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16.尽在掌握

“你是谁?”

恙神涯立刻条件反射般紧张起来。

这可是他们葬仪社的通讯信号啊!

“为什么会知道这个频道……你究竟是……”

“我是谁不重要。”

那个声音威严十足,完全不容反驳。

“若你想要活下去,就听从我的命令。”

“……”

到底是谁?会在这种时候突然联系……恙神涯的大脑急速转动想要回想起有关的可能性,但无论哪一个都被他快速推翻了,这个陌生人突然出现不谈,他竟然如此自信满满地说能够让自己脱离眼前的窘境?

换做平日任何时候,恙神涯对这样的家伙都会嗤之以鼻,但是弹尽粮绝的现在,他已别无选择。

“你说吧。”

“从你现在的位置出发,找到二层排放垃圾用的管道口,我的人会在那里接应你。”

“你是GHQ的人?”

恙神涯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了。

对方听上去像是知晓自己当前的所在地点,而且还说出会有人接应这种话……他绝对不相信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别的家伙能入侵到GHQ的心脏区域,所以理所当然作出这样的判断。

“不想死就快点动身,她可等不了太久。”

“她?……”

恙神涯正震惊之余,那个声音已经单方面的挂断了。

“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刚刚信号突然中断,我还以为你已经……”

“我没事,四分仪。”

“刚刚的命令暂时取消,你们到之前预定的地点待机,等我下一步的联络。”

说完这句话,恙神涯就关闭了通讯,现在不是时候向他们解释那个神秘男人的事,他深吸口气站起身,本已绝望的心忽然现在又燃起了些许的希望。反正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输了,相信那个人是唯一的选择。

“涯,那个人说的话……”

“走吧,京,没时间浪费了。”

“嗯!”

……

……

这个声音当然是楪祈制造出来的。

她根本不知道恙神涯现在在什么位置,不过只要这么说的话就会给对方一种“这个人一切都尽在掌握”的可靠错觉,恙神涯被抓就意味着葬仪社无法脱颖而出成为GHQ的大患,这是她不希望看到的。

角落里是一个被击中脑部晕厥的士兵,还有她刚刚脱下来的GHQ军服。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穿上事先准备好,适合战斗行动时使用的黑色紧身裤与皮靴,再将缴获的防弹衣穿在里面,最后是穿好宽厚的大号夹克,黑的主色调配上两道鲜红的条纹。她保持着刚刚扎好的高盘发没有变动,最后再往脸上戴一个黑色面巾,遮住鼻子以下的脸庞和部分脖颈。

楪祈的头发虽然是很有辨识度的粉色,但却和普通的发色不太一样……粉发其实是渐变出来的,只有耳部以下才是真正的粉红色,以上则是偏白的色调,所以像现在这样把头发扎成高马尾辫,再加上光影错觉,别人从正面和侧面看就会错认为她的头发其实是白色。

——这样,就不必担心被人看到长相惹麻烦了。

“走吧,绯红之王。”

削除0.5秒的时间,少女直接穿过了紧闭的房门。

“侵入者!!”

“射击!!”

刚跑了两步就碰到了正在搜索恙神涯的士兵,他们更是不由分说地就朝她一顿猛扫。而楪祈不慌不忙,只是眼神一沉,随后发力一脚踩在地板上整个身体如猎豹般跃起向前扑杀,娇小的身体飞越过,枪林弹雨直接一记鞭腿将他们击倒在地。

这套迅猛的动作使得子弹都难以捕捉,即使有那么一个运气好能击中它也会被绯红之王格挡掉。

电梯肯定无法使用而且速度太慢,于是楪祈找到了紧急防火楼梯通道的门,连看都懒得看,干脆利落的一脚将其踹开,并在那坚厚的门上留下一个凹陷的鞋印。

“什么人?”

“站在那里不许动!”

不出所料的情况,虽然楼梯随时都能通行,但它的缺点就是费时费力,而且就连这里也早就塞满了GHQ巡逻的士兵。

刚刚楪祈踢开铁门发出的巨响自然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从这边一阶一阶的走下去同时应对子弹实在是麻烦得很,于是她想到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她踩在扶手上起跳,同时开启绯红之王的时间删除。整个世界的时间再度飞跃,唯有楪祈能够在没有时间的黑暗空间中急速坠落,在这个时刻,无论是楼梯还是士兵都不再是障碍。

在落地的一瞬间绯红之王的身影及时出现,接住少女急坠的身躯并给予缓冲,随后迅速消失回到她的体内充当提供力量与保护性的“动力铠甲”。

又冲过三个拐角后,楪祈终于抵达了她事先指定的目标点。

恙神涯与他的小随从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只不过他们现在……正在以奇怪的姿势想要抱在一起,挤进狭窄的垃圾排放管道里,看上去实在是滑稽的很。

“你们在干嘛?”

楪祈那清冽如甘泉的声音隔着面巾传出来。

这声音虽好听,但恙神涯却如惊弓之鸟般迅速缩回身体,那个小矮子少年也跌倒在地。“你……你就是那个人说的接头人吗?”

恙神涯打量着这个浑身散发出不详气息的黑衣少女。

虽然遮着脸,但那对漂亮的深红色双眸令他觉得似曾相识。

“是的喔。”

楪祈点点头,声音平静中带着几分笑意。

他们应该是见没有人接头,便打算从这个管道逃跑……但这里可是那个高塔的二层啊,到达垃圾处理的场所至少要在水面以下,这两个人又没有什么护具,摔下去至少要断条腿的,楪祈只是让他们来这里碰头,并不是说真的要通过这种有味道的方式逃跑。

“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脸吗?小姐。”

“下次一定。”

楪祈随口回答,然后不等他回答顺带继续补充。

“现在可没时间浪费了,你们两个跟紧我,我保护你们杀出去。”

“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恙神涯觉得自己好像信错人了。如果没听错的话,这女孩刚刚说的的确是……杀出去?

“对啊,走正面。”

“这就是我们的逃跑路线。”

“不可能的!”涯还没说完,他身边的小随从,名为京的清秀少年就忍不住开口说道。“姐姐……外面全都是GHQ的人,还有新式的Endrave,从正面走会被杀死的!”

楪祈盯着那位身材娇小相貌无比清秀的……少年,打量了一会儿又把目光挪到恙神涯的脸上。

“这么小的孩子你们葬仪社都要吗?”

“这是他个人的选择。”恙神涯冷冷地回了一句。“话说回来,走正面是认真的吗?”

“这很容易理解。”楪祈白了他一眼。“那些家伙正忙着调集人手在这棵圣诞树内部掘地三尺搜查我们的下落,也绝对不会想到我们会堂堂正正的走大路,所以这才是现在最合适的路线。”

“你要是从垃圾管道下去,走不了三步就会中他们的埋伏,不要小看GHQ。”

“可即便如此,连接这座人工岛的桥仍然是重兵把守。”恙神涯眉头紧蹙,很理智的分析道。“我们只有枪支作为武器,如何在那样开阔的环境下与Endrave对抗?”

反其道而行之走正面,这样的路线恙神涯早就考虑到了,但是即便防守再怎样薄弱,走在那条如此长达近一公里的跨海大桥上也绝对是送死的行为,没有掩护,没有隐蔽,更没有交通工具,走这条路无异于把自己变成活靶子。

“那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

她轻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