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其他小说 > 我,楪祈,绯红之王 > 006.嘟噜噜噜噜噜~

血红的天空,末日的景象。

人类繁华的都市早已成为破败不堪的废墟,遍地的尸骸铺满了能看见的道路。

粉发的少女身上只批了一件宽大而残破的黑色衣袍,从后方的虚无中偶尔吹来一股无名之风,吹的她身上的袍子随风微拂,露出些许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

她赤着双脚在密布荆棘的道路上前进着,镜头转到她的脚上,那是一双雪白如莲,小巧玲珑的脚丫,五根豆蔻般的秀趾,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的轻轻竖起。

那双脚从被火焰烧的焦黑的路面上上走过,却不带起一片灰尘。

她一路走来,路过那些白骨堆,无名的孤坟,墓碑,走过危耸的残破桥梁,她边走边尽情搞个从没有任何生机可言的城市中走过,血与灰烬燃烧的气味扑面而来,她依然没有迷惘地继续前行,边走边高声吟唱着她的歌声,回荡在破败的瓦砾与废墟之间。

“?能听见这首歌的所有生命啊?~”

接下来是一个近景的特写,少女深红如淬血的眸子中忽然出现了光芒。接着镜头切换至一个天高云阔的至高点,身披大衣的女孑然一身矗立于破败高楼的顶端,她展开双手,粉色的发丝如被风吹起的花瓣那般飞扬,接着尽情高唱着最后的旋律。

“?在渡过那悲伤之夜后?~”

“?你一定会拥有超越生命的坚强?~”

少女悠扬的歌声在燃尽的天空下放声高歌,伴随着节奏感强劲的伴奏音乐,将那份末日世界的悲凉与少女不屈的意志传达的淋漓尽致。

——The everlasting guilty crown(永恒的罪恶王冠)

——演唱:EGOIST

——作词,作曲:Yuziriha Inori(楪祈)

“啊~~~”

看到视频最后浮现的这三行哥特风艺术文字的字幕后,楪祈终于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还忍不住发出一种很舒服的声音。

“新歌终于做完了。”

“超出意料的好,真不愧是我inori。”

满意地重新看了三遍后,楪祈终于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只要上传到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慢慢等着点击量暴增后数钱就行了。

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半之久了。

前世她有作为艺考生学习声乐的经验,再加上楪祈本人那与生俱来的天籁歌喉,她没费多少力气就成功以网络歌手“EGOIST”的身份出道,并且从中获取了超出预期的报酬。

原本的楪祈本身就喜欢唱歌,不过以她缺乏感情的三无设定,应该想不到把自己的歌拍摄成MV然后上传到网络上,可能是涯的注意也可能是鸫那个小姑娘的点子。不过现在楪祈没有加入葬仪社,所以万事只能靠自己。

还好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愿意帮她制作特效MV的团队,借了校条祭一些钱后便在网络上一夜爆红,圈粉无数。

EGOIST这个组合虽然是罪恶王冠动画里的虚拟组合,但实际上那位名叫Chelly的歌手却以这种形式成功出道,也在后来演唱了很多其他ACG相关的曲目,比如心理测量者,甲铁城的卡巴内瑞等,都有她参与演唱的曲目。

她本身就具备充足的乐理知识,利用设备编写出前世听过的EGOIST歌曲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拥有超高的人气也是很自然的,天使般的面孔加上黑暗猎奇的旋律风格,独树一帜的形象立刻就丰满起来。

毕竟原本,罪恶王冠世界里的EGOIST只有一首歌,至少动画里来看只有一首,就是在动画第一集开场便放松的背景音乐“欧忒耳佩”,不过现在,楪祈在成功上传欧忒耳佩这首歌的MV后又连续发了很多歌曲,这首“永恒的罪恶王冠”MV是她刚刚完成的新歌。

“嘛,接下来就准备发布好了。”

虽然刚刚对校条祭说明自己的想法时遭到了她的抗议,她担心楪祈在网络上公开的延长会吸引GHQ的注意,不过动画原作里都没出什么事,她倒也不担心。

反正……她在使用的是特效合成后的逼真CG,她不相信GHQ那些家伙会闲的没事就因为虚拟形象有点相似就开始调查自己,而且GHQ和茎道修一郎也并非是一路人,若是被GHQ知道他企图复活夏娃让失落圣诞再临的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

“祈小姐,您的歌声就像天使一样救赎了穷困潦倒的我!”

“请继续发布新歌吧!我们会永远支持您!”

刚刚打开个人网站后台,就有数百条私信弹出来,楪祈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开始短暂地享受这种仿佛成为明星一般受人吹捧的感觉。

不过就在此时,鼠标旁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了铃声。

“嘟噜噜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噜噜~”

魔性的托比欧嘟噜声响起了,楪祈微微一皱眉,因为这就代表,来电的人需要自己用现在的另一个身份来接听。她站起身拿起手机,然后走到窗边望着外面阳光正好的景色,小心翼翼地清清嗓子后,按下接听键。

“是我。”

低沉浑厚的中年男子声音从楪祈口中发出来。

“迪亚波罗先生!”

电话那头是一个火急火燎的年轻男子声音。

“怎么了?罗文少佐,想找我喝杯咖啡吗?”

楪祈眨眨眼睛,下意识地看了眼钟表上的时间,淡定地继续说道。

“关于上次您提供的毒品售卖者情报,我们已经查到了……但是他们好像得到了不明人士的掩护,我们没能将他们抓获,只收缴了部分赃物,实在是很抱歉。”

“所以呢?”

“因为打草惊蛇的缘故,他们这次提高了警惕,我们的线索又中断了!没办法,只能劳烦您再费些心思,找到他们的落脚点。”

“……呼。”楪祈用男人的声音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GHQ办事也太不可靠了。”

“我们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罗文少佐,也就是原作动画结局中牺牲自己让少爷达利鲁逃命的那个GHQ军官,他有些羞以启齿地回答道。“但是他们好像提前知道我们的行动那样,这也是怪事一件,我怀疑现在有一批恐怖份子组成团体在渗入GHQ,目前已经展开调查。”

“如果您闲来无事的话,也可以多多留意一下。”

——恐怖份子?那应该是葬仪社八九不离十了。

“虽然没能解决贩毒者,但您作为顾问的报酬不会少的!我等等就把它打到您的账户上。”听到电话那边许久没有回复,罗文连忙提醒他钱的事情。

“嗯,很好。”

楪祈答应道。

“这两件事我会留意的,那么,再会,罗文少佐。”

电话挂断。

楪祈盯着窗外停留在那树枝上的鸟儿,不知何时已经飞走了,她不由叹口气,接着重新回到座位上,画面仍然停留在上传信息的填写界面,但她现在却没了什么心情。

——迪亚波罗,是绯红之王原本的主人的名字。

这一年半来,楪祈不仅仅是在家中写歌,为了能够实施夺取樱满真名的计划,她做了很多相关的准备,包括以顾问的身份成功与GHQ的高层取得一定的联系,不过为了避人耳目再加上接下来计划的必要,楪祈没有使用本名,而是告诉对方自己名叫“迪亚波罗”。

毕竟30多岁的中年男人与16岁的女孩子,怎么看都是前者更容易被信任。