育出贩毒集团,恐怖分子什么的根本就不奇怪。

“罗文少佐。”

忽然,耳朵里的通讯器传来指挥室的声音,是负责管控全局的通讯官,也是为数不多的在事发如此突然的情况下能够被调集的军官了。

“我们已经找到那些入侵者了……只不过,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什么?”

“我已经派人去追……但是他们中有一个蒙面人身手非常诡异,步兵根本拦不住他!我怀疑是那些恐怖份子从OAU走私过来的个体武装兵器……”

罗文瞪大眼睛。

他刚刚才遭遇那两个恐怖分子,一高一矮其中一名好像还只是孩子。若不是他们情急之下拔出了一名阵亡士兵身上的手雷破坏墙壁阻断去路,他们现在已经被缉拿归案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可怕的“战斗兵器”吗?

“他们现在正朝着东-2门而去,似乎是打算走正面的大桥!”

“慌不择路吗?那里可是鬼门关啊。”

罗文听后忍不住惊呼。

这些恐怖份子看来真的是被逼急了,想要殊死一搏,只不过求生欲已经让他们昏了头,不管来的是两人还是三人,既然他们大大方方的走那条路,那么等待他们的结局就只有一个。

“怎么做?罗文少佐,是射杀他们还是……”

“少将的意思是尽量抓俘虏,而且我们还需要从他们口中套知有关恐怖份子集团‘葬仪社’的情报,再有你说的那个战斗兵器也可能是重要的线索。”

罗文并不是一个以冷静思考著称的军官,他只是会根据长官下达的命令来处理行动。

“让GOCE的机甲部队到大桥上待命,堵截他们。”

“遵命!”

……

……

楪祈引着恙神涯与京在她记忆好的路线里奔走着,敌方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们的企图,开始收拢兵力朝他们这边赶来。只是在狭窄的空间内他们无法发挥出人数优势,外加还有楪祈这么一个可怕的战斗兵器存在。

一扇两开的大铁门摆在他们面前,其他道路已经封死,若要到达前方的正路便必须通过这间开阔的停机库。

楪祈掏出手枪打坏了密码锁,而后侧身向前猛力一撞开,开门的瞬间,等待他们的却是数道探照灯光柱,金属朝这边聚集过来,楪祈下意识地遮住眼睛,但及时遁出体外的绯红之王还是看到了前方那十几名架起枪支等待他们的士兵。

“你们逃不掉了!”

“快放下武器投降!”

——哼,是因为自信?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似乎GHQ并不打算击杀他们,否则这个时候就该万弹齐发了。

“等等!别开枪,我投降!”

在恙神涯错愕的目光中,那名刚刚身怀绝技,几乎是百发百中的女孩竟然高喊饶命,然后自愿把武器扔了出去,并乖乖地举起双手。

“把你的武器扔掉,还有其他两个人!把武器丢出来,把手放在后脑勺上蹲下!”

领头的军士继续威逼胁迫道。

他心里不禁一阵狂喜,他还以为这个大功要被自己捡到手了。

“喂!你到底在想什么?”

“‘它’还没回来,所以要拖延一下时间。”楪祈没有回头,只是用极细微的声音说道。

“它?拖延……时间?”恙神涯一脸懵然,完全听不懂这女孩在说什么。

“嗯,是我的虚空喔。”

楪祈轻轻一笑然后转过头看着他们,脸上的面巾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扯下来。

笑靥如花,却又狂气十足的女孩,有着和恙神涯朝思暮想的那个“她”极其相似的面孔,就连微笑的表情都是那么一致。

然后她举起自己的右手,脱去手套,光白如雪的手背上,有暗色的圣诞树状纹章正散发着微光!虽然他看不到,但是汇聚在那上面的流光仿佛有什么力量回到了少女的体内,那正是“王之力”的证明,也正是他和京费尽力气潜入这里想要得到的物品。

恙神涯的喉咙微微颤抖,却是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干什么呢!把头转过来!”

士兵们注意到了异常。

“趴下,恙神涯!”

楪祈留下这样一句话立即回身,身上闪过只有她能看到的红光,然后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速度朝侧面冲去,但从大门到那些士兵所站的位置有数十米,再怎样迟钝的家伙都能及时给出回应。

随着一声令下,十几把自动武器立刻喷吐火舌!

恙神涯来不及多想,立刻按住京的身体卧倒。

这座大厅的入口与内部空间存在着两个阶梯的高低落差,所以只要伏地,子弹是很难命中他们的。

——绯红之王!

楪祈发动时间删除,但她的目标却不是那些士兵,而是角落中不知道存放多久的那台报废机甲!不能被驾驶的Endrave与破铜烂铁无异,但楪祈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破铜烂铁。

士兵们全员当场愣住,那刚刚还在移动的女孩就像瞬间移动那样直接从他们高强度的探长灯光中消失了,未知的恐惧席卷每个人的心头。就在这个时刻,他们都听到了来自头顶上的声响。

“Endrave哒!!!”

是那个女孩的声音。

头上出现一大片阴影,那台本来已经报废的老式笨重机甲,竟然诡异的从天上落下来!即使现在逃命也已经来不及,机甲毫无悬念的直接压在他们脸上,一声轰隆的巨响伴随着地面微微的颤动后,大量的鲜血从被砸坏的机甲下方流出来,甚至还有被截断的肢体,画面异常血腥。

楪祈拍拍小手活动活动筋骨,然后从报废的机甲上跳下来。

——感觉还不错,如果扔得是压路机那就更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