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11.觉悟者恒幸福

秋季萧瑟的夜,外面皓月当空,白光如雪,染白了这座环境优雅的别墅住宅区,位于边缘的那所黄色粉刷的大房子里,不断传来两个少女欢笑的声音。

“啊~吃饱了,好幸福,人生美满了~”

终于清理掉餐桌上剩余的残敌后,楪祈整个人软在椅子上发出舒爽的声音。

“真羡慕小祈,每天吃那么多却一点也不发胖。”

校条祭看着对座的楪祈,欣羡地说道。

粉色的长发扎成两个长辫搭在肩膀上,身上穿着淡绿色的短袖连身裙,裸露的白净莲臂上没有一丝赘肉,即便吃了那么多食物,肚皮依旧是平坦的,不像自己……

校条祭很不甘心地抓起肚子上的一团脂肪,越想越觉得不公平,自己只要多吃一点就会变成这样的肉包妖怪。

“体质吧,可能是体质原因。”

楪祈很正经的思考后给出答复。

“祭也没必要这么在乎啦,在我看来你那叫丰满又不叫胖,而且肚子上的肉只有坐下来用力去挤才会有,不影响穿泳装什么的。”

楪祈眼前不自觉的就出现校条祭泳装的样子,又大又白,真的是太赞了。

“不行!一点点都不行!”校条祭也很严肃的答道。“脂肪就是女孩子的天敌!”

“那么在意干嘛?难道祭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或许只是享用美食后的满足感在作怪,楪祈忽然起了捉弄一下她的心思。

“没,才没有!”

话虽这么说,但她的脸已经很明显的在发烫。

“是吗?也不知道是谁每天回来都要提一下那个樱满集,喔,好像刚刚也提到了呢。”

“不是的!集他,他只是我很好的朋友!”

年轻的女孩似乎不懂得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她越是这样努力的辩解就越印证了对方说的都是事实。

“脸很红喔。”

楪祈双手托着桃腮,盯着对座的少女,脸上笑意渐盛。

“我……我……哼!要说有喜欢的人的话,小祈的嫌疑更大吧!”

校条祭似乎也在长久被楪祈这样的捉弄中总结出了经验,立刻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伸手指着她的眉心大声说道。

“我?”楪祈惊奇地眨眨眼睛,她倒想听听校条祭想说什么。

“因为你最近总是出门很晚才回来吧,今天也是。”

“那又怎么了?”

“一定是和别人见面约会去了吧!”校条祭像是终于抓到楪祈的小尾巴那样得意起来。“让我猜猜,是网络上认识的?还是你的粉丝?”

“噗哧。”

楪祈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干嘛?为什么要笑?”

校条祭觉得好像自己讲了什么蠢蠢的笑话一样……难道这不是事实吗?如果不是为了和朋友见面的话,校条祭实在想不出她外出晚归的理由。

她做的是网络歌手又不是现实中的偶像,没有经纪公司安排活动什么的,最多也就是在个人博客上接点零食推广,俗称恰饭。

“因为太有意思了,你那么一本正经的,就好像名侦探X南指着别人说,你就是凶手一样的语气,噗……哈哈哈。”

“不,不许转移话题!”校条少女像一只炸毛的猫咪,面对主人祈的调戏除了无能狂怒外没有丝毫对策。

但她还是不相信楪祈出去只是单纯的散步。

“我说,我没办法去学校,待在家里除了读书外也没别的事情做”楪祈装作很无辜的说道。“觉得闷就想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其他的角落,有什么问题吗?”

——这么说的话,的确不算撒谎。

“真的不是……去见别人吗?”

“不是。”

她眨眨眼,回答的很迅速。

若被她知道自己其实每次出门做的都是打打杀杀的行动,还不知道校条祭会作出怎样可怕的表情……

“那我就放心了。”

这个问题,其实是校条祭一直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她终于在今天借着这个机会问出来了。

她很担心楪祈……这么一个从小经历过如此众多的不幸,好不容易解放出来后,也不能像正常少女那样去学校享受青春的女孩子会在网络上结交一些奇怪的大人,她如此单纯,却又是那样的风姿绰约,万一被别人骗了那会留下一辈子阴影的。

“不要小看我,祭,我可是很厉害的。”

楪祈也意识到了她的担忧,于是很轻柔地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戳。

“唔……说起来,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小祈,你那次究竟是怎么偷走热狗的?”

“当然是超能力。”

楪祈狡黠地一笑。

“我可是隐藏的超能力者。”

“小祈又拿我开玩笑!”校条祭有些不高兴了。

“看来你也没那么好骗,我还以为是你的话,会惊讶地直接从椅子上坐起来,然后请我现场表演一下呢。”

“小祈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有那么一瞬间,楪祈真的有这种打算,把绯红之王的事情对她坦白。

她总是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孤寂与寒冷,没办法,对这个世界来说她可能只算作一个匆匆过客,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追寻什么……没错,得到力量,得到墓志铭,可那又如何呢?得到以后又要去做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所谓觉悟者恒幸福,楪祈不知道什么才是她的幸福。

只有与校条祭在一起吃饭的时光,才能让她感觉到心安与温暖。所以她希望有朝一日,她们两人能够真心真意地坦诚相待,自己无需再向她隐瞒任何事。

校条祭看到小祈的表情突然很落寞,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小祈?”

“我没事。”楪祈回神,眼中的迷茫迅速退散。“我喜欢在不同的市区闲逛,品尝一下不同的小食,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如果回来太晚的话,就不用等我吃饭了喔~”

……

……

与此同时的时间,破败的六本木市区,某座地下设施中。

一股浓郁刺鼻的重机油味在这黑暗的地下空间中传播着经久不散,陈旧的墙壁上布满各种恶心的顽固青苔,或许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飞虫在角落中快速穿行而过。

这里,就是由一群爱国高中生组成的反抗组织——葬仪社的基地所在。

借着灰暗发黄的灯光,两个男人站在二楼的平台上扶着生锈的围栏。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大衣,款式与色泽均是相同,这便是葬仪社的制服。

“涯,真的可以行动吗?”

说话的,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的男人,戴着银丝镜框的眼镜,左半张脸到耳朵有小半部分烧伤的疤痕,语气知性而严谨。

“那个东西是必须的。”

“为了成为她的‘王’,我必须……要拿到它。”

回答他的人,便是葬仪社的首领,罪恶王冠的第二男主角——恙神涯。虽是男人,却有着女子般阴郁的容貌与长长的金发。

他现在,必须做出一个抉择。

“我得到消息,那个组织已经被灭掉了。”

银发男人冷静地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能有陷阱。”

“但越是如此,越是要在他们没有准备好之前展开行动。”

“……”银发男人长吸口气,幽幽地继续说道。“兵贵神速吗?真不愧是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