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15.绯红之王·虚空

黑暗的时删空间中,楪祈将虚空基因的针头刺进自己体内,并将压力扭按到底,全部注入。

——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三秒钟过去。

什么也没发生,不要说是进入另一个默示录世界的幻境,甚至连那种最具代表性的流动成条状钢铁,或是庞大的基因螺旋都没有出现,就像是打了个普通防疫针那样不痛不痒。

“就这?”

楪祈正疑惑时,忽然觉得身后好像有异常的声响。

于是她立即回过身……竟然看到自己的绯红之王正被条条钢铁状的光辉缠绕着,像是被扼住要害那样痛苦地在这片白银色泽的水花中挣扎着,他的皮肤向外喷发出银光,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喂!你怎么了?”

楪祈不禁焦躁起来。

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意料之外的麻烦,难道说担心虚空的力量会和绯红之王产生冲突?

还是说,原本附加给自己的虚空之力全部被绯红之王所承受了吗?……怎么可能?这东西又不是虫箭,虽说楪祈也有想到过虚空基因可能会让绯红之王产生某些变化,但真的出现时还是始料未及。

这种效果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七秒钟的时间删除结束后,绯红之王也已恢复了正常。

它就漂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出现替身升级和进化时会出现的金蝉脱壳现象,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一不同的便是手背上多了道如令咒般的圣诞树形状暗色纹身。

同时,这道树纹身也出现在了她自己的手背上,这是获得王之力的象征,是她从今以后能够窃取他人心灵之力的圣痕。

——变化还是有的。

没有任何征兆,无需任何证明,楪祈就是能感受到绯红之王从现在开始给她的感觉比起过去有了很大的变化……没错,就像是一种进化,绯红之王某些贫弱异常的能力现在得到了大幅度升级!

“绯红之王·虚空。”

“原来如此。”

楪祈微微一笑。

虽然那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新鲜能力,但对现在的她来说,的确称得上是雪中送炭。

绯红之王·虚空,根据绯红之王为本体,在本体的楪祈被注射虚空遗传因子后,得到了通过以被这个世界所承认的方式“虚空”登场的形态,改良了本体原本贫乏的射程,现在可以作为远程操纵型替身,作为代价破坏力与速度略微减弱。

并且,作为拥有这个世界特质的体现,绯红之王可以选择将自己“实体化”,如此一来,即使不是替身使者的普通人也能够看到它。

换言之,正常的绯红之王是楪祈的替身,现在的绯红之王,是楪祈的虚空。它可以在很远的距离遵循楪祈的指示独立行动,正是楪祈迫切渴望隐瞒身份,保护自己的这份意志得到回应的结果。

但是,若绯红之王离开她的本体,楪祈就会重新变成一个普通的少女,虽然可以使用时间删除,但力量与速度都会丧失,不过只要她愿意,楪祈随时都能回收自己的虚空,让绯红之王重新回到体内,恢复本体的力速双A。

的确是意料外的收获,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我剑呢?我那么大一个剑呢?”

楪祈撅撅嘴,指着憨憨的红王叱骂道。

她用出现了虚空能力象征的右手在自己胸前摸来摸去,却一点点反应都没有。那把整个世界最强的虚空巨剑,砍Endrave机甲如同砍瓜切菜般简单,还能提供飞行能力,随便一挥就能产生护壁来防御炮弹等飞行道具,最可怕的是还能进化为能一枪射穿两颗卫星的激光制导炮……就这样被你个丑八怪给顶没了?

她本来还想着拔出自己的剑去外面大杀四方来着。

“……”

绯红之王现在是一种独立行动的替身,但若没有楪祈给他指示的话依然不能自主说话,面对莫名其妙发火的主人,它也眨眨自己绿色的眼珠满脸无辜,尽量把嘴巴闭严实,因为它知道主人不喜欢自己的长相。

“算了,先回来吧,绯红之王。”

绯红之王手上的虚空树状标志消失,代表它现在又成为了只有楪祈一人能看到的替身。

虽然嘴上骂的欢,但楪祈还是很依赖它的。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楪祈也早已接受并习惯了他的模样,嘴上再怎么说,但还是把它当作自己最可靠的搭档,没有它的话连呼吸都变得不习惯了。

这可能就是真香吧。

——接下来,该去拉一下葬仪社那帮人了。

……

……

恙神涯完全陷入了绝境。

他和京正躲藏在一间狭小的档案室内,身上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京的肩膀也受了枪伤,而那些阴魂不散的GHQ士兵很快就要找到这里了。

这是一场赌博,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在明知道对方会提防自己的情况下选择走这样极端的奇袭策略无异于自取灭亡,但不来的话,好不容易寻到的这么一丝线索又要断了。他的梦想是拯救真名,这是支撑他在地狱般的雇佣兵生涯中存活至今的唯一信念。

从十年前六本木那个教堂活下来开始……他的一生就总是在这样赌博,拿性命去赌,然后赢下一场又一场的战斗,这才有了现在的恙神涯,现在的葬仪社。

即使明知是刀山火海,只要在那前面能看到樱满真名的身影,恙神涯就会奋不顾身的去拼,去战,去爆发出更多自己所不知道的潜能。

“涯……我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趁机快逃吧。”

“没用的。”

恙神涯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已经无力回天。

这座白骨圣诞树仿佛一座正在不断变换的迷宫,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敌人发现并产生冲突,如此频繁的消耗战让恙神涯的体力开始吃不消,更何况现在京受了伤,他们接下来已经很难再从这里出去了。

即使京愿意为他而牺牲,涯也不想这样做,他也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敌人是GHQ,又不是没有头脑的丧尸。

恙神涯抬头,望着灰暗的天花板,还有门窗外照射进来的来自走廊的灯光,没想到仅仅是一次的判断失误就让他这么长久的努力付之东流,当得知虚空基因的情报时他还以为这是自己登上更高阶级的台阶,却没想到最后落得满盘皆输。

不过,即使被捕,恙神涯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可能会多少受点苦,但他还是有办法把自己弄出来的。

“四分仪先生,能听到吗?”

他呼叫着葬仪社的参谋,四分仪。

“涯?你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先不说这个,快命令绫濑他们撤退。”

“我已经下令了。”四分仪的声音有几分为难。“但是绫濑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走,是鸫她用了些手段才把她的驾驶舱弹出来的,她现在闹得很厉害。”

“涯,你该不会真的打算……?”

“我失败了,四分仪。”

这样的话从嘴里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立刻带着大家撤回封锁区。”

“然后接下来,由你来指挥葬仪社。”恙神涯平静的说道,正在他身边警戒的京听到这话不禁瞪大了眼。

“不用担心我,我会想办法逃出去的。”

“别说傻话!”四分仪听到他虚弱的声音,心中多少也知道了恙神涯现在的处境,可他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能够指挥葬仪社的人只有你!”

“争论这个没有意义,四分仪。”

“这是我的命令,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回到你们身边的。”

“涯……”

听到这番对话的只有恙神涯,四分仪还有京三人,他们心中都很清楚现在的情况究竟有多么困难,可以说葬仪社自成立至今都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的时候,因为恙神涯的策略总是能让他们取得想要的成果并全身而退,大家尊敬他,因为他有人格魅力,又有出色的领袖能力。

现在,这个无所不能的领袖倒了,葬仪社与天塌无异。

“还活着吗?恙神涯。”

突然,一个低沉而磁性的男人嗓音突然插入他们的通讯频道中。

“想离开这里的话,就听我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